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4日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 熊召政
 
 
  三游海南岛的天涯海角,都碰上卖红豆的小贩,红豆装在用过的装彩色胶卷的小塑料筒里,两块钱一筒。因为价廉,加之红豆的特殊意义,游客莫不争相购买。
  
  我也买过好几筒送人,留下一筒放在书房里,闲暇时常常观赏。
  
  唐朝诗人王维,以红豆为题,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小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诗人把红豆称为相思的信物,是有其根据的。晋人干宝的《搜神记》记载:
  
  大夫韩冯妻美,康王夺之。冯自杀,妻投台下死。王怒,令冢相望。宿昔有文梓木生二冢之端,根交于下,枝错其上。宋王哀之,因号其木曰相思树。
  
  这相思木,就是红豆树。在广东又叫鸡翅木。屈大均的《广东新语》记载:
  
  红豆本名相思子,其叶如槐,荚如豆,子夏熟,珊瑚色,大若芡实,微扁。其可以饲鹦鹉者,乃蔬属藤蔓子,细如绿豆,而朱裳黑啄,结实甚繁,乃篱落间物,无足贵也。其木本者,树大数围,结子肥硕可玩。
  
  如此说,红豆就有了草本、木本两种。木本的红豆树,即鸡翅木,是海南的盛产。木本的红豆大,草本的红豆小。而天涯海角的小贩所兜售的,却是那种绿豆一般大的 “ 朱裳黑啄 ” 的草本红豆。
  
  后来,又在《九通通志》上读到如下的一则:
  
  海红豆树高二三丈,宋祁益部方物略云:结荚枝间,其子累累珠缀。若大红豆而扁,皮红肉白以得名,蜀人用为果饤。
  
  这种红豆,又是可以吃的。但显然不是海南的鸡翅木了。因为吃这种果子的是四川人。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他说:“ 相思子圆而红。故老言:昔有人没于边,其妻思之,哭于树下而卒,因以名之。此与韩冯冢上相思树不同,彼乃连梓木也。或云即海红豆之类,未审确否。”
  
  看来,木本的红豆也有两种。这两种都有一个相思的故事。遗憾的是,我至今还没有见过它们。放在书房里的这一筒,因是草本的,与相思的故事无缘,我也就不由得恼起那小贩来,何以能利用人们圣洁的相思之心,来兜售他的 “ 伪劣商品 ” 呢?
  
  转而一想,我这是自生闲气。你说他的红豆是伪劣商品,他也会反问:“ 你能担保,买我红豆的相思客中,就没有冒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