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港市橫濱,近年新設立一 「拉麵博物館」,展示與拉麵有關的一切器物。舉凡各色麵糰、作料,乃至各家麵館所用的湯碗,俱在展示之列。館中的地下樓更裝潢成舊時日本的小鎮模樣,內有多家拉麵店,販售各種口味的拉麵,食客往往需排上一、二十分鐘的隊,始得一飽口福。拉麵是日本傳統小吃,與台灣的魯肉飯不相上下。但乍聞 「拉麵博物館」 之名,不免有些驚訝。「博物館」 應是何等堂皇之地,如故宮博物院、大英博物館等,俱是博大精深的文物匯集地。拉麵乃市井小吃,何能級擠身博物館之列?拉麵加上博物馆,簡直有點後現代的味道,打破了菁英 / 通俗的隔閡。

 

由另一個角度來看,拉麵博物館也可能是肯定專技的具體而微的例子,在士大夫觀念盛行的東方國度,此等對於專業技術的認可誠屬難能可貴。能做出一碗上好的拉麵,其背後所代表的可能是經年累月孜孜矻矻的研發工作,而其對於人們的貢獻可能也不亞於鑽研高深學問的學者。文學作品中不乏強調工作哲學的例子,最有名者當推十八世紀法國文豪伏爾泰 (Francois – Marie Arouet de Voltaire) 的小說 『憨弟德』 (Candide)。『憨弟德』 是一七五五年十一月一日里斯本大地震後,伏爾泰有感而發,於短短三天中寫下的作品。是時歐洲知識界流行所謂的 「樂觀哲學」 (Optimism),試圖解釋世上所有的不幸、邪惡等,皆是不可避免的必要存在,也無損於神的慈悲。伏爾泰則認為此等哲學簡直是對於人生疾苦採取一種鴕鳥式的態度,也是一個極端不負責任的思想。於傷亡數萬的里斯本大地震發生後,伏爾泰於忍無可忍之餘,乃決定向 「樂觀哲學」 開戰。

 

『憨弟德』 藉由主角憨弟德 (此名原意為純真、坦誠) 的環球之旅,讓讀者體驗到,世上各種深沉苦痛,絕非哲學家三言兩語的解析即可消遁。於行遍四方、看盡世間疾苦後,憨弟德來到東西交會的君士坦丁堡,尋求智者的指引。他請示一位回教高僧,何以天地不仁,視萬物為芻狗。想不到高僧不僅未有任何開示,竟要他閉口不語。伏爾泰所欲傳遞的訊息於此清晰可見:高談闊論無益國計民生;與其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憨弟德隨後拜訪一位老農。老農經營一方園圃,以園中菜蔬自給自足,其恬適怡然的生活頗有地上樂園的意味。於此伏爾泰隱然指出藉由一己之努力化腐朽為神奇的可能。面對世人的喧闐,扭轉乾坤或許一時並不可行,然而若人人皆能埋頭苦幹,經營自己的園地,則世間疾苦或有漸趨消弭的一日。

 

 

『憨弟德』 以 「我們來耕耘一己的園地吧!」 作結。腳踏實地,強似在象牙塔內夸夸而談。參觀拉麵博物館,享受拉麵之餘,不免感嘆,數百年來,天災人禍依舊,放言高論者也依然如過江之鯽。如何安身立命,仍有待我們思索。

 

【聯合副刊】      Thu., 2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