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出了车祸。
 
 
一辆小货车在转弯时冲得太快,从后头狠狠撞上了爹娘的小卟卟(摩托车),老人家当场连车倒在路中央,由于冲力颇大,跌得还蛮重的,好一会儿才爬得起来。卟卟车头撞破了,一定要修理才行。人呢,倒是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伤,只有几处小破皮,但是爹的西装裤出现了个小洞,娘的黑长裤则有条十几公分的撕裂痕。回家后,才发现爹的圆圆肚皮其实有瘀血,大概是摔在地上时弄的,娘也有几处淤伤。其他一切,目前似乎是没事儿的。
 
 
电话里听到,我急死了,可是爹娘是那么温和善良的人,只说还好没跌到头。至于那个肇事的年轻人,冲过头之后,有下车来看,可是也不帮着扶他们一把,就眼睁睁看老人家那么在地上挣扎要起身。我问态度呢?娘说,有点不知所措吧,什么话都没说。听到这里,我真是很火大!是,就算从没经验,遇上了这种意外,心里慌乱,最基本的礼貌也不懂吗?对不起都不会说吗?老人家倒在地上不懂得伸个手帮忙扶一把吗?现代人好像很怕担责任是怎么着?面临危机也是马上阵亡。
 
 
后来,路边一家素食餐厅的老板娘热心加入搅和。娘看那个年轻人的态度,说干脆是不是请警察来处理好了。那位我强烈怀疑热心传教多余实际助人的老板娘,开始搬出佛教大道理,两个人都没事儿啊,与人为善嘛,用不着惊动警察,什么什么什么。我太了解爹娘了,他们除了本性温和,也很不爱麻烦,所以不可能真的叫警察,不过就是看那肇事者的态度过分了,借此给他个警惕。
 
 
最后,娘说那么你留个名片好了,要是有什么事,才好联络。肇事者回车上拿了一张“老板的”名片。。。你白痴啊?是你开车撞人,不是你老板! 打电话给他老板时,那位热心传教的老板娘始终在一旁絮絮叨叨,对啊对啊,就跟你们老板说,人车都没事啦,很小的车祸啦。。。我说您也热心过头了吧?就算看不到老人家裤子都撕裂了那么大个洞,撞坏了的车头呢?怎么好像您才是当事人?
 
 
有时我真觉得自己越来越反宗教,虽然本身是基督徒。我知道以偏概全是很糟糕的,但我们家就是那么倒霉,不论遇上什么教的传教者,都是这样完全不顾他人感受的偏执狂。佛教徒,就是像这样貌似热心,但其实热心过头,而且你要是敢表达自己想法,他们还要搬大道理训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 爹娘是很明理的老人家,怎么您不是帮着训一训那位开车态度有问题的家伙?反而一副拼命要帮人脱罪的嘴脸?我不禁要同意熊猫的揣测,搞不好两个人有关系?或者是因为餐厅有什么招牌之类的挡了路,妨害了肇事者的视线,要是报警,脱不了责任?
 
 
家里附近常有传教的基督徒,我也忘了实际教派的名称,反正就是那种反对服义务兵役的。我们表达已经是基督徒的身份,他们一定不满意的,总要设法让你改投入他们教会才甘心。其实,我对于有勇气、有信念面对拒绝的传教者,是很佩服的,因为我自己做不到。但是,我也觉得,这个世界真正需要的不是宗教,而是柔软有良知的心;所以,我从来不传教,反正万教归宗,劝人为善都是好的,大伙儿就自己选择自己的方式吧;又或者说,我真正信仰的只有 Mother Nature。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当年是新加坡国大的佛学会会长,他语带鄙视说我这是无神论。无神论怎样?比起你这个会长当初对我做的禽兽行为,绝对高尚不只几亿万倍。
 
 
有一回,又遇上了那个教派的传教士,两个小姐。听我说是浸信会教徒,又看我没意思请他们进去坐,好像很怀疑我的话,其中一个就发射了 —
 
 
「啊,你是基督徒,那你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的信徒,有什么目标呢?」
 
「信望爱。」我很干脆。我心里觉得不爽不爽的,考试啊?老娘最恨考试了。我没有当着你的面关门,那是出于对传教者勇气与信念的尊重,你能不能也给我对等的回报啊?怎么表现的好像如果我不同意你们,我就是撒旦的崇拜者。我呸!
 
「那你觉得  神对于我们,有什么样的期望吗?难道  他不希望把基督的福音传扬到世界每个角落,拯救世界吗?」我的答案很显然吃了大鸭蛋,她语气里那种带着责备的 tone,我听了很刺耳。
 
「还是一样,信望爱。上帝不可能只在乎信徒数量,而无视于“质”的重要性;我相信  他要的是信徒们学会真正爱惜所有生命,善待彼此,而不是做表面功夫,实际心里却毫无爱、毫无尊重,只有自私。」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说清楚了,心里开始看不起这个肤浅的教徒。
 
 
另一个话比较少的传教小姐,这时赶快借口要离开了。肤浅的这个,末了还发射 — 那请你多看看圣经,感受  神的讯息。
 
 
我想说但没出口的话:我从出生就是基督徒,但是从来没把圣经读完过,但这并不妨碍我有一颗善良柔软、尊重生命的心。起码我还懂得,强加信仰于他人头上的行为,与无德无道的暴君无异。再说,对历史有点知识的人,都知道圣经根本早也不是原汁原味的东西。我宁可要求自己的行为举止,恐怕对世界和平的贡献度还实际些。
 
 
啃完了国家地里杂志(其中的“犹大”福音出土,给基督徒很大震撼,因为颠覆了传统圣经的观点。。。可见得在书籍史料保存上,人为操作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最近忙着啃 Graham Hancock 的超级著作“Fingerprints of The Gods”。这本书是 2002 年初买的,当时因为还要准备检定考,读得有点辛苦,因为天文学的东西我不懂,但是把其他部分当成故事书来读,很有意思的。现在重读,不知道是不是智商稍微进步了一点,好像比较容易理解,但是不懂的东西还是不少。前几天一直跟 obliquity(斜交 – 地球的倾斜)、ecliptic(黄道)、celestial equator(天赤道)、obiliquity of the ecliptic(黄赤交角)、precession(岁差)、the 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分点岁差)。。。这些名词奋战中,终于明白为什么高一的时候,我的地球科学这一门会被当掉,因为过了十多年,我还是没法儿完全搞懂。
 
 
马雅人 — 学界公认的美洲最伟大的古文明 — 留给后人极为丰富的历法资料,而以现代历法计算,第五太阳纪将在公元 2012 年 12 月 23 日宣告结束。世界末日近在眼前,怎么人类还要这么继续愚昧下去吗?如果只因为你不信奉就任你毁灭,这样的  神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博爱、仁慈的?这么陷害  神,你们这些冥顽不化信徒也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