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午后,我和几个朋友,带着小孩漫步到大安森林公园,让孩子享受一下空旷的幼儿空间。
 
刚走到游戏场,就看见四、五个年约十五、六岁的高中女生, 穿着便服,在儿童游戏场里,旁若无人、高高的荡着秋千。旁边有一个老外爸爸,推着一个宝宝,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荡着。
 
我对着这些「大女孩」温和的说:「同学,这里是儿童游戏场,秋千是给限重三十公斤以下的小朋友玩的,请你们下来好吗?」
 
女孩们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下来,嘟囔着:「又没有人,有什么关系?」我闻言回头,指着秋千架上印的字,对她们说:「这是公共的儿童游戏场,秋千架上印着限重规定!公共的东西要靠大家维护,不然很容易坏掉的。」
 
我耐心的说完,岂料,其中一个女孩竟回我:「呦!这么热心公益,怎么不去选总统啊?」当场,我为之愕然!不敢相信这种话竟出自一个十五、六岁的学生之口!我离开了秋千架,带着孩子去玩别的游戏器材。回眼看去,几个女孩仍然挑臖的坐在秋千架上,故意荡给我看。
 
而我在纽约中央公园里,带着孩子在游戏场玩耍时,却曾多次注意到,「没有带孩子的成年人」、「青少年」是明令禁止进入的!更绝对不可能有大人占据小孩秋千、小孩在后面排队痴等的状况!当然更不用说什么遛狗、谈情说爱的情侣、或是流浪汉,在游戏场里闲逛。因此,妈妈、保姆们,可以很安心的坐在休憩的椅子上,不用跟着孩子满场跑,担心孩子的安危。
 
胡适说过,只要看一个社会如何对待妇女及儿童,就可以知道这个国家的先进程度。我们是不是该学习,把孩子的权利还给孩子?
 
~ By 非非,联合报(台湾),2006.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