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关于思维方式的例证。

 

列举这个例子的目的,是想说明如下几个问题:一是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二是人类文明的各种文化或文明体系之间是可以相互认证和沟通的;三是解铃还得系铃人,远古的谜还得用远古文明来破解。

 

古埃及的金字塔世界闻名,可中国的明堂却很少有人知晓。其实这两者有着很相似的地方,要是相互比较地研究,也许会给我们新的启示。

 

明堂是中国古代礼制的产物,最早的记载见于西周,或许还要久远些。

 

当人们对于金字塔建筑的一些数字与现代天文地球等知识的巧合感到不解和奇怪的时候,我们看一下通典记载的明堂建筑的象征意义,或许两相比较会比较有启示。

 

堂方百四十四尺,坤之策也。屋圆径二百一十六尺,乾之策也,太庙明堂方三十六丈,通天屋径九丈,阴阳九六之变,圆盖方载,六九之道,八达以象八卦,九室以象九州,十二宫以应十二辰,三十六户七十二牖,以四户八牖乘九户之数也。户外皆设而不闭,示天下不藏也,通天屋高八十一尺,黄钟九九之实也。二十八柱,列于四方,亦七宿之象也。堂高三尺以应三统,四乡五色,各象其行,外博二十四丈,以应节气。

 

我们看了明堂建筑的象征意义,清楚了每一个建筑结构上的数字,都有明确的象征意义,决不是偶然和巧合。

 

待掌握和了解明堂建筑的种种象征意义后,我们再来看金字塔。以埃及胡夫大金字塔为例,该塔底边长为二百三十公尺,误差不到二十公分;塔高一四六五公尺,东北角与西北角误差仅一二七公分。此外,在金字塔的设计方面也特别讲究,其中的数据与我们现代人掌握的知识的种种巧合成为众说纷纭的千古之谜。

 

这些巧合是,金字塔的重心正好位于各大陆引力的中心;塔基座四角,都是丝毫不差的九十度直角,四边正对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塔的周长与一年天数三六五二四相吻合,周长乘以二,正好是赤道的时分度;塔高乘上十亿,等于地球到太阳的距离;用塔高的两倍除以塔底面积等于圆周率三一四一五九;穿过塔子午线,把地球上的陆地海洋分成相等的两半;塔的对角线之和是二五八二六六,这个数字恰巧是每二千二百年在太阳系出现一个新的黄道星座的周期。

 

金字塔这些奇妙的数字,与天文地理的数字的种种巧合,如果我们参照中国古老的明堂建造数据,我们就不应该说是巧合了,这也可能与明堂建造一样,是一个有意识的设计和建造。

 

只是奇怪的是当时人们不可能掌握这么些知识,也正是因为如此,千百年来人们只好认作是种种巧合。

 

 

~ By 雷升,上一次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