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十一年(1872),首批三十名「幼童」奔赴美国留学,史称「幼童出洋」。

同治年间留学之风兴起,与容闳分不开。容闳(1828 ~ 1912),广东香山(今中山)人,道光二十一年(1841)入澳门马里逊教会学堂读书,家长想让他学成后做买办。后该校教员、美国人布朗回美国时,容闳随他去了美国,成为近代早期留学生之一。他在美国先读中学,后入耶鲁大学,攻读四年,于咸丰四年(1854)获该校文学学士学位后回国。同治九年(1870),曾国藩任直隶总督,容闳为其幕僚和译员。他多次向曾国藩建议派遣留学生出国学习。

1870 年,清政府批准了曾国藩等上奏派留学生的章程,决定派遣一百二十名十二、三岁的幼童去美国留学,学习期限为十五年,在上海成立留学出洋局管理此事。后以陈兰彬、容闳为正副委员,长驻美国,经管留学生事务。幼童留学生年龄一般在十二至十六岁,出国前在上海培训。因为当时风气未开,招生工作极难进行,幼童父母都不愿把孩子送到遥远的大洋彼岸去。如詹天佑,他的邻居在香港做事,向其父介绍留学招生一事,并劝他送詹天佑报名。但其父要儿子走科举正途,而不愿意出去留学。这位邻居再三说明去美国留学比科举进士有出息,并提出如果詹天佑去美国留学,就把女儿许配给他。他父亲才愿送子出国,当时詹天佑才十二岁。后来詹天佑学成回国,修筑京张铁路,建滦河大桥,称著于世。幼童先受预备班半年教育,学习简单的英语,了解美国情况。学校要求极严格,学习差的经常受体罚,幼童们都很努力,完成了预期学业。同治十一年(1872)夏,经过考试选拔,第一批幼童三十名,在上海乘轮船出洋。从同治十一年到光绪元年(1875),每年出国一批,每批三十人,共有四批一百二十人赴美国留学。幼童们到了美国,成为美国新闻中的轰动事件,美国总统还接见了他们。中国留学生给美国人留下「聪明能干、彬彬有礼」的印象,并说他们是「中国的荣誉」。容闳提出并把他们分别安排在美国平民家庭中生活。美国的教师、医生、绅士们纷纷把中国幼童领到自己家中,每个家庭都对幼童关怀备至,为他们提供较好的吃住条件,关心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他们成为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

但是,清政府派往美国监督留学的官员陈兰彬等,以留学生学运动、学跳舞,不穿长袍马褂而穿西装,不行跪拜礼而行握手礼,甚至于有的剪了辫子等,认为「他们纵能学成归国,非特无异于国家,并且有害于社会」,向清廷建议将留美学生撤回。总理衙门大臣奕昕虽是要求实行新政的人,但对留学生违背「祖训」却接受不了,便奏请于光绪七年(1881)五月,「将出洋学生一律调回」。留美学生自同治十一年(1872)首批出洋,至光绪七年撤回,最长者达九年。出国时的少年,归来是已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他们在美国虽未完成计划的学业,但都受到西方的教育。这些留学归国的青年,后来逐步成为中国政界、军界、学界、工商界等方面的知名人物和科技骨干,为中国近代建设做出了贡献。据不完全统计:从事行政和外交者 24 人,其中成为领事、代办者 12 人,外交次长、公使 2  人,成为总长者 1 人,内阁总理 1 人;加入海军者 20 人,其中成为海军将领者 14 人;从事教育者 5 人,其中成为大学校长者 2 人;从事实业者 30 人,其中成为工矿负责人者 9 人、工程师 6 人、铁路局长 3 人等。

 

~ 录自《正说清朝十二帝》by 阎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