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上了 EQ 的当

前阵子喧腾一时的情绪智商 「EQ」 问题,为台湾带来不小的震撼,除了让大家在 「烂书当道」 的排行榜书籍外多了一道选择,也让人们茶余饭后有话题可嚼。
 
我因为曾被某电台邀请去谈 EQ 的话题 (虽然后来我因有事婉拒),于是忙不迭跑到书局去买了一本回来猛 K,研读的结果是 — 疑云重重,有看没有懂。
 
想来这种 「创新心理学」 的喧腾说法,不过是一种商业手段。先引进国外创造的流行语,在大鼓簧舌证明其言有自,找来一堆专家名人高谈看法,所有的目的,只为了促销此书。而真正想自此书看出科学辩证成果的有心读者,到头来只觉虚 「惊」 一场。为什么?
 
其一是书中缺乏组织性。漫天瀰地地举出控制情绪不当的例子,来证实处理情绪的重要,如同告诉别人睡眠不足较睡眠充足者容易肇事一样,根本是 「废话」 一樁。
 
其二是其判断逻辑太过世俗,完全以功过得失来衡量人生价值。例如其中提到,对四岁儿童诱以糖果 — 较有耐心者稍晚可得二颗,无耐心者即时只能拿一颗,来断定成年以后前者会较后者有成就。我不懂的是,他们凭什么断定儿童真的为糖果所惑,非要多吃不可?对一个不喜欢吃糖果的小孩而言,「多等待即多得一颗」 有什么意义?如果说这样的小孩长大以后较没有成就,为什么不能解释为他们生性较淡泊?
 
此外,该书亦没有列出测验 EQ 高低的方法,所谓 EQ 一说并不是正牌的学术研究,也不能称之为发现,而只是一种小题大做的商业作品罢了。但是既然它在台湾造成震撼,以商人主导台湾文化的惯例来看,不好好炒作一番 EQ 财,似乎有嫌愚钝。
 
于是一些自认、亦被商人 「公」 认的高 EQ 人士,纷纷被邀请站台,用 EQ 之名为各种商品宣传,EQ 之说的副作用,在此正好现出原形 — 所谓的高 EQ,说的是在社会上挣扎出头的人,而这些人成就的主要原因,全是因为长袖善舞。当社会继续鼓励人们提升自己的 EQ 时,其实正是鼓励人们戴上面具。
 
想想那些政客,可不全是高 EQ 人物的代表:擅长拉票、欺骗、贪污、控制,而后又继续连任,他们因为懂得如何善用自己和别人的情绪,所以能达到权贵的目的。
 
还有许多媒体名人,知道如何以视听人的情绪作分类,专门表现出合乎对方接受范围的言论,让视听人误以为他们是同一阵线,因大方厚爱。
 
这样的情形,发生在一些形象超级的女人身上,尤其明显。我接触过一个受人欢迎的名女人,发觉她成功的原因,竟是因为太善于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面对媒体真是令人如沐春风,对付属下却让人咬牙切齿;而她却认为自己修行成精,所以才能踏上高位。这样的女性 「精英」,却正是高 EQ 产品,令许多个性直率、地位不彰的平凡女子,深觉挫折。
 
问题正是出在 EQ 论者以 「达成欲望」 当作成功的指标,而不将 「无为而治」 列入珍贵的生命价值观。低 EQ 者 — 易怒、情绪不稳、不善沟通,固然会造成个人或社会的负面现象,然而高 EQ 者 — 懂沟通、易控制及善用自己和别人情绪者,也可能用一种巧妙的阴谋带领众人进入他的预设世界。例如我绝对相信,希特勒和毛泽东都是超级高 EQ 者,因为他们轻易煽动了人们的情感。如果他们完全不懂与人沟通,又如何能够吸引千万国民的尾随?然而他们为历史带来了什么世界?
 
所以,擦亮你的眼睛,端看那些在媒体上得意的高 EQ 名女人,想想他们会不会是化身的武则天、江青、鱼玄机、慈禧,是她们真优秀,还是因为你太好骗!?
 
~ by 阿嫚
********************************
 
这里提到的人名,只有希特勒,还有武则天和慈禧是我熟悉的。我一直很崇拜武则天,所以这里竟然拿慈禧来相提并论,我觉得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