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狮子山共和国在十年内战期间,政府军及反抗军都动用儿童兵,因此恶名昭彰。一位名叫山吉巴的狮子山人遭反抗军掳去从军,以下是他现身说法:

 

当时我还是小男孩,才十二岁,上学途中,叛军把我跟许多朋友掳去。他们还抓了我爸妈,然后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爸。接着他们把我们捉到丛林,训练我们怎么打仗。

 

我们的番号叫「男童军」。叛军叫我们跑腿及劫掠。他们教我们如何装填子弹,开枪射击,其中就有 AK47 步枪。不论是攻击政府军或者村镇,我们都会夺枪。

 

他们通常叫我们先去某地当斥候,了解状况,接下来再攻打。他们使用的枪械大多是 AK47 步枪,因为那是最流行的枪支。

 

有一次他们带我们到东部省某丛林,我瞧见堆积如山的枪支,大部分是 AK47,还有些重型火器,如 G3FN(两款步枪)及火箭弹发射器。我很害怕,因为之前没瞧见过数量那么多的军火。

 

我们的长官解释说,那是他们从利比亚人那儿弄来的;还有人说,枪是由被他们杀死的人那儿夺来的,有的则来自几内亚。

 

长官下指示给我们,说作战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我端起自己的 AK47 步枪时,那句话谨记于心。我记不得自己杀死过多少人了。我并非存心那么做;我紧握着武器,只是要保护自己。

 

假如你不开枪杀人,只要有人逼近,不知是敌是友,你被杀了,敌人或者你的长官就把你的尸首扔在当地,头也不回地走了。

 

正因如此,我才要保护自己。我杀了很多人。现在,我住城里,训练人家做技术工,但感觉很糟糕。因为我杀过人,想到这件事就叫我很灰心,为自己夺走那么多条人命而难受。愿真神垂怜我。

 

~ By 潘勋,中国时报(台湾),2005.12.12

***************************************

 

毕竟是中国人吧,总感觉还是得过了老年才是真正新年的开始(当然,也极可能是为了自己懒散的大头虾个性找借口 ~)。每到这个时节,笔友们都不免互相八卦一下彼此的 New Year Resolutions,而我,好像古早古早以前就已经不再想了,反正胸无大志,日子过得十分 go with the flow, 总是一阵子就抛诸脑后了。

 

今年,不知怎的,“count my blessings”这三个字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于是乎,下定决心,将此列为本徐娘 2006 年的 New Year Resolutions 澜霸万!我要常怀感恩的心,不再无病呻吟!嗬!*擂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