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过两届国会议员的社民党从政者居然沦落到当清洁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当然,「有办法」的政客都要窃笑她「没本事」,尤其是亚洲地区许多国家,「无官不贪」已经成为惯例,简直无法想象,一个当了七年的国会议员竟然没有捞到一点油水?

 虽然德国人也觉得有点讶异,但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合乎当地社会运作和逻辑惯例。这位利洛·弗里德里女士,失去国会议员职位时已经五十五岁,这种年纪找工作本来就不容易。

 按照德国法律规定,当国会议员七年可以领七个月的过渡期津贴,每个月七千欧元,之后,就要等年满六十五岁,才有资格拿每月一千六百欧元的退休金。

 一般来说,老婆工作赚的钱是补贴家用,主要收入还是靠一家之主,国会议员职位没了,就回家吃老公吧!但弗里德里女士的丈夫因残疾被迫提前退休,他原来是铺瓷砖的蓝领阶级,收入不丰,退休金只会更少不会多。

 敛财没机会 求职没人要

 要养一家八口(六个孩子),每个月还要付房贷,那点钱根本不敷使用,退出政坛的弗里德里女士马上面临现实的压力。

 德国法治健全,民主上轨道,即使身为国会议员,敛财机会可以说绝无仅有。为了养家活口,五十五岁的弗里德里开始努力谋职,半年内她寄出一百多封的求职应征信,却毫无斩获。公司人事单位拒绝她的理由是:太老、太活跃、太自信、太低就了、可塑性低。当然,当个政治人物,也许是很好的人格特质,但是一般工作则不然,当然最主要原因也是怕从政经验丰富的她不好驾驭。

 一家大百货公司高层经理甚至露骨地表示,愿意出钱和她一起度假、看电影,但不会雇用她。

 面对现实 卷起衣袖

 不少从政者下台后,运用在位期间的商业界关系,被聘为顾问,但她只有国中毕业(德国学制的十年级)学历,专业是裁缝师,企业界是现实的,没有一技之长,又无实际经验,很难获青睐。当然,弗里德里最大专长是人际关系,有些公司想利用这点,请她拉保险,但弗里德里拒绝了。

 「英雄不怕出身低」,想当年,弗里德里虽没受过高等教育,打着护卫弱势团体旗号,加上能说善道,肯上进,从社民党地方社团起家,一路往上爬,她担任国会议员期间曾经说过:「只要有意愿,一定找得到工作」,这句话如今应验在她身上,轮到她失业了。

 连连碰壁之后,弗里德里的母亲认识许多不愿住进疗养院的老人,他们通常家事自己做不来,因此建议她为这些老人服务。弗里德里听从母亲的话面对现实,五十七岁那年,曾经政坛风光一时的前国会议员放下身段,卷起袖管开始当清洁妇。

 只要有意愿 一定有工作

 清洁工难找,尤其是本地的更是炙手可热,由于大半德国人不愿意屈就这种低层工作,雇主通常只好找东欧或俄罗斯籍的工人替代,但这种事实际上德国人做得最好,大家也最喜欢找本国人,因为即使是打扫,她们也不忘发挥日耳曼精确彻底精神。

 所以,弗里德里根本不愁找不到雇主,甚至生意兴隆到一个人忙不过来,还要雇请两、三位帮手,她强调「只聘请五十岁以上的」,现在进一步扩大规模,成立「清洁仙子」公司。弗里德里果然言行一致,「只要有意愿,一定找得到工作」。

~ 2007.04.22 中时电子报(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