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不知何时变成一个日日节庆的国家了。从二〇〇六跨年以来,经过除夕、春节、到元宵,台湾几乎在爆竹和烟火中度过。
 
除了平溪天灯、盐水蜂炮是由来已久的民俗节庆,我们看到全台各地都在拼灯会:观光局的台湾灯会在台南热闹点亮,接着是台北灯会在首都灿烂登场,高雄和台中灯会输人不输阵,也是五光十色。台湾的天空,快被烟火和雷射光射穿了。
 
每天赶不完的活动和庆典,台湾就成为一个快乐天堂了吗?似乎也未必。警匪在街头追逐驳火的枪声,比冲天炮还惊心;应该是提灯玩耍年纪的孩子,却在家中抑郁自杀;夜阑人静的时候,歹徒在南北各地连续抢劫;山地部落的学童,在开学日担心着学校被裁撤。
 
烟火灯景让人忘忧,但当灿烂的火花光影消散,人们依旧得面对烦恼。光是台南的台湾灯会,总经费即达一亿四千万元,足够挽救十所面临裁撤的迷你小学;但为了制造节庆气氛,我们在半个月内快速把钱花光烧完。有权决定公帑用途的人,真的认为这些钱花得值得吗?
 
民众家里的提灯都是一用再用,政府办的灯会却都是一次性消费,今年办完即作废销毁,明年拿新年度经费重新发包造型。花纳税人的钱,当然不必心疼;但就算这个国家禁得起浪费,我们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换取愉悦吗?
 
燃放了这么多爆竹和烟火,既未照亮台湾前途,也没有让人民变得更快乐。明年,就请政府省省吧,帮助穷苦小学、赞助艺术活动都好;否则,对照台湾的相,艳光灯火的粉饰只能说是文不对题。
 
 
~ 黑白集,联合报(台湾),2006.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