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抛出考虑废除国统会和国统纲领的想法,政坛上马上一阵讨论统独议题,美方也加入战场,大家都忙着解读、因应。
 
过去五年多来,两岸关系持续低迷, 陈水扁在两岸议题和统独光谱中间任意摆荡,让人看不出他的中心思想为何。陈水扁就职演说中的「四不一没有」,成了每次操弄时的挡箭牌,对两岸关系负面表列的不作为,既无法带动正面表列的积极作为,更成为反向操作的机关。
 
陈水扁时而投出「红线」外的擦边球,国内热烈讨论,美国紧急因应;众人的奔忙,也许让陈水扁享受到领袖群论的快感。他对两岸议题的运用充满了工具性,忽左忽右,全看他自己当时的政治需要为何而定。
 
老百姓也终于明白:尽管大多数民众支持两岸关系维持现状,陆委会也多次公布正式民调,陈水扁也多次公开反对中共片面改变现状;但实际上,真正不安于两岸现状的,却是陈水扁本人。
 
这种情况下的台湾,就像在鼠笼里不断踩着转轮的宠物鼠,不停地踏着脚步,却始终在原地打转,永远跨不出鼠笼。以政治利益考量两岸政策,以选举思考统独议题,以权力争斗牵制台湾的未来;这种非理性的战略轮回,让台湾永远困在意识形态的争议中。
 
当台湾困陷在意识形态之争时,世界的脚步并未停止前进;其他的国家持续往前行进,开发新的经济腹地,累积人民的财富,强化国家的竞争力。而台湾,始终停留在宠物鼠原地踏步的格局,仿佛被世界遗落。在充斥着政治人物「爱台湾」呐喊的牢笼里,台湾只能为这句口号不断自我消耗。
 

「台湾时间」和「世界时间」近年已成了两条平行线,各走各的。在此地,政治领袖们沉陷在自己设定的时间中,看不到外界的发展,也无意要与世界同步。「台湾时间」本就与「世界时间」脱节,无奈政治领袖还刻意使此一发展继续恶化,让台湾情况愈来愈糟。

 

陈水扁那么爱台湾,他把台湾装进自己的心坎里,把台湾框进自己的时空里,他也离世界的时空越来越远。看来,即使有人在世界的中心呼喊台湾,要台湾回到与世界同步,陈水扁恐怕都很难听到。

 

~ By 萧衡倩,联合报(台湾),2006.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