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例 我拒奥运圣火来台

更新日期:2007/04/27 06:18  联合新闻网(台湾)

 

 

 

 

政府决定拒绝北京奥运圣火来台,创下奥运史上国家奥委会(NOC)拒绝奥运圣火入境的首例。

国际奥运委员会与北京奥运组织委员会昨晚在北京公布二○○八奥运会圣火传递路线,圣火将从越南胡志明市传入台北市,再传进香港、澳门。

北京宣布后,我体委会及中华奥委会随即举行记者会表示,这条路线有损我国主权且有矮化之嫌。体委会主委杨忠和说,「如果北京奥组委的路线不做修改,台湾不欢迎圣火入台。」

杨忠和表示,香港属于中国特别行政区,政治上属中国统辖,圣火路线经台湾再传进香港再进中国境内,容易被中国形容台湾是「国内路线」中的一站,不合我方预期,且有被矮化之嫌,而且大陆媒体都以「中国台北」称呼我国,所以体委会不能接受。

至于明年会不会拒绝参加北京奥运,杨忠和不愿响应。

中华奥委会主席蔡辰威表示,圣火路线由胡志明市进台湾再进香港,就奥委会立场而言是符合NOCNOC的平等原则,他重申这是「认知」问题,也就是体育语言与政治语言解读上的无奈。他说,中华奥委会是民间团体,「对于政府的决定,只能配合。」

中华奥委会今年二月即与北京方面达成共识,圣火由第三国入台,再传往港澳;不过,政府到四月初才推翻这项共识,廿一日致函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组委,表示不能接受这条路线,昨天则在北京宣布后,由体委会代表政府拒绝圣火入境。

北京奥组委副主席蒋效愚说,台北、香港和澳门属于境外路线,规划在五大洲的廿二个城市当中,「但并非国际传递路线。」这是根据中国目前大家所接受的出入境管理的习惯说法,事前也经过与台北的协商。

 

德国贪污大不易 国会议员改当清洁妇

当过两届国会议员的社民党从政者居然沦落到当清洁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当然,「有办法」的政客都要窃笑她「没本事」,尤其是亚洲地区许多国家,「无官不贪」已经成为惯例,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当了七年的国会议员竟然没有捞到一点油水?

 虽然德国人也觉得有点讶异,但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合乎当地社会运作和逻辑惯例。这位利洛·弗里德里女士,失去国会议员职位时已经五十五岁,这种年纪找工作本来就不容易。

 按照德国法律规定,当国会议员七年可以领七个月的过渡期津贴,每个月七千欧元,之后,就要等年满六十五岁,才有资格拿每月一千六百欧元的退休金。

 一般来说,老婆工作赚的钱是补贴家用,主要收入还是靠一家之主,国会议员职位没了,就回家吃老公吧!但弗里德里女士的丈夫因残疾被迫提前退休,他原来是铺瓷砖的蓝领阶级,收入不丰,退休金只会更少不会多。

 敛财没机会 求职没人要

 要养一家八口(六个孩子),每个月还要付房贷,那点钱根本不敷使用,退出政坛的弗里德里女士马上面临现实的压力。

 德国法治健全,民主上轨道,即使身为国会议员,敛财机会可以说绝无仅有。为了养家活口,五十五岁的弗里德里开始努力谋职,半年内她寄出一百多封的求职应征信,却毫无斩获。公司人事单位拒绝她的理由是:太老、太活跃、太自信、太低就了、可塑性低。当然,当个政治人物,也许是很好的人格特质,但是一般工作则不然,当然最主要原因也是怕从政经验丰富的她不好驾驭。

 一家大百货公司高层经理甚至露骨地表示,愿意出钱和她一起度假、看电影,但不会雇用她。

 面对现实 卷起衣袖

 不少从政者下台后,运用在位期间的商业界关系,被聘为顾问,但她只有国中毕业(德国学制的十年级)学历,专业是裁缝师,企业界是现实的,没有一技之长,又无实际经验,很难获青睐。当然,弗里德里最大专长是人际关系,有些公司想利用这点,请她拉保险,但弗里德里拒绝了。

 「英雄不怕出身低」,想当年,弗里德里虽没受过高等教育,打着护卫弱势团体旗号,加上能说善道,肯上进,从社民党地方社团起家,一路往上爬,她担任国会议员期间曾经说过:「只要有意愿,一定找得到工作」,这句话如今应验在她身上,轮到她失业了。

 连连碰壁之后,弗里德里的母亲认识许多不愿住进疗养院的老人,他们通常家事自己做不来,因此建议她为这些老人服务。弗里德里听从母亲的话面对现实,五十七岁那年,曾经政坛风光一时的前国会议员放下身段,卷起袖管开始当清洁妇。

 只要有意愿 一定有工作

 清洁工难找,尤其是本地的更是炙手可热,由于大半德国人不愿意屈就这种低层工作,雇主通常只好找东欧或俄罗斯籍的工人替代,但这种事实际上德国人做得最好,大家也最喜欢找本国人,因为即使是打扫,她们也不忘发挥日耳曼精确彻底精神。

 所以,弗里德里根本不愁找不到雇主,甚至生意兴隆到一个人忙不过来,还要雇请两、三位帮手,她强调「只聘请五十岁以上的」,现在进一步扩大规模,成立「清洁仙子」公司。弗里德里果然言行一致,「只要有意愿,一定找得到工作」。

~ 2007.04.22 中时电子报(台湾)

我的梦幻 CPE

这是在 Fairfield 期间读到的新闻。

第一感受,真是有点丧气,我考了两回都铩羽而归;虽然说第二次的成绩进步,是值得开心的,但人家这么小小年纪就能拿到我的梦幻 CPE,非专业人士。。。

不过,痛定思痛后,其实还是受到了这则新闻的鼓舞;如果他们做得到,我没理由做不到(大概是辛苦一点,毕竟脑容量不大是个不容忽略的事实呵 ~),天道酬勤。

冲啊!!!大叫

**************************************** 

 

 

 

十三歲的台中縣光榮國中二年級智優班學生魏佩妤,已通過「劍橋英語 認證」中最高級的CPE認證,成為亞洲地區歷年年紀最小、也是亞洲地區第一位通過該項認證的國中生。英國劍橋認證中心執行長黃時遵頒發證書給魏佩妤時說, 「她已取得國際一流大學,包括劍橋大學在內的入場券!」

 黃時遵說,劍橋英語認證自一九九八年在台灣開辦以來,取得CPE認證不到廿人,除了魏佩妤和二名高中生,其餘都是具英語專業能力的成年人。魏佩妤說,她非常喜歡閱讀英文名著,例如狄更斯的小說《雙城記》及《哈利波特》等;她也愛看英語影集,如《急診室的春天》。

 「我每天都要閱讀英文書籍。」小三至小五都在英國就讀的魏佩妤說,在英國打好了英文基礎,但回到台灣後,開始更大量的閱讀英文名著,英文程度才突飛猛進。升上國二後,她就不必上英文課了,英文課的時間都用來閱讀或寫作。

 她父親魏錫賓說,佩妤有一個弟弟,母親是國中英文老師,二○○一年七月,佩妤即將升小三時,他到英國攻讀學位,全家一起到英國住了三年。 英國的小學比台灣提早一年入學,佩妤在英國從小四開始念起。去英國前,魏佩妤只會廿六個英文字母和很簡單的英文對話。她說,英國的小學,一年才考試一次, 英文課程很活潑,常用戲劇表演、活動或小組討論方式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