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两个孙女,爱米丽四岁,萨曼莎九岁,两人存了一些钱,很想买点什么,于是有一天,我带她们去购物。
 
爱米丽每看到一样东西就想买,每次都这样问:「奶奶,我的钱够买这个吗?」
 
「不够。」每次我都这样回答。
 
最后,爱米丽将脑袋歪到一边问:「奶奶,你的钱要不要我帮忙花掉一点?」
 
~ Marlene Williams
 
**************************************************
 
幼稚园老师问:「小珍,你能说出爸爸今年多大吗?」
 
小珍答道:「爸爸今年五岁。」
 
老师笑了,又再问小珍:「小珍,你再想一想,难道你爸爸跟你一样大?」
 
「是的,爸爸亲口对我说,我出生那一天,他才开始做爸爸的。」
 
~ 廖毅生,澳洲
 
*****************************************************
 
我们家上上下下都把老狗山姆当作家中一分子;他很久没去美容了,于是我提醒宠物店的女助理:「山姆已经聋了。如果你要吸引他的主意,让他有反应,必须看着他的眼睛,还得做手势。」
 
那位女助理说:「这有什么稀奇?不是所有男性都是这样子的吗?」听她这么说,我就放心把山姆交给他们了。
 
~ Gloria O’Donnell
 
*************************************************
 
一个男人在看一本叫《男人是一家之主》的书,看得豪气干云,冲进厨房,伸出一根手指在老婆面前摇晃着说:「从现在起,你必须听我命令,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今天晚上,你得准备美酒佳肴,并侍候我用餐;然后帮我洗澡、擦背、擦干身体、拿来浴袍,并帮我按摩手脚。按摩完毕后,你猜该是谁帮我穿衣服、梳头发?
 
他老婆回答说:「该是殡仪馆的人吧?」
 
~ Stuart Collinson
 
录自《读者文摘》二〇  〇 六年十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