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生长之中,一日一月都在变化;尤其我们在乱世里生存,时时刻刻,万事万物,都在变动。
 
我们眼看外界事物的变化,也就可感到自己的变化;我们感到自己的变化,也就可知道外界事物的变化。
 
多少城市化为荒墟,多少荒墟化为城市,年轻的长成,年老的死去。
 
阔别的城市,再访的时候常常无从认识;少年的游伴,重会的时候往往视同路人。
 
在这无限的变化之中,一个人往往会迷恋现状而痛苦。如果你常常意识到这现状是要变的,你就会少许多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