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昱晴是前台北縣長尤清的無緣準媳婦

她和豪門第二代談了10多年的戀愛,從高中談到了35 歲,只有這麼一個男朋友,卻在眾人驚訝聲中分手了。
她遺憾的說,專心修了這麼多年的愛情學分,卻拿不到畢業證書,或許真的沒有緣分。 


未嫁先入豪門幫佣

聽她說出分手緣由,我震驚不已:原來,經濟自主、個性獨立、才華洋溢的她,曾經這麼委屈過自己,只為了討未來的婆婆歡喜。

男友是個徹底愛家又孝順的人,母親是家中主宰,她說一,他不敢說二。

男友在大 學畢業後到美國讀書,她本來也想用自己工作存下來的錢隨同前往,他媽媽卻不允許,理由是她在身邊,他會讀不好書, 

還希望她不要繼續拋頭露面在外頭工作,要她搬到家中測試,審核她是不是個好媳婦。

她為了愛,在男友家中接受了數年「未來媳婦」訓練,她要負責做家事、倒垃圾和當未來婆婆的專屬司機,無薪無酬。

熬了幾年,男友學成歸國,訂了婚後,她清晨得起來煮早餐,還不准與他家家人同桌,要等男人們吃完才能上桌。
男尊女卑,她都忍受,婆婆說話也總是東嘲西諷,只因男友告訴她「妳就聽媽的,我什麼都聽妳的。」

一位曾經幹過台北縣長的人,八年的時間就成了「豪門」,真是不可思議,當然他自己沒說啦!
但這是社會觀感不是嗎。

可是就在尤大縣長卸任前的嘴臉,也可以觀察到他是怎麼朝「豪門」之路邁進。

在「豪門」受到這種待遇,她根本不敢回家講。
只能偽裝自己過得很幸福。

請男友做事被辱罵


分手的最後導火線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
準婆婆要她幫忙買某個牌子的保養品,分贈給她的朋友們,她照做了, 那天她開車和未婚夫一起依約定時間將保養品送到婆婆和朋友聚會的場所因為實在是找不到停車位,她只好請未婚夫代為送進那一家家門。

離開後沒多久,她接到了10幾通簡訊,裡頭都是準婆婆的威嚇:「妳好大膽子,竟敢要叫我兒子當妳的佣人!」「不要再說妳跟我們家有什麼關係,妳沒資格進我家門!」


淚水決堤的她,在一剎那間忽然提起勇氣,打了電話給準婆婆:「不要再威脅我了,我不會再跟你兒子在一起。」

談了那麼久的戀愛,分開當然心痛。最心痛的,她說,是沒有好好孝敬自己父母,卻把青春歲月貢獻給一個不曾真正接納過她的所謂「豪門」。
 

女人常以委曲求全為美德,但若委曲不能求全,那問題就不在於妳,當感情忍到握緊的拳頭都發抖時,還是得放手。

這裡想到一件有趣的觀點,有些女人說,嫁給孝順的男人,一定錯不了!在這裡,很顯然錯大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