这个星期六终于要装新冷气了,忙着收拾要动工的房间。熊猫和我是典型的慢郎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心心念念:I want to pack the house!娘已经很习惯把我们这句话当耳边风了。倒也不是完全不动,只是进展比蜗牛上树还慢,因为每翻动一页资料,便又更深一寸地陷入了时光的洪流,愈来愈难以自拔。
 
昨天翻到这一篇社论,是好几年前台湾与中非共和国断交时的醒思,我联想到不久前的塞内加尔。。。
 
~~~~~~~~~~~~~~~~~~~
 
有一出平剧叫 「龙凤呈祥」,言刘备到东吴招亲,蜀国在东吴的 「大樁脚」 乔玄在太后面前吹嘘刘备手下诸将的神勇,谓赵云在长板坡救阿斗时,冲杀曹营七进七出。孙权在旁不服气,更正说是三进三出。其实,就是三进三出,也是不得了的事了。
 
「三进三出」 有了现代版:中非共和国春节初二 「又」 和中共建交,当然也 「又」 和我们断了交。中非在 「两个中国」 间游走,断交、复交都已是第三次。将来到底能几进几出?是否会 「七进七出」?目前尚难预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等到中共给的钱花光了,而届时我们愿意再给,而且给的数字令中非当局满意,则再度建交乃 「有例可循」之事。
 
请不要责骂中非唯利是图,谁会对一个贫穷战乱的国家像中国人一样的慷慨?其实,中国人的 「慷慨」 真是出于仁慈吗?如果对自己没有利益,台海两岸的政府会把白花花的银子大把送人?那么 「利益」 是什么呢?说来令人难解,只是争个面子,斗一口气,「你要的我一定要」。。。兄弟之间,不互助,反阋墙,白白便宜了外人;双方舍 「内交」 而办这样的 「外交」,不是 「凯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