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开化者

如果我们找到主张「我们活在双鱼座的春分点时代」,我们也可以同时将一些在我们时代耀眼明亮的位置,从地平线上正确的高度位置,以最精密的方式,传达给后代子孙。同时,我们也可以模仿基沙金字塔的建造者,将现在星辰的相对位置规划于土地上,建筑成大型建筑标的物,留给后代。

所以我们有数种选择的可能,依照不同的环境条件,手边可用的科技水平,得到警告与灾难实际发生之间的时间落差,以及我们最想要传达的编年等,做不同的组合。

例如,假设当我们知道大难临头时,已经没有任何准备的时间了。假设灾难就如同《圣经》的彼得二书(Peter II)第三章中出现的「主之日」(Day of the Lord)一般,「像夜盗人一般」偷偷来袭。在那之后,人类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一个局面?

如果是因为与小型行星正面冲突而引起的大灾难,或地壳移位及其他宇宙及地质大变异的话,我们可以假设:

1.这灾难必定为全球性的;

2.存活者数量会非常少,其中大部分会回到野蛮生活状态;

3.剩下的少数对未来有远景、有组织规划能力的人中,有一部分为成熟的建筑家,也有科学家、技术人员、地图描绘人员、数学家、医生等专业人士。这些人将献身于拯救失落文化的工作,想尽一切办法,对未来的世代,传达知识给那些最后能够豁然开窍的人们。

让我们姑且称这些少数有远景的人士为「文明开化者」(civilizers)。他们聚集在一起 —- 起初是为生存,随后为传播、分享思想 —- 形成一个共同的习惯、信仰系统,并发展出共同的使命感。为方便彼此的辨识,并强化共同目标,他们很可能会使用一些强有力而容易辨识的符号:男人或许会戴某种特别的珠链,或都把头发剃光,或使用十字架、毒蛇、狗等图像互相辨识,将同一信仰圈内的人紧密连接在一起。同时,他们会走向世界,到各地去传播文明,如同知识的明灯一般,对全世界发光。

大灾害后的状况如果非常恶劣的话,很多文明开化者可能会遭受重挫,或成就有限。可是假设有一小群有足够技巧与热情的人,创造出一小片成功的文化净土。或许在形式上他们属于同一个宗教,或许他们在大灾难时,相对受到的伤害并不大。然后,再假设,灾难接二连三到来 —- 例如大地震之后的余震不断之类的 —- 连那一小片净土都几乎被摧残无遗。

 接下来该怎么办?在这严苛困难的局面中,曾经一度逃脱的知识集团,在新的难局中,该如何处理? 

 

传递神秘的讯息

如果状况许可,或者有一些意志坚决的男女,能够将知识的真正核心保存下来,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动机和教化技巧,加上招募半原始的土著民加入他们,以增加新血的方式,这样的一个次文化团体可以自给自足地生存下去,几乎直至永远。不过这样一个团体存在,也必须有一个大前提:所有的成员,都有犹太人等待救世主再现一般,愿意结合在一起,等待上好几千、几万年,一直到他们确定正体出现,可以暴露身份的时分到来为止。

如果真的如此,而且他们神圣的目标确为保存、传承知识,将进化的文明传达给后人的话,我们很容易想象这样一个次文化的成员,如何用和埃及智慧之神索斯同样的语言来形容他们:索斯成功地解开了天空之谜。这个谜的秘密,记载于好几册神圣的书本当中。索斯把它们隐藏在地上。将来的世代将寻找这些书,而只有完全适合的人,将找到书。。。。。。

这本谜样的索斯之书Books of Thoth)到底是什么?这里所说记载着资讯的圣书真的是以书本的形态出现于世吗?

例如,桑提拉纳和戴程德教授解读了世界性神话中所隐藏的岁差运动的高度科学语言时,曾被褒扬为十分称职的学者,而他们解读出的古代知识并非以书的形式出现的。因此,索斯之书,是否仅为一种比喻,我们是否早已与相逢,并从他们的内文中,读到了一些古代科学内容?

同样的,波士南斯基发现帝华纳科古城和哈普古德的地图如何解读?还有,从地质学上找到关于基沙的人面狮身像年代的新发现该如何解决?以及,建造河岸神殿和葬祭殿用的巨石引发的问题该怎么说?隐藏于金字塔各个房间中的天文配置和尺寸,现在一一暴露,其中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如果这些,从比喻的观点来看,也属于索斯之书的一部分,那么十分称职的学者人数应该大量增加,而且我们随时在发现更多、更惊人的事实。

让我们再占时,也是最后一次,回到原先自订的情景:

1.公元二十一世纪之初,双鱼座时代转变为宝瓶座的前后,我们现在的文明将遭到毁灭;

2.在少数残存的生还者中,几百、或上千个会聚集在一起,为保存科学性知识的成果,并传达给遥远的后代做努力;

3.这些文明开化者将分为小团体,分散于地球的各个角落;

4.他们大部分都失败、死亡,但是有少数地区中,有部分人成功地在当地留下文明的痕迹;

5.数千年后 —- 或需要经过一些错误与试行后 —- 原始知识集团的一个分支,对非常进化的文明的诞生,发生影响。。。。。。

显然,能够适合最后这个情景的,只有埃及罢了。不过,我想要建议,非常认真的测试我的假设,或许早在公元前一万四千年的尼罗河谷,便出现了一个由浩劫余生航海文化遗民组成,有科学智慧的宗派组成的团体。他们或许以海里欧波里斯、基沙、阿比多斯及其他几个中心为基地,并发动了埃及最早的一次农业革命。不过,后来在公元前一万一千年大洪水及其他灾难的影响下,此文化团体被迫认输、撤退,一直到冰河期过去。在那一段时间,他们无法确定自己的知识是否能够通过黑暗的时代,继续残留在世界上。

在这种情况下 —- 如果我们继续同样的假设情况 —- 这个小文化团体的成员开始盖大型建筑,以保存科学资讯,并且不论他们是否能够存活着,这些资讯都能够传给后代子孙。换句话说,他们觉得,如果建筑物够大,经得起长时间的考验,藏得住他们宗派的讯息,那么未来,或许是在他们离开世间非常久远的未来,总会有人能够解读他们的讯息。

在这个假设下,我们终于能够解答为什么基沙高地上出现了金字塔的疑问:

1.正如前面章节所说的,人面狮身像,的确是狮子座时代的春分点标志,显示一个确切的年代。以我们现代的历法而言,便是公元前一万零九百七十到八千八百一十年之间。

2.三座主要的金字塔的确都属于总体大设计图的一部分,而这个总体设计的目的,则是要记录下公元前一万零四百五十年猎户星座主要三星与银河的关系。

利用岁差运动的现象,设定他们存活的时代为公元前一万一千年前后,是非常有效的手段,因为岁差运动被认为是我们行星上唯一、真正的时钟。不过我们感到迷惑的是,我们现在确知大金字塔的南侧通气孔对的是公元前二千四百五十年左右的猎户星座和天狼星。同一个次宗教文化团体,如何在公元前一万零四百五十年建立基沙高地伟大的建筑计划,却将通气孔照准的年代放在公元前二千四百五十年。如何解释这一段失落的时间?我们只有假设两者都出于同一个团体之手,而经过八千年的岁月后,他们赋予了埃及文明一个启动的力量,使得新的王朝时代得以无中生有地,突然地以组织完善、有文字记录的成熟文明姿态出现于世。

剩下来,我们必须要猜测的,便是金字塔建造者们的动机了。理论上,建造金字塔的,应该和北半球最后冰河期快结束时,制造那神秘地图的作者为同一族人。果真如此的话,我们不妨一并质问,为什么这些有高度文明和技巧的建筑家及航海家,对西元前一万四千年(哈普古德根据菲立比布雅舍所描绘的原图推算出来的年代)神秘的南方大陆逐渐进行的冰河化运动,如此痴迷。

有没有可能,这些人想在故乡被消灭的过程中,留下一份永久性保存的地图?

或者,他们有一份异常强烈的欲望,想要透过不同的媒体 —- 神话、地图、建筑物、日历系统、数学的调和等 —- 对未来宣示一个讯息,而那个讯息则与大灾害与地球的变动有关系?

 

紧急的使命

人与兽之间最大的差别之一,便在于人能够拥有有意识的、有系统的历史。和老鼠,或绵羊、乳牛、水禽等不一样的是,我们有一个完全独立于我们存在之外的历史。也因为如此,我们得以向我们的祖先学习,借用他们的智慧与经验。

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内心有什么难以摆平或偏异性的想法,或仅仅因为我们的愚蠢,使得我们无法接受所有不是以有文字记录的方式传承下来的先人经验。不知道是我们的傲慢,还是我们的无知,使得我们硬性规定自己以五千年为分界,凡是在五千年之内发生的事,因为有文字记录,都可以在历史之名下接受,但是在历史之前的一律视为原始的妄想。

研究调查到这个地步,我直觉地认为,我们已将自己封闭起来太久,充耳不闻祖先用神话来对我们说话的声音。他们的声音,与其说理性,不如说是诉诸直觉的,但绝非不合理的。在研究过程中,我越来越尊敬那些古代天才们逻辑思考和高度的科学程度,深沉的心理洞察能力以及对宇宙构造广阔的知识。他们编织神话,他们保存了失落的文明,同时他们也是地图的制作者、金字塔的建造者,更是航海者、天文学者、地球的测定者。而我们一直在大陆和海洋上追逐过来的,便是他们的指纹了。

既然经过这一段调查,使得我对那些早已被人遗忘,而且至今真貌未现的上个冰河的牛顿、莎士比亚、爱因斯坦等深具敬意,我认为漠视这些人尝试传达的讯息,只表现了我们愚蠢的一面。我们想要说的似乎便是:循环性的浩劫为人类不可避免的宿命,每次均近乎全毁人类的种族及文明,过去如此,未来也如此,人类只要还继续活在地球这个行星上,便无法避免这种命运。

但最令人感到惊异的马雅日历系统,不正是要传达给我们这个讯息的媒介吗?从古早时代以来,南北美相传的四个太阳(或者过去便存在的三个过去的世界)的传统,不正是要传达这些坏消息的工具吗?同样的岁差运动的伟大神话,不但对过去的大变动,对未来的灾难(透过宇宙的石磨的比喻)与全球大规模的灾难及天空的灾难相连,也有所提示。这些神话到底有什么机能?还有,金字塔的建造者,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热烈使命与机动驱使下,在基沙高地上,以如此细密的手法,建造完成了一座如此神秘的大建筑物。

是的,他们都在传达一个讯息:基洛曾到此一游!

而且,没错,他们找到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方法,来传达这个讯息。

关于这一点,我毫无疑问。

不但如此,更令我佩服的是,这些先人花费了如此大的功夫,来向我们后人证明,他们的确曾经具备科学的高度文明。更令我感铭在心的是,他们传达出来的那一种强烈的迫切感 —- 或许就是那份强烈的迫切感,促使他们将文明的丰功伟业残留给后人。

再度地,在没有确切证据下,我依赖知觉,向前摸索。

根据我的推测,这些先人苦口婆心留下这些证据的目的,是要警告我们,未来灾难 —- 而且还是以地球为规模的大灾难必至,而人类将再度面临如一个冰河末期一般的大打击,到时候,诺亚看见地面倾斜,知道毁灭的时候已近,以悲痛的声音大叫:告诉我地球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地上如此痛苦、震荡。。。。。。上面引用的为希伯来以诺之书Hebrew Book of Enoch)中所描述的景象。几乎所有的中美洲传统中,都预见类似的痛苦与震荡发生,如前面已叙述的长老们说,大地将动摇,人类将绝灭的时代。

读者应该还记得,古代马雅日历推算过世界末日的日期:世界末日将发生于 4 Ahau 3 Kankin(相当于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当日,太阳神、第九夜神将君临天下。月亮将有八日之龄,月期则为六个连续期中的第三期。。。。。。

根据马雅族的推算,我们人类已经活在地球的末日中了。

就算在基督教的教义中,我们也非常接近世界末日。美国宾州观察塔圣经协会(Watch Tower Bible and Tract Society)曾发表声明道:这世界将被消灭,就如同大洪水以前的世界已被消灭一般,是必然会发生的。。。。。。上一次灾难前曾预言会发生的事都一一发生了。也就是说,世界的末日将近。。。。。。

同样的,基督教信徒的灵异者艾德格凯斯(Edgar Cayce)在于一九三四年时便预测,在公元二千年左右:两极将移动,带动南北极的大变动。热带的火山将爆发,欧洲北部将在瞬间改观。地球将以美国公部为界分裂,日本的大部分将沉入海底。

而令人感到惊异的是,基督徒预言的公元二千年的时代,与猎户星座三星上升周期的结束(升至最高点)时期,不谋而合。而公元前一万一千年,上一个大毁灭的时代,则与猎户星座周期的开始(三星在最低点)的时期恰好一致。

更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五个行星的连合,应该对引力造成强大的影响。而这个现象,将在公元二千年的五月五日发生。当天,天王星、海王星、金星、水星、火星,从地球的角度看,正好在与太阳相反的方向,整齐的排列成一直线,形成一个恰似与宇宙拔河的阵势。。。。。。

虽然肉眼无法观察到,但是当这股引力,加上地球岁差运动引发的重心不稳、自转而产生的扭曲现象、南极大陆冰原急速扩大而产生的重压。。。。。。等等的影响,是否会造成地壳全面性的滑动?

在事情发生以前,我们可能无法得到任何确定的答案。但是,我认为,负责记录下古代埃及情事的高僧曼那多,他笔下的苛酷、充满破坏性的宇宙动力,是非常真实的:正如铁会被磁所吸引,随之而去,但也会被磁所排斥,而往相反的方向运动,世界在正常、合理的运转下,能够吸引苛酷的牵引力,吸引它,柔化它,但当苛酷的牵引力恢复了它本身的力量时,便会颠覆世界,将世界追入无力的穷途绝境中。。。。。。

简单地说,古人以各种的象征、预言等清楚而正确地告诉了我们,大灾难为什么、在什么时候,将再度袭击人类,带来地球规模的大毁灭。因此,我认为,在地球的大钟摆正常摆动了一万二千五百年之后,如果人类够聪明的话,就应该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古代的研究中,重新发觉没有记忆的黑暗恐怖时代(也就是有历史以前的时代)的迹象与讯息。

我们更应该加快在基沙高地上遗迹调查的脚步。不仅古代埃及学者应该要重新正视古埃及的研究,同时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新学派加入古埃及学的研究,解开遗迹中的多项谜团。例如以氯三十六检定石块露出空气年份的方法,渴望解决有关人面狮身像年代的问题。同样地,只要我们有心,说不定也可以研究出如何到达大金字塔中王后殿南方通气孔上二百英尺的小洞口的方法。另外,我们更应该认真调查,人面狮身像脚掌下基座中,那个显然为人工挖掘的大空洞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大空洞的存在,是在一九九三年利用地震波测定的方式才发现的。

最后,在远离基沙的南极洲,我认为也应该仔细地做一次冰床下地形调查。南极大陆是最可能保存有失落文明完整遗迹的地方,因此,这类的调查一定会带来丰硕的收获。如果我们能透过类似的调查,找到破坏旧文明的元凶,或者我们还能够及时在同样的大灾难来临以前,做一些补救的措施,扭转人类的命运。 

我知道在做这类建议之时,必定有不少人在暗处嘲笑我,并且非常无知地以为事情都会按照其创世之初起的方式,继续运作,不必多想。但是这些坚决否定有所谓世界末日的论者,不论我们提出什么理由、证据,他们都不会费神去倾听过去老祖先尝试传达给我们的声音。正如前面所述,我们的祖先尝试传达给我们一个重要的讯息,告诉我们大灾难过去曾不止一度袭击人类;每次灾难来袭,都像夜贼一般地突然、没有预告、毫不容情出击,为人类带来近乎绝灭性的损失。在可见的未来中,我们将再度遭遇这类的大灾难。如果没有十分完善的准备,人类将被迫回到原始时代的原点 —- 就好像一个完全没有得到先祖遗产的孤儿一半 —- 重头开始。

 

~ 待续。摘自 《Fingerprints of The Gods》 by Graham Hancock;汪仲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