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最后的日子

@ 一九九四年五月霍皮印第安保留区。

我驾车经过亚利桑那的平原,往一个小村庄春格波维(Shungopovi)前进,连日来的沙漠风对我迎面吹来。过去五年中的种种,一幕幕地在我脑海中闪过:旅行、调查、不断地试行与错误、幸运的发现,所有事情似乎都融会贯通为一体的霎那,以及所有事情似乎都支离破碎的霎那。

这一段来探访位于沙漠中央的霍皮族的路途非常遥远,比三百二十英里的高速公路里程还要遥远。不过,我心中并不奢望会有什么特别的收获。

然而,我仍然决定要走这一趟路,因为霍皮族至今仍相信语言的科学。霍皮族是属于美国西南部普埃布娄(Pueblo)印第安的一族,与墨西哥的阿兹特克族有一点拐弯关系。霍皮族在贫困与自然环境的双重折磨下,目前人口仅剩下一万余人。犹加敦半岛一带,古代马雅族的后裔都相信,二千年多一点年时,世界将面临末日。和这些马亚的后代一样,霍皮族人相信,人类已经走在自己最后的日子当中了。根据他们的神话:为处罚人类犯下的错误,第一个世界被一场从天到地的大火所毁灭。第二个世界因为地球的轴心倒反,肇始冰河覆盖大地而毁灭。第三个世界在全球性洪水中结束。现在的世界为第四世界。它的命运将取决于居民是否能够根据创世主的计划而行动。。。。。。

我来到亚利桑那,目的便是想知道霍皮族是否认为人类正按照创世主的计划而行动。。。。。。

 

世界之末

我们坐在铁皮的汽车屋中,只听见外面阵阵野风呼啸地吹过高地,摇动着屋子的外壁。我旁边坐着多时来与我一起到处旅行、冒险,为我分担风险、分享我的悲喜的桑莎。对面坐的是我们的友人艾德波尼斯特(Ed Ponist),一位从密西根州兰辛(Lansing, Michigan 来的外科护佐。因为他曾经在这印第安保留区中工作过,所以借由他的关系,我们今天才能够来到这里。我的右边坐着的是九十六岁的保罗西夫基(Paul Sifki),霍皮族蜘蛛支的长老。保罗西夫基的旁边则是他俊美的孙女美沙西夫基(Melza Sifki),年近中年,特别来为我们翻译。

我听说,我问,霍皮族人相信世界末日已近,是这样的吗?

个子瘦小、褐色皮肤上布满皱纹的保罗西夫基,穿着一件牛仔裤与棉衬衫。在整个对话过程中,他一眼也没望我,只向前凝视,好像想在远方的群众中搜寻到一张熟悉的脸似的。

美沙把我的问题翻译给她祖父听,过了一会儿,再转译她祖父的回答道:他说:是的。你为什么想知道?

我解释说,有很多理由。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我感觉到一种迫切感:我研究后发现,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过非常高度的文明,但是却被毁于空前的大灾难。我害怕我们现在的文明会被类似的灾难所毁灭。。。。。。

经过一长串霍皮话的交换后,我得到的翻译是:他说他小时候,也就是一九〇〇年代左右,有一颗星星爆炸 —- 一颗已经在天上很久的星星爆炸了。当时他去找他的祖父,问他那代表了什么意义。他的祖父回答他说: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毁灭时的样子 —- 被火吞噬。。。。。。如果人类不再改变他们的方法,守护世界的精灵会感到非常挫折,而将世界付之一炬,以惩罚人类,地球的命运就会像那颗星星一样。这就是他祖父说的 —- 地球会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爆炸。。。。。。

这么说来,他感觉世界将在火烬中毁灭。。。。。。他已经看了这个世界九十年,从过去的经验,他认为人类的行为改善了,还是变得更坏了?

他说没有改善,我们越来越糟了。

所以,他认为,末日将近了?

他说迹象早就出来了。。。。。。他说现在除了风以外什么都不动,我们只会拿着枪互相对着,显示了我们互相之间如何的疏离。我们已经没有价值 —- 一点价值观也没有了,人随心所欲的生活,既不顾道德,也没有法律。这些都是时候到了的迹象。。。。。。

美沙翻译到这里,不禁加上她自己的注脚:这个风真可恶。把所有东西都吹干,没有带来一点湿润。我们认为,这种天气就是我们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结束 —- 不知我们,还有你们的族人。

我发现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充满了眼泪。我有一片玉米田,她继续道:真是干得可以了。我仰望天空,尝试祈雨,可是不但没有雨,连一片云都不来。。。。。。每当变成这样时,我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一阵沉默。只听到风摇撼着铁皮屋的外皮。夜静静地来到了大地。

我沉重地说:请问你祖父,他认为现在霍皮和全人类,可以怎么做来自救?

他只知道,美沙听到答案以后转述:只要霍皮不放弃传统,我们或许还可以救自己,并帮助别人。我们必须保留我们过去所相信的。我们必须保存我们的记忆。这些是最重要的。。。。。。可是,我祖父还想要告诉你,他想要你了解,这个地球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精灵、存在体所创造的。他聪明,有创意,按照计划把世界创成这样。我祖父说没有一样事情是凑巧的,没有事情是靠偶然存在的 —- 不论好坏 —- 每样事情的形成都有它的理由。。。。。。

 

在臼轮旋转中

当我们地球中,许许多多来自不同文化的人口,都不约而同以强烈的直觉,抗拒世界末日将近的想法,我们当然有权利忽视在我们生活周边发生的各种迹象。而当我们远祖透过神话、神圣的建筑物的媒介,告诉我们过去这世界曾失落过一个伟大的文明(而现在的文明也岌岌可危),我们当然也有权利充耳不闻。。。。。。

圣经上对大洪水以前的景象是这么描述的:在大洪水到来以前,人们大吃大喝,夺人妻子,夺人丈夫。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诺亚进入方舟,而在洪水到来,所有东西都被席卷而去以前,他们什么也不怀疑。

同样的,有很多预言,都预测下一个地球的大毁灭会非常突然地发生:在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时候,闪电突然从东方落下,光亮一直展延到遥远的西方。。。。。。太阳变暗,月亮也失去它的光芒,星星纷纷坠落,天空的力量振动。。。。。。然后,田边的两个男人,一个被带走,一个则留了下来。两个在磨臼场的女人,一个被带走,一个留下。。。。。。

过去发生过的,未来还可以再发生。过去做过的事,以后还可以做。

或许,真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 Fingerprints of The Godsby Graham Hancock;汪仲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