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容易完成一篇重咸口味的八卦解析,实在很腻,感觉很像吃了不知道几碗猪油拌饭  所以今天要请我们真正人见人爱的梅小璞小兽重出江湖!*噔噔(奏乐)* ~ 
 
***************************************
 
请、谢谢、对不起,是小兽最早学会的三个词(中英文同时),后来在澳门的一个社区 playground,我又教了她 Excuse me,因为有个小男生挡住了她的路。一次,她就学会了,而且马上懂得应用,有时我真觉得自己很幸运,梅小璞似乎满聪明的(话说回来,她最好是,不然熊猫那么没耐心教,父女两个一起火爆,我可倒霉了)。
 
 
可能她从小就是我亲手带的,我又是那种自由派热情奔放的妈妈,所以有时我们会“腻”在一起;好比她睡觉,很喜欢要求我的胖大河马腿压在她小肚肚上,然后用她的小手抱着河马腿进入梦乡。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比较有安全感,呵呵。
 
 
台湾娘家客厅的沙发很软,一坐下,往往整个人被埋在里面;那天我们也是陪爹娘看大陆寻奇吧,小兽和我并肩坐着。坐着坐着,突然感觉到身旁的小兽很努力把我推向前,嘴里吱吱喳喳不知说些什么。。。原来是她的一只脚不晓得什么时候被我的河马屁屁给压到了:“玛麻!Excuse me!Excuse me!啧啧!Heavy!!!Heavy!!!”
 
 
*******************************************
 
新加坡没有四季,小兽又遗传了熊猫的燥热体质(熊猫只要下班回家,衬衫十之八九都是湿透的,好可怜哦 ~),往往开了冷气睡觉,醒来时,枕头还是变湿了。所以,只要在家里,我通常就让她穿个小裤裤(以前是尿布),其它部位全裸。我的帅哥妹婿培良看了照片,很是困惑,对葛洛说,Ja 他们家很穷吗?为什么祥祥几乎每张照片都没穿衣服啊?
 
 
我习惯裸睡,原本小兽有穿睡衣的,就是几件大好几号的 T- shirt(熊猫和我为了省钱,什么都买大号的,这样可以穿很久,嘿嘿 ~),都是她的最爱:Shrek,Cookie Monster 等等,还有一件动物园买的北极熊,同样是 XS。
 
 
不过,这阵子她也学着我,似乎还蛮享受的。我觉得挺好啊,对自己的身体建立正确的价值观,是件好事,何况裸睡经研究结果显示是有益健康的。基本上,因为她还没有独睡,我们三个人在房里都是彼此看光光的。
 
 
一回熊猫洗了澡出来,小兽正坐在床上看书,抬头看了看把跋,然后指着重要部位对我说,玛麻!把跋有大便!
 
 
熊猫的表情很好玩,真是只活生生的熊猫。我之前在台湾的电视节目上,听两性专家曾晴阳说他的小女儿的故事,把那话儿看成 poo poo,我大笑了好久,想不到竟然也发生在我们家。我突然觉得,人类的古文明,非常可能有共同的根源,看看这两个完全不同个体小娃娃说的话。。。
 
 
说到 poo poo,祥祥拿手好戏之一,就是自编自唱。那天在厨房里,我背着她,她很开心地又唱了起来。好一会儿,我才听出她改编了“天上人间”(费玉清的版本)的旋律,歌词很多部分不明白,只有几个字是懂的:不要 poo poo 呀,不要便便呀。。。
 
 
******************************
 
昨天我们到 Borders,她选了本好大的超级英雄百科全书,因为最近很迷超人和蝙蝠侠。
 
 
翻啊翻,到了神力女超人 Wonder Woman,小兽抬头看我(正忙着啃最新的 The Oprah Magazine),一脸狐疑,玛麻,她不用穿衣服啊?
 
 
@#$%^&*…… 我真的为之语塞。小兽还以为我没听到,干脆再说一遍:玛麻,她没有穿衣服耶。
 
 
我当时脸上应该好多条黑线。最后,给了个很烂的答案:她这样比较方便跟坏人打架,而且运动很热会流汗吧
 
 
小兽转了转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副“我了了!”的神情,还点了点头:噢,打架会流汗。。。她没有 SUperman 的飞飞,不用啊?
 
 
你是说 cape 披风吗?不用啊,她这样就可以飞了。
 
 
噢,祥祥有飞飞,跟 Batman 一样。(我拆了一个枕头套,给她缝的小披风)
 
 
。。。我现在想到,哪天她决定变成 Wonder Woman(目前她指定是我),要求我给她变个卟拉戛(bra)的时候,怎么办啊  
 
 
我得赶快翻翻裁缝书了。
 
 
附图 OS:Har?!被发现了!(那就是北极熊睡衣。同时感谢熊猫大方露乳沟为招徕人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