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很认真的休息,所以都没上来打扫打扫。倒是听说了恐雀女士展开绝地大反攻,我想是被我那篇诚实到不行的英英八卦(http://maomeeja.spaces.msn.com/blog/cns!AFB19B2A0035DE30!1344.entry)给惹毛了吧,哈哈。先是说,决定和所有 Oswin 的同事划清界限,然后把自己声名狼藉的 MSN Space 完全删除(schemer 都是这么湮灭证据的),改了一个 ID 和电邮信箱。
 
 我说正好,省得纠缠不清。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也是她心里有鬼的表现。心里有鬼,就不敢 confront,顶多在背后散布谣言伤害人。反正,我们行得正,不怕。要真有人因谗言而疏远我们,这样的朋友也不值得我们的心。
 
倒是,在我发表那篇八卦解析之后,恐雀男约熊猫见面,说有东西要给熊猫。熊猫问我,你看他会不会跟我告白这个八卦呢?我说不大可能,因为我把恐雀女当时嫌弃他的部分也写进去了,人家是 schemer,怎么会笨到让他看?只有在人家不知晓全面事实的情况下,她才有搬弄是非的空间嘛。就算他看了,我相信那个嫌弃的部分也会刻意略过。
 
回来了,熊猫说,很好啊,感觉就像以前一样。恐雀男向来是公认的随和大男生,很可爱的。熊猫继续,不错不错,起码,以后他要是感情有了问题,还有人可以谈谈。
 
我好分析的天秤性格忍不住爆出来了。我说那很好啊,不过你还是小心一点吧,近墨者黑。你想想,恐雀女已经放话了,他却刻意表示善意,固然有可能他是珍惜与你的友谊,但也有可能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别忘了,他的工作是你打电话给他总经理(以前是熊猫的生意伙伴)来的。恐雀女可是 schemer。
 
熊猫就是这样,公司出了问题,他不担心自己,反而是忙着帮下面的人安排出路。他的姐姐妹妹传出可能被裁员,他也是愁眉不展,可是我们六个多月没领到薪水,婆家的人一声不吭。
 
说了划清界限,但是身为 schemer, 恐雀女怎么可能做得到呢?而且她需要听众啊!所以呢,她还是约了旧同事出来,听说邀约旧朋友的行动持续中。
 
不出我所料,两个知道她最多事情的朋友,被她轰得最惨。她竭尽所能把自己描绘成千古难得一见的受害者,她绝对无法再跟他们做朋友了,因为他们好坏好坏,她被伤得很深。她还对其中一位当初那么认真陪着她的朋友用了这个字“hate”。
 
熊猫说,不是吧?!这个字眼也太强烈了!我说你是第一天认识她吗?人家是 schemer,无所不用其极要塑造特定形象的,只要有效就好,管你强不强烈,也不管是不是良知丧尽。
 
熊猫摇摇头,受不了。我说,其实她很狡猾的,虽然不直说你或是我,可是她知道这个人最近常在我的博客出现,是我很喜欢的人,她借着这么一个字,就把我们一起骂进去了。果然,夫妻俩一个乎人巴掌,一个喂人甜枣,神啊。还有啊,你老爱说恐雀男怎么好人,我要提醒你,那是以前的事了;你看看他现在是怎么对以前的室友?亏人家当初那么担心他,现在可以为了恐雀女背叛自己的良心违约,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还表现得好像是帮人家的忙,可实际上在后头擦屁股的是谁?不懂得感激就算了,犯不着还反捅人家一刀。
 
就算她日后回过头来表现善意,我也不会感到意外,她一定会说,虽然你们伤了我,但我很宽宏大量,原谅你们。
 
这是从别的博客转录来的,一针见血:「在这个世上总有那么一群人,以为自己的忧伤是世界上最深刻的。以忧伤为荣。以为有了忧伤就有品位。以为有了脆弱就可以变得优雅。并已为感动了别人就可以控制别人。」

我知道大家都看得到我这篇文章,我也不怕,因为我不需要隐藏全面或部分事实,好让自己或别人有搬弄是非的空间。在这里,事实就是事实。你要怎么刻意歪曲解读,与我无关,但是别说我没警告你: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有种,你跟我 confront,不要在背后偷偷摸摸、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欺负我们熊猫和我的朋友!

老子里说的: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所以,这是我最后一篇关于恐雀的八卦解析了,毕竟,和这样一点都不 “真、善、美” 的人事物有牵连,是件很没面子的事儿。大家还是各安其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