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说,你肯定有一套特别的教育方式吧?因为实际和祥祥相处过的人,都觉得这只小兽很与众不同。有人则是直接问:你在家都教她些什么呢?
 
坦白说,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都满窘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照实说,我真的没“一套”,也没有特别“教”;可是,我这么说,给人感觉好像学生时代,那种明明在家熬夜 K 书 K 个半死,却到处说我根本没看书的人,很虚伪 —- 因为小兽真的是个很不一样的小娃娃。
 
怀孕时,我曾经想好多好多,可是后来无意中发现自己从来不去选那些所谓“开发智能”的音乐,而是选择“快乐”的主题,我才了解到,这是我真正想给小兽的。这个念头,在拜读了 A.S.Neil 的大作之后,更是坚定不移。所以,一直以来,我只有一个方针 — 自然、自由、自在。
 
拿 toilet training 来说,我从来没有刻意训练,因为每个小朋友的肌肉发展进程不同,不能勉强的;只要四岁以前完成,都是正常的。祥祥一岁多的时候,我们买了小马桶圈,她觉得挺开心,和大人一样耶 ~ 不过,这个兴趣维持一小阵子而已,我也没有勉强她继续,那个小马桶圈就被冷落了。到了去年中,我尝试性问她要不要再试试,兴趣又来了;现在,她只有外出是穿布布,在家都是穿可爱的小内裤。她还很有隐私观念,虽然需要有人陪着(因为之前在浴室被蟑螂吓到了),可是便便的时候,她会说:「你不要看哦!」我就得把门半掩上:「这样好吗?」她会点点头:「谢谢你!」或是:「Thank you.」
 
最近,我跟熊猫说,可能可以开始试着让她连外出都不穿布布了,因为很显然,她已经几乎控制自如了。不过,这么做,自己的心理建设要足够,因为你一定会面对外界的各种质疑眼光与言论。只要你多多吸收相关的育儿知识,懂得自己所做是正确的,就不要受他人的影响。我和葛洛煲电话粥,常常都是分享彼此的这类经验;虽然自己的意志与知识最重要,但知道有人支持你的观点,还是很 comforting、encouraging 的。
 
说话同样是以四岁为界限,只要在这之前,仔细观察、注意小朋友表现出的沟通欲望、企图等等。 我们从不特别教她,反正,我们说什么、做什么,她照单全收,也由此可见,身教绝对重于言教。
 
小兽一岁时,我买了注音符号的书,因为我自己同时接触了注音和汉语拼音,察觉了还是注音的发音准确。其实,对于我们这些原本就熟识中文的人而言,这并不是问题;但是新加坡不同,新加坡多数华人的发音之所以不标准,就是因为完全靠的是拼音,而不是看字本身。反正,我觉得多懂得一门知识就是多开了一扇窗,所以希望祥祥能同时学会这两种系统。
 
开始,我指着注音符号,一个一个念给她听。她总是把书乱翻一通,不让我念。试了两、三回,我想,没兴趣的话,逼也没用,所以那本小书就被晾在一旁了。
 
我有睡前读书的习惯,祥祥也有样学样。那时正好丽婴房特卖活动,购物满额就送一个很可爱的小手提行李箱,我把箱子给了祥祥。每晚上楼睡觉,我就问她要带哪几本书上去,然后装在箱里一起拿。某天,我心血来潮,把小书也放了进去。再某天,我发现她翻着那本书;她看我在看她,就随意用手指着,让我教她。她不多问,我也就不多教,因为我相信她有自己的进度和空间。
 
过几天,我看到她拿着小书,一个一个念给娘听,正确无误。这家伙的记忆力实在很好  倒是,我跟娘说,如果在台湾读书,老师要考注音符号的默写,可惨了,因为我们不是照顺序背的。事实上,我这么一把年纪了,发音标准归标准,也还是搞不清楚究竟有几个符号。
 
我就是这样一个很不积极的妈妈
 
二岁的时候,她在美国葛洛家,常常看豚豚的 Brainy Child 光碟;有天,我发现她怎么开始跟着唱 ABC Song 了,而且认得全部的字母。那时葛洛看着她很认真跟着电视里的布娃娃又念又唱,还叹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豚豚也能这样。我说豚豚小九个月呢,慢慢来。后来听说豚豚会跟葛洛抗议:“No Chinese!”因为葛洛希望她多说中文,可是小家伙觉得中文很难。不过,这个暑假,葛洛的爹娘去美国看他们,有公公婆婆陪着玩,听说比较没有抱怨中文难,毕竟知道了可以沟通的用处。
 
知道小兽认得 ABC 之后,我买了美美的习作本,有小叮当哦!小兽并未受诱惑,直接拿来涂涂画画  其他注音符号和阿拉伯数字的习作本,也是同样下场。
 
我们出门,一定带着小兽的素描本和笔,这样她随时都可以涂鸦。去年底吧,她开始在素描本里写英文字母和数字,一边还自己叭啦叭啦念得很开心。我觉得这小家伙真了不起,完全凭印象,而不是照着字样描摹。
 
今年初,在杂志上看到了英国的 Ladybird 系列幼儿读物介绍,于是买了一本。她非常之有兴趣,很快就把整本读得滚瓜烂熟。有时忘了,就跟我说:玛麻,I don’t know this. 我会教她念一遍。我跟娘说,觉得满欣慰的,因为她不怕问问题,不怕让人晓得她不知道。
 
这个 Keywords 系列,每一单元又分 A、B、C 三本,循序渐进练习这些字汇和语法。C 比较像是习作本,有不同的题型让小朋友反复练习。小兽没上过学校,我们也没有怎么教她,所以她的答题方式很不同,让我开了眼界。
 
「Is Peter in the shop?」我指着图片问道。图片里只有 Jane,在书店里看书。

 
「Mm……」她陷入沉思。
 
「Is Peter in the shop?。。。Can you see Peter here?」我还以为她可能没听懂,于是自作聪明还加了这么一句。
 
「Peter… Peter is here.」她指了指页面以外的地方。是啊,只因为 Peter 不在图里,不代表他不在图片看不到的地方啊。
 
我挠头搔耳了半天,解释道,Peter 可能在看不见的地方,不过,这里问的是,图片里看得到的地方。好了,再问一次,Is Peter in the shop?
 
小兽看看我,把书翻到有 Peter 出现的另一页,See?Peter is here!。。。
 
我可真是傻眼了。鬼灵精小兽大概看到我的表情,于是决定给彼此台阶:玛麻,我要睡觉了。
 
我说那么快啊?我们先把这个很简单的问题做完嘛。然后,糗糗地绞尽脑汁,想办法让她明白问题的原始意义。我也忘了最后究竟是怎么让她懂的,反正她很开心,觉也不急着睡了,一定要全部作完。
 
等她小人家心满意足入睡后,我跟熊猫说,怎么办?祥祥以后会不会是那种老师很恨的学生啊?因为我们从来不给她框框,她也很习惯自由发挥了  
 
有没有一个地方,大家都可以尽情自在、自由玩耍、只有快乐呢?
 
猫咪广播站:终于解决了云之南的登入问题,感谢 Linuxman 老师!从明天起,原创博客将回归 http://maomee.bloghome.cn,此处依旧为剪贴簿,与大家分享美文、趣文。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