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奴一片哀号声中,卡神竟从银行金库搬走新台币一百多万元,也难怪全台会掀起一阵卡神热。

 

此卡之「神」,倒让我想起两个故事:

 

十年前,我带年仅三岁多的儿子到美国旅行,寄宿亲戚家。

 

亲戚拿个全新的儿童汽车安全座椅给我,说:「这里规定儿童一定要坐汽车安全座椅,因为是借来的,请尽量不要弄脏,我还得要还。」

 

两周后,我不再开车,他拿着半新不旧的安全座椅到量贩店办退货。店员一声不吭,钱全书奉还。

 

亲戚得意地对我说:「美国的商店,两周内都可凭发票退货,所以我们常来这里『借』东西。有些大陆人甚至连电视都『借』哩。你说,美国人笨不笨?无条件退货的漏洞这么大,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隔年,我到日本,在当地做事的台湾朋友招待我,出入都开车。我问:「东京地狭人稠,不是很难停车吗?」

 

「没那么严重啦,政府规定要有停车位才准买车,所以车子并不像你想得那么多,」他说。

 

「哇,你有停车位?一定很贵吧?」

 

「你怎么跟日本人一样笨?先租个停车位,等车子挂牌后,再退掉停车位,不就解决了?」

 

几天后,换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沦为两条腿加地铁。

 

他客气地说:「东京养车容易,养停车位难。所以只好委屈你挤地铁了。」

 

我马上向他传授「破解之道」。没想到他没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说:「真要钻漏洞,其实到处都是,比如家母住乡下,我把户籍迁过去再买车就可以了。但是,我实际上就住东京,没停车位却买车,左邻右舍会怎么看我?开车上班,我怎么面对同事、上司?正派的人不会这样做。」

 

美国商店无条件退货的机制与日本到处漏洞的法规,都建立在「信任」基础上,当「信任」瓦解,社会也会崩溃。

 

也因此,他们可以容忍政客做错事,却不容许政客说谎。

 

台湾呢?我们则是「假到真时真亦假」,每个人虚虚实实,社会在「怀疑」的基础上运作。但即使已是防弊重于兴利,结果还是「敢的拿去」。

 

中国「信」的「信用」卡,遭「卡神」套利百余万元,社会却站到「卡神」那一边。「信」与「信用」,难道是反讽?

 

~ By 庄佩璋,录自「讲义2006二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