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地表達心中的感謝,和大方地接受別人的感謝一樣,都是生活中很珍貴的美德。表達感謝和接受感謝的雙方,都將會因此而生出更豐盈的生命能量,並且讓四周的人,也從中獲得正面的力量。

 

幾個月前,我曾經搭乘一班號碼為六十一路的公共汽車,對非常有禮貌的司機先生,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每位乘客上車時,他都會以親切的口氣打招呼:「嗨!你好!」

 

儘管限於本地民情,不是每一位乘客都能領受這樣的好意予以回應,有些人甚至因為害羞而不知所措,面無表情地走進車廂,他並不因此而受挫,仍然熱忱地向每位上車的乘客說:「你好!」向下車的乘客說:「謝謝!」

 

為了鼓勵這樣有禮貌的好司機,我強迫自己收起不善於和陌生人溝通的情緒,主動在上車時大聲地回應他:「你好!」下車時,我也向他說:「謝謝!」

 

車門一關,揚塵而去,我很後悔沒有記下他的車號及駕駛員編號,只好打消寫信到公車站請站長表揚他的念頭。

 

事隔幾個月之後,我幾乎快要忘記這件事時,又有機會搭乘六十一路公車,一上車就被他那熟悉地招呼聲「嗨!你好!」喚起記憶。

 

由於該路線車班不多,離峰時間的乘客也很少,我很順利找到位置坐下來,正準備從包包裡拿筆記下他的車號及駕駛員編號,抬頭一看,我發現這個車廂除了保持印象中的清潔整齊之外,還多了幾項東西:市長頒發的獎狀、乘客的留言、及許多感謝的卡片。

 

卡片上密密麻麻寫滿道謝及鼓勵的話,每張卡片的稱呼幾乎都是「駕駛員編號8063的司機」、「給六十一路公車的好司機」……應該是受到感動的乘客主動寄到公共汽車站給他的。每一封短箋,都充滿誠懇的感謝及祝福,像行之已久的「公車詩文」般動人。

 

頓時,我的內心變得十分柔軟而溫暖,為了這個城市裡的善良而可愛的市民。原來,大家都受到感動了!而且,有那麼許多人願意主動表達感謝,克服心理上對於陌生人的羞怯,勇於向他道謝,給他肯定。

 

而他也大大方方接受了這些好意,還費了一番心思設計版面,將它們張貼出來。整個車廂除了乾淨之外,用彩帶及布偶佈置得十分雅致,每一個裝置「下車鈴」的位置都貼著彩色的紙鶴,加上獎狀及卡片,充滿了人情的溫暖,以及要把生活過得很有意義的決心與活力。

 

像我這種乘客久久才搭一次他的車子,卻能夠在瞬間產生很正面的互動,不只和司機本人,還包括所有未曾謀面的其他善良的乘客。大家在上車、下車之間,將彼此的感謝與好意都留在車上,持續蔓延著幸福的喜悅。

  

慷慨地表達,大方地接受,感謝需要雙方互動,才能轉變成為彼此的生命能量。

 

基本上,不懂得感恩和不表達感謝,情況都一樣糟糕。也許,對方並不期待回饋或報答,但並不表示受惠的人就可以因此而忽略對方的付出。長期辜負別人的付出,其實是自己的損失。沒有道謝,就無法體會彼此的好意在互動之間是多麼幸福的滋味。也很可能因而無法再繼續得到對方的幫忙。

 

我在 《人際關係新法則》 這本書中看到富比斯 〈 B.C. Forbes〉 先生在富比斯雜誌上說:「一句感激的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使你的理想輕易達成。」

 

有一則小故事,提到一位辛苦持家的主婦,操勞了大半輩子,卻從來沒有從家人身上得到過任何感激。有一天,她問丈夫:「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買花向我哀悼?」她丈夫驚訝地說:「當然會啊!不過,你在胡說些什麼呀?」

 

婦人正經地說:「等到我死的時候,再多的鮮花都已經沒有意義了,不如趁我還活著得時候,送我一朵花就夠了!」

 

有時候,一朵花就可以表達謝意,給對方喜悅及希望。很可惜的是,有些人並非不願意表達感恩,而是天性木訥害羞不好意思大聲說:「謝謝!」,或是不懂得如何適切地向對方表示。

 

其實,表達自己的感謝或接受對方的感謝,都需要練習,並且將它培養成為自自然然的習慣。「大恩不言謝!」只是客套話!恩惠不論大小,寧願相信「點滴之恩當還報以湧泉!」為了感恩,一句「謝謝」、一張卡片、一封信、一通電話、一次拜訪、一份禮物……都因為彼此真誠,而變成人間甘泉。

 

~ By 吳若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