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张念慈 / 新竹县报道

 「再辛苦,也要让孩子读书。」新竹县尖石乡原住民妇女江秋玲的儿子与媳妇,去年相继因卡债自杀,留下四个孙子给她养;加上三个外孙和染病的婆婆、先生,一人挑起十口家计,全赖种植水蜜桃,目不识丁的她,一心要孩子们完成学业。

 七个内外孙很争气也很贴心,寒假要在部落打工赚学费,帮阿婆减轻负担。他们总是贴心安慰说:「阿婆,我们都要念大学哦!」

 从新竹市区到泰岗部落要两个小时车程;来到江秋玲的家,寒流发威,就算穿着厚外套,还是冻得全身发抖,不过她仍起了个大早到水蜜桃园工作,「没办法,不工作,孩子就没钱吃饭念书。」一年辛苦收成,往往不到十万元。

 五十一岁的江秋玲难过地说,前几年女婿烧炭自杀,女儿外出工作,留下三个外孙女给她养;去年儿子、媳妇相继自杀,留下四个孙子女。去年水蜜桃收成不好,收入不到四万元,为让孙子忘记父母自杀阴影,她花一万元「巨资」带他们到六福村游玩,「我宁可饿肚子,也要让他们知道,阿婆很爱他们。」

 这份爱与关怀,七个孩子都很珍惜。除了念国三的紫璇寄住在桃园亲戚家外,其他六个孩子平日住校,只要一回家就帮忙做家事。小六的紫蓝是最大的孩子,常下厨做饭,「我们没钱买肉,不过慈济会送我们米,菜是我们自己种的,肚子饿就多喝一点水就好了。」她也会帮忙顾其他小小孩,是江秋玲最好的小帮手。

 五岁的云豹,是江秋玲最小的孙子,今年要上幼稚园,爱背着书包到处跑,「我要去上学,以后赚很多钱给阿婆。」去年刚丧母又丧父的他,有时会半夜哭醒:「爸爸妈妈呢?」

 小五的思涵,原本是个爱笑的女孩,父母双亡后,虽然成绩名列前茅,但脾气变得怪异,心事总往心里藏,封闭了与外界接触,让江秋玲不舍。

 江秋玲小时候因为住家离学校太远没上学,目不识丁的她,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常被人取笑。她说:「我知道一定要念书才有前途,所以再辛苦、再累,我都要让小朋友念书。」

 ~ 联合报(台湾),29-1-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