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放纵成为一种主义

今天请一位朋友来家里做客,预定的大餐迟迟不到,于是就坐下来与之闲聊胡扯,听到电视上大谈所谓“自由主义”“言论自由”云云,这位先生不知触动了哪根神经,于是开始大谈哲学理论,这种话题在我们中间会被常常论及,我很高兴,除了某两种关系以外,我们还有“别的东西”。

 

先总结这位先生的理论如下:

 

我们的世界总是错落有致地发生着这样一些错误:任何一种伟大的思想都是一块软蜡,无论它初生时有多么高贵、不同寻常,最终都会被世俗的一双脏手捏造的不成人形——从霍尔巴赫到法国大革命,从马克思主义到布尔什维克,从尼采到纳粹种族主义,直到这类因由误解产生的灾难变成人类无法磨灭的伤痛时,人们便开始痛恨这类观念的始作俑者,并试图从这个“囹圄”中遁逃出来。

 

于是,自由主义产生了。自由主义意味着,人的任何活动都不会受到任何他力的支配,多元论将成为世界的终极趋向,它意味着个体将尽自我可能地发展,并且彼此包容,相互协调。它把个人意愿的价值提升为终极价值,一个闭塞、专制的思想模式将失去效用。哈姆雷特所说的“世界监狱”不复存在。

 

不知何时开始,“自由主义”一词红遍大江南北。公知们每每座谈天地,无自由不爽,无自由不成,无自由则舌根生硬、语言无味。不仅要有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自由,还要有手舞足蹈,撒泼打浑的自由。伏尔泰那句“誓死捍卫对方说话权力”的箴言,成了自由主义者们奉行的圭臬。于是乎,一双双戴着镣铐的手,比那些不戴镣铐的学会更多的把戏。(话至此,本人插播:前几天经过某“学术”论坛,张眼望见黑压压一堆人,聚着脑袋以辱谤“屈原、鲁迅之流”为乐事。我初见此事,不觉惊愕异常。人固然有追求自由的权力,而人之刻毒,尚且不至如此。转念一想,必然是自恃握怀着“自由主义”的“高尚情操”使然——因为,倘要使得他人惊服自己的自由主义伟大立场,必然要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举动才可。那么什么举动才最恰到好处呢?就是推翻权威,推翻一切压在自己头上的审美习惯,一切价值指标,甚至是人类那可怜而微薄的美德。哀哉自由主义,可谓“一道得道,鸡犬升天”。)

 

某人继续:现在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自由主义的本意。自由在何种情况下才能够成为真正的自由,或者一不留神,自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堕落为放纵的仆从。在哈耶克看来,自由真正需要防范的是“无知”和“真理的缺失”,如果人类对生活状况仅仅是“认识”,那么人的自由则与秩序、价值、道德毫无关系。当自由意识与真理意识出现断层的时候,那么人的“内在秩序”则不复存在,而这种内在秩序,恰好是自由意志得以维系的唯一根本。康德所指的“自在之物”即是一种自我制约力,又是一种自由意愿。因为自在之物并不存在于人的感觉经验之中,而是基于对必然性的领悟而衍生的一套独立的内在法则。它需要强大的理性工具维持,通过知性概念对客观外在进行自我判断。也就是说,如果内在的制约失去效力,自由便不能成为真正的自由,人的活动会如同动物一样,仅仅被看做一种感官性质的空间位移。那么人类自由的性质,则和一只飞快奔走的野兔等同起来。

 

那么知识对自由的作用是什么呢?它是否真如世俗公然的那样,是一种消极的“应然秩序”呢?说到这点的时候,突然觉得他于别尔嘉耶夫的见解惊人的相似。那就是“自由”如何能成为一种“主义”:人类存在的目的是否仅仅满足于对自我意愿的释放。如果是这样,那么自由主义不但无法真正上升到价值的层面上来,甚至价值本身的目的也存在被颠覆的可能。

 

关于此关点的出处我与这位先生自然心照不宣,现概述一下:在《末世论形而上学》和《自由的哲学》中,别尔嘉耶夫旗帜鲜明地打出这样的论点:“自由的目的不是自由本身,而是自由提供了创造的动力!”自由的目的是创造,创造是自由的目的。创造的终极指向是价值本身,它包含了两个指标——外在的独立性,与内在的合理性。虽然我们可以大胆地指出“创造性的思维是否定的”,但是创造性的否定不是凭空臆断,更不是凭着动物式的感官装置而得出的结论,而是在对价值高度、审美理念、经验真理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把握能力的前提下做出的超越性的判断。如果否定行为是自由的一种外在形式,那么否定与自由一样,其目的不是为了释放感官意图,而是为了新的创造结果,一种超越现有价值的标准。如果自由的结果不是这样,那么自由主义不过一个荒谬而恶毒的玩笑。

 

也许会有人说,自由主义的根本目的就是要颠覆现有的价值标准,用个体的价值代替权威价值,用个体创造代替权威准衡,这有什么不好?——大凡拥有这种想法的人,无不具备着这样一种自我蒙蔽、愚妄自大的心理,根本就是利己思潮和虚无主义的妖孽在头脑中兴风作怪。人的生命固然有限,而个体生命完全有责任参与人类各项事务的判断,这是作为一个人应有的积极的生命态度(我对群畜没有这样的要求)。因为,人的价值只有凭借他者的判断才得以幸存,而人的存在,本身就是获得一种创造高等价值的机遇。如果失去对人类终极意义的兴趣,那么自由与创造必然是消极的、自利的,最终服务于个体的,甚至是天性缺失的。

 

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便需要一种标准来权衡自由的对人类社会的作用。在此之前,我们必须与上帝保持联系,并尽力因袭一种先天的价值秩序——这种秩序就是真理,它是不能被质疑或推翻的权威形象。真理是固态的。我们必须用“内在的价值代替平等,否则无法建立一种真正的制度。”(容格语)。这种真理与实体一样,不过是经由一种超验精神的判断,从而成为了一种抽象而坚固的象征。这种象征就是价值权威,同样也是因果律的必然成果。然而我们要杜绝的,正是偏见(个体主义\伪权威)对权威的猥亵与唐突。

 

记起这位先生在上次见面时候说过的理论:没有价值标准,创造则毫无意义。没有创造性,自由主义则是文明的终止者。因为,个体主义的自由主义无法创造一种具有永恒性质的文明,个体主义的自由主义是时代精神的产物,它所带来的结果仅仅满足于现有时代的细枝末节,而对人类的精神的发展毫无裨益。那么,人类的精神层面则会出现无法承接的断层,使现有的文明、传统被迫终结。人类的后代将生活在一个思想贫瘠的黑洞中。

 

无论如何,强调内在秩序的必要性,反对多元论、反对消极自由主义都必须成为当务之急——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连知识分子都具有着暴民传统的国家里。虽然,本人是一名坚定的反理性主义者。但是,我决不否定理性的作用。梅罗-庞蒂在《知觉现象学》一书中指出,非理性主义只有建立在知性的大前提下才能获得认同,即经历一个大致如“感觉→知性→非理性→创造”的过程。任何一种感觉,都无法跨越知性而达到非理性的高度,因为,如果感觉被夸大到一种特殊的高度,我们迎来的结果将不是创造,而是一种经由原始冲动导致的个体虚无主义倾向。感觉只有在知性的指引之下,才能够杜绝行使破坏的可能,而凭籍经验得出的结论,感觉恰好是破坏、颠覆高等价值的原动力,甚至就是价值权威的敌人。

 

齿及这个论题的同时,我们不得不掉头思索这样一个具体问题:中西方文化的互补与借鉴,究竟会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大脑贡献什么,这种拿来式的借鉴究竟会有怎样的后果?于是对某先生说起王小波打过的一个有趣的比方:

 

“近代以来,确有一头长耳朵怪物,奔过了中国的原野,搅乱了这里的马群,它就是源于西方的智慧。假如这头驴可以撵走,倒也简单。问题在于撵不走。于是就有了种种针对驴的打算:把它杀掉,阉掉,让它和马配骡子,没有一种是成功的。”

 

悟性极高的此先生马上明了了各种真味,笑着说:“自由主义”便是一头交配不成的骡子。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非理性主义在西方的表现以及对后现代思潮的影响,远没有象在中国表现得这样糟糕!这是因为,自由主义在中国的畸形发展,完全取决于国人自身的人文传统和精神素养。纵观中国历史,从来没有一种传统是为理性思维服务的,而中国知识人从来都不缺乏感性和冲动,也就是说,非理性主义或许可以拯救西方人偏执于理性的精神危机,而对中国人本已缺乏知性的灵魂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火里添油。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只有人道主义,缺乏人本主义,以至于任何一个自称“自由主义者”的人,都可以随意用“自由”“平等”等字眼为自己粗鄙恶劣的言论申辩。因为,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内在秩序与知性的制衡,只有随心所欲的放纵自己动物性的感觉动能。中国人更不会服从外在权威,他们甚至要颠覆权威,用一种集体自闭的心态取而代之。而中国的知识人经年修炼出一套西式大法,也不过是这样一套借尸还魂的手段,关于自由主义真正的境界与真谛,早已抛诸脑后了。

 

然而无论自由主义以怎样的姿态出现,我都要反对它和它所带来的一切!因为自由主义一旦成为大多数人的精神指向,它就必然站在终极价值的对立面。历史告诉我们,人类文明的颠覆肇始于自下而上的暴力运动,因为依赖于集体的利己主义倾向,常常因为裹挟着个人粗鄙庸俗的目的而产生破坏性的结果。上层制度可以因由精英阶层得以完善,即使在一个农奴制濒临崩溃边缘的时候,俄国需要的也只能是彼德大帝,而非普加乔夫。虽然后者的行为具有一定目标,并促使了自上而下的改革,然而对于人类的精神价值而言,几乎毫无意义。

 

自由是如何成为终极目的的?自由主义是否意味着彻底消解人文科学的内在规律?这是一个令人深省的问题。虽然,诸多思想前辈已经千百次地提出了这个问题,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在信口雌黄、道德缺失严重的所谓“中国学术界”,重新提出这个论题仍然是必要的。

 

阿克顿勋爵曾经这样说道——

 

“谁在追求更多的自由,谁在就在追求更多的奴役。”

 

  这句透辟的断言,便足以警惕一种类自由的暴民倾向的延伸了。

 

 

~ By 拈花一笑

 

2 thoughts on “当放纵成为一种主义

  1. Dandan

    在台灣, 似乎類自由的暴民現象已經轟轟烈烈的上演了很久了。
    如果一種自由代表為所欲為, 併建立在踐踏他人自由的基礎上, 我們大可以把它丟在馬桶裡沖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