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彭淮棟/綜合報導

自從海明威在小說「奇力馬札羅山之雪」寫一位潦倒藝術家死在 5896 公尺高山上,奇力馬札羅山一夕出名,如今每年有一萬人蜂擁上山看那「廣闊如世界,又大又高,陽光下白得難以置信」的山雪。科學家說,山上的千年冰河將在 15 年內消失。觀光業者不久就會打出招客廣告詞:「把握看奇力馬札羅雪的最後機會」!

 

最新一期「新聞周刊」報導,全球各地名蹟勝景,無論是石造的還是冰鑄的、人為的還是天成的,都在逐漸冰釋消失中。報導說,罪魁首先是規模日大的觀光人潮把勝蹟「愛死」,其次是全球暖化為害。

 

「世界勝蹟基金會」 (WMF)說,世界文化遺產需要人類留意,但觀光業過盛而無管理,文化遺產反受其害。颶風是紐奧良海堤的大患,每年七百萬觀光客卻是更大夢魘。「國際保育協會」指出,從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到亞太地區,觀光人潮都是最大威脅。

 

吳哥窟每年擠進一百萬人,泰姬瑪哈陵七百萬,中國大陸 2004 年境內觀光客飆上 11 億人,他們坐四輪小車子遊長城,要不要長城的命?

 

全球 55 個國家共有一百處勝蹟奇景登上WMF的「瀕危世界遺產名單」,秘魯「馬丘比丘」千年石門,英國「巨石柱群」,菲律賓「珊瑚三角洲」、紐奧良、長城,都在其中。

 

觀光潮之外,都市開發也是名蹟致命傷。墨西哥市是全球最大都市圈 (megalopolis),也是哥倫比亞時代以前美洲古蹟保存最完整之地,但再不停止超抽地下水,整個城市遲早陷入地下。拿坡里是 17 世紀歐洲第二大城,當時歐洲人說「死前看一眼拿坡里,可以瞑目」,但全城今天開發過度,美貌不再,要改說「趁拿坡里死前,快看一眼」。

 

名勝奇蹟逐漸消失,人人想多看一眼。威尼斯正在下沉,倫敦塔也有不保之勢。南極的冰正在消釋,估計 30 年內不可復睹,旅行社每人收五萬美元去走幾步,觀光客還喊便宜。

 

觀光客今後將會只增不減,對人類的瀕危寶藏是得求的機會,也是死亡的危機。下一代人看得到它們,還是只能在書本上憑空過乾癮,就看今人如何拿捏。

 

【2006/04/04 聯合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