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柏林复兴

认识米亚是透过我在伦敦的好友杰克,他知道我要去都柏林旅行,又知道我一向对爱尔兰的凯尔特(Celt)古文化及督伊特(Druid)古教派深感兴趣,就大力推荐我一定要去找米亚,因为她是现代女巫,懂得不少古爱尔兰魔法。
 
米亚的本业是长笛音乐家,副业却立志复兴古爱尔兰的异教文明。爱尔兰人和英国人仿佛代表人脑的左右两半,英国人擅长政治、经济,爱尔兰人音乐、文学、艺术天分高,想想看,如果没有王尔德、叶慈、萧伯纳、乔伊斯这些爱尔兰人,西方文坛将成什么模样?
 
爱尔兰的异教传统,信仰以大自然崇拜为主,他们认为树木、石头、溪流、雷电等等都充满精灵,因此督伊特教对于占卜、探水脉、欧甘文咒语、巨石崇拜、树灵崇拜都十分拿手。
 
我找到了米亚,刚好她在都柏林西南乡间的森林,正要举办一场倾听树木的声音的灵修活动,就邀我一起参加。
 
米亚要大家都穿白衣,减少磁场的波动,可以更专注地倾听。倾听树灵有点像芳香疗法,根据你选择的树灵,即可以探测出你的灵魂需要什么样的树灵电波,例如选择紫杉树的人代表有强烈的肉体的净化与再生的需要。选择冬青树,代表内心多刺,需要平静的抚慰。选择榛树,代表渴望灵性智慧的引导。选择橡树,代表需要热情。选择山毛榉,代表必须学习谦逊。选择松树,代表渴望坚强。
 
这些树灵的魔法,都是来自古老神话的启示,但我发现中国人认为松树代表坚毅,竟然和爱尔兰人的看法不谋而合。难道古老的灵智真有互通之处?
 
都柏林这几年大大地复兴,跟我第一次(1990 年代初期)去时的萧条景观大大不相同,如今都柏林经历的是新文艺复兴运动,对一个不曾有过文艺复兴与启蒙主义浪潮的国度而言,都柏林乃至爱尔兰面临的是神圣的灵性复兴狂潮。
 
许多远离都柏林的人都回乡定居了,有的从伦敦、有的从纽约(这两地本来就有最大的爱尔兰移民人口),还有从世界各地的人在 1990 年代中期兴起回归热,爱尔兰的本土艺术、音乐、饮食、魔法都越来越受欢迎,连许多追求时尚的英、美、欧陆人士也都以住在都柏林为 In(流行)。
 
我又再一次证明我的预感灵验,在我第一次拜访都柏林时,看那里百业萧条,我却感受到不同的能量,还告诉我先生说我们应该在都柏林买房子,因为我觉得都柏林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即将有新的气象展现。
 
都柏林的复兴,如北爱放弃了敌对和恐怖、武装的诉求,和平鸽降临都柏林,城市从此生机盎然。
 
台北呢?从 1990 年代初期开始往下坡路走的台北,何时才能有新气象呢?
 
 
~ By 韩良露,联合报联合副刊(台湾),9-1-2007

2 thoughts on “都柏林复兴

  1. Hsu

    或許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的優缺點,但我仍熱愛我居住的這塊土地. 因為這裡有朋友,家人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