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爱阿扁,我爱其理

立法院临时会,揭开了蓝绿「罢扁」和「保扁」的对决。面对弊案缠身,「保扁党」诉诸稳定政局和民生优先,支撑或合理化保扁行动。「不要动荡」已成为保扁的唯一借口,但身为一个母亲,我却疑惑:到底我们要教给下一代什么样的价值观?荣誉和真相,难道竟比不上一时的股价和安定?
 
据说陈总统很喜欢阅读「美国总统的七门课」,他应该记得雷根总统令人动容的一句话:「有时候日子似乎不好过,我们会寻求支撑自己的价值,或寻求朋友的协助;我们要寻找一个人,可以提醒我们身为美国人的定义。」
 
如今,台湾人的价值定义在哪里呢?那个坐在国家最高权力大位,身为国家门面的领导人,他为台湾人定义了什么价值?
 
老百姓即使不懂司法,也知道包青天办案连天王老子都敢办;如果有冤屈,就是乞丐、村妇也要还人清白。凭什么,高层要求弊案不能无限上纲?大官能只手遮天,人民不能无限上纲?政治干预使检调不能证明第一家庭的不清白,反过来看,也永远不能证明他们清白。
 
没有清白当后盾的总统,他能采取什么样的保位战?「株连九族、文化大革命」是泼妇骂街式的辩护。第一家庭把 SOGO 礼卷来源,弄得像拉法叶佣一样高深莫测,可以办个数年也说不清。再不然,就是利用基本教义派盲目支持「台湾人」总统,只要挑动族群神经,就可以为阿扁遮挡所有风雨,把台湾的是非、公理、正以全抛在脑后。
 
孔子说「尔爱其羊,我爱其理」,为了祭礼的大道,不必吝惜小羊。对于那些只顾惜本土政权、股票价格或遗失安定的人来说,我要说「尔爱其扁,我爱其理」。
 
如果这个社会可以真理不彰、是非公道不明,台湾人连最基本的追求真相信心都被践踏,还能奢谈什么荣誉?那样的社会,未来必然出现更多的赵建铭和 SOGO 事件。如果这就是我们所要选择的安定,那我宁可不要!
 
 
~ By 王鸿薇,联合报(台湾),2006 年 6 月 13 日  星期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