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苦行
绿营有脸插嘴?

黄益盟 / 公(屏东县盐埔)

马英九的「青春铁马行」日来遭受众多的批评,国民党讥其无法接近基层,民进党讽其为贵族之旅,亲绿的政论节目更是深仇痛诋,拿马英九的脚踏车一台三万多大做文章,更有地下电台发起「不欢迎运动」,号召群众围堵,一时之间,仿佛是要证明「铁马行」分文不值,毫无选战的效益。

然而,对照台北政坛,成天都是「扁谢」之间权力的盱衡与布局,更兼顾着对「苏」的安抚,接任者更大言不惭的把打赢选战,作为施政的主要目标,一片的权势薰心下,马英九的「青春铁马行」倒像林义雄的苦行。国民党可以批评这样的铁马之行是否具有吸票效应?能否深根基层贴近群众?能不能吸引镁光灯的焦点?能不能提出完整的论述?皆是国民党内部可检讨省思的。

但铁马之行干民进党何事?若马英九这样的行程不能达到选战的效果,或是不会打选战,民进党应是坐收渔翁之利,坐以待毙既足以打马,何须徒费唇舌批评马英九是贵族之旅?而以马英九这样的贵族,竟顶着毒热的太阳,从垦丁(猫咪注:台湾最南端)沿台一线一路骑脚踏车北上,民进党的平民立委诸公,你们难道是走路南下服务选民?否则脚踏车怎会变成贵族?

屏东县(猫咪注:垦丁所在县)曹县长上任以来,大量铺设自行车道,深获民众支持,难道他这样的施政是为贵族而起?更荒谬者,政论节目竟以一台三万的脚踏车大肆批判!而忘了第一家庭 Tiffany 的钻表价值为何?多少的立委、官员的代步工具不都是双
B
以上,相较之下,脚踏车难道会比较奢华?

总之,马英九的「青春铁马行」,本是马英九与国民党总统选战的事务,成效如何?自有人民的评价,民进党若真认为这样的选战打法没有效益,倒应该多建议马英九在骄阳烈日下踽踽独行,贵族之旅、外省人之说,虽激化了深绿选民对民进党的忠贞不二,却也让马英九博得不少的同情,同样的激化了深蓝选民凝聚力!「为他人做嫁衣裳」何必呢!

~ 联合报民意论坛(台湾),2007.05.17

跛脚总统装义肢

林政忠

阿扁总统为证明自己没有跛脚,其伎俩就是大装「政治义肢」。除了强势介入内阁人事改组,亲自「看管」行政院外,就是对新阁揆张俊雄绑上五大「政治紧箍咒」。扁跳上第一线下政治指导棋,就是不容许新阁偏离「阿扁航道」,并向谢长庭宣誓:阿扁才是「老大」。

一个害怕跛脚的人,注定会罹患瘫痪妄想症,每天和自己的影子打架。但一个「跛脚总统」不论装多少义肢,都无法摆脱跛脚的阴影。

尽管总统夸张俊雄是「最懂两岸事务的行政院长」,但阿扁却是「最会破坏两岸关系的总统」;反复不定的总统,才是内阁最大的拖累。

前不久,府院还同声谴责北京奥运圣火「矮化」台湾主权;这几天,总统又指示张俊雄要设法恭迎圣火,还要早日完成「大陆观光客来台」及「货运包机直航」的协商。张俊雄要听那一个阿扁的指示?

陈总统又作出坚持台湾意识、环保与发展兼顾、除弊兴利并重、落实「三中」政策、谦卑执政团结台湾等五大提示,换句话说,张俊雄一上任,就要面对五大「魔咒」盖顶,从主权、两岸、财政、内政、环保等大小议题,全都铺天盖地而来。阿扁自己做不到的,全都打包让张俊雄「概括承受」;这是他觉得张俊雄更英明,或者已到了跳票也无妨的地步?

阿扁总统因深怕跛脚,所以出手统揽府院大权,以防谢系对他叛变或背弃。只剩下一年任期的陈总统,其实已挡不住「后扁时期」的来临,不论他再怎么挣扎,都不能逆转「扁下谢上」的潮流。

当扁谢角力拉扯愈大力,面对「两个老板」的张内阁,势必愈发左支右绌,愈发难以施展。陈陈相因的结果,阿扁就算装了再多政治义肢来自我支撑,都将因施政摇摆反复,而颠扑于地。而执政党政治算计所耗费的国家成本,最后仍将转嫁到百姓身上,只能说,「阿扁跛脚,全民衰小」。(猫咪注:sui-siao,很俚俗的说法 = 衰、倒霉)

~ 联合报民意论坛(台湾),2007.05.17

中正堂或中正庙。。。交历史定位

周汉强 / 博士生(台中县清水)

昨天,和朋友一起趁着梅雨锋面的空档,跑到久违了的「大中至正」牌楼下,拍照留念。因为从今天起,他可能就不再叫做「中正纪念堂」了!

其实,我们这一群六年级(猫咪注:一九七〇年代)的世代,既没经历过北伐抗战剿匪,也没遭逢到二二八事件,甚至连退出联合国跟 蒋公逝世的时候,我们都还不过是牙牙学语的小娃儿罢了。要说 蒋公有多伟大,那都是课本教我们的;要说蒋介石是如何地独裁、残害民主,则是今天的政治人物告诉我们的。所以对于中正纪念堂是不是要改名字,对我们来说,充其量又是一个浪费钱的作为罢了。

我相信他对于我们中华民国的历史必然有过努力、有过贡献,我也相信他曾经压抑过台湾民主的发展,实行所谓的独裁政治。但是在威权体制已经成为历史的今天,政党也已经轮替了快十年,为什么还不见教科书有更客观、完整的描述与评价呢?

中正纪念堂对台湾来说,是个历史足迹,不容抹灭。如果这段往事,可以完整地叙述给下一代了解,他们会有更深地体认。

~ 联合报民意论坛(台湾),2007.05.19

阁揆新任务
拼的是胜选?

林柏伟 / 制造业(花莲市)

报载苏贞昌请辞行政院长后,对外公开的理由及说法之一是,未来一年让总统有更大的空间和弹性调整组织架构,以求二〇〇八年的胜选。而即将回锅的张俊雄日前也说,他上任最大的任务,就是希望立委和总统选举民进党能赢得胜利。

什么时候,堂堂中华民国行政院长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所属政党打赢选战」?在宪法体制下的行政院长,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是公务员,最重要的工作是为人民服务谋福祉。

当然,利用行政资源在选举中便宜行事的例子比比皆是。但是至少在以往,大家还是有所顾忌,就算不小心被抓到了一定也是打死不认,我们还可以自我安慰地当作是这些人还有着最基本的羞耻心。

然而现在的执政党,做任何不正当的事不但不再遮遮掩掩,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反正都已经大剌剌地挑明了,所有的安排都是针对选举而做,不如干脆设立一个「选举院」好了。其宗旨就是不及一切手段,指挥运用政府所属资源,让执政党胜选为唯一目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看目前的情势,应该也不用再设这样一个新单位了。现在的行政院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 联合报民意论坛(台湾),2007.05.19

「踢馆」能把台湾送进国际组织?

我国在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一役大挫而归,支持数创下历年最低,反对票创下新高。值得注意的,不仅是台湾与国际社会渐行渐远,民众对这种执政者故意操弄而成的外交挫败,似乎也逐渐无动于衷了。

事实上,与其说台湾被孤立的挫折是来自国际社会的冷漠,不如说有更大部分是来自执政者无尽的剥削和玩弄。这才是民间情绪由悲愤转为麻痹的更主要原因。

经过七年的反反复复,许多民众其实已认清:陈水扁并非真心想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他只是要玩这个「入会的游戏」;他也不是真心想提升台湾的地位,他只是玩弄台湾来帮自己和民进党增加政治赌注。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已形同是阿扁的肉票;而一个绑匪又岂会在乎人质的安危?

回顾过去十年,台湾参与世卫组织虽屡战屡败,但 SARS 发生后,美、日、欧盟均公开表态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大会(WHO)为观察员,这不啻是一线转机,也表示国际社会并非漠然无视于台湾人民的权益。但是,贪功躁进的扁政府却无意耐心经营此一途径,更或许是亟需以外交冲撞来转移内政无能的焦点,陈水扁上月突然拉高攻势,改以「台湾」为名强攻 WTO 入会案。这种突兀的「踢馆」行为,无异是草螟弄鸡公,惹恼了原本支持我国的美日欧代表。最后的大挫败,完全在意料之中。

卫生署长侯胜茂说,我入会案虽遭否决,但大会就此讨论三小时,光这点就「非常值得」,因为「台湾」二字不容他们忽视。这完全是一种阿 Q 心态:就算叩关只是志在「被讨论」,台湾问题已经被讨论过十年,还少这三小时吗?而如果算算十年来的得失,今年反对台湾入会的国家较十年前增加廿个,支持我国的数目则较三年前整整减少八个。一增一减之间,这算什么收获?

陈水扁对国家尊严毫不珍惜,而以玩弄台湾为乐;他对这次挫败不仅毫无反省,并得意地预告:九月的联合国入会案还要如法炮制一次。他的讯息非常清楚:入会不成无所谓,台湾的伤痕、人民的愤慨,才是他可以利用和炒作的副产品。

这也是这几年我们外交作战的最大迷惘:前线的外交硝烟,是为了配合后方的气氛塑造;国际上的短线操作,是为了提高政党的内部收益。事实上,台湾的国际处境,几十年来都是在逆势中图存,靠着人民和政府全方位的努力,来换取国际社会的认同,这点基本上并没有改变。所不同的是,民进党蓄意将此一逆境演绎为其造势资产,外交阵线的缠斗往往全是为了向国内宣传「放送」,而变质为肤浅的表演及短线的操作,也变得更缺乏耐心及深度的经营;与此同时,台湾的国际地位非但未见任何提升,反而是脖子上的活套愈扯愈紧。

以今年为例,要强以「台湾」名义申请入会,美国等主要国家事前均表示不可能支持,但陈水扁仍执意逆势而为;这种作风,何异对 WHO「踢馆」?台湾若是一个政经实力强大的国家,这招也许可发挥一些作用;但若只是暴虎冯河,结果一再留下「恶童」、「麻烦制造者」的顽劣印象,未来要如何继续争取支持?

两年前,陈水扁曾扬言台湾「两年内」就会加入 WHO,结果反逼得中共与 WHO 秘书处签下一纸钳制我国入会的秘密备忘录,这不是「草螟弄鸡公」的下场?陈水扁为了掩饰自己的跳票,今年才会演出这场「越级挑战」的戏码。试想,连大会「观察员」资格战都尚无寸进,台湾突然要改名挑战入会赛,陈水扁是吃了大力丸,还是摇头丸?

说是「呷紧弄破碗」,其实是「存心砸破碗」。因为对陈水扁而言,这个碗不砸破,悲情牌就打不成了。九月,他还有一个更大的碗要砸破!

~ 联合报社论(台湾),2007.05.19

奥运开云门

据说,北京奥运有意邀请云门舞集在开幕式演出,这是一场令人期待的盛事。倘若云门不上场,届时北京奥运当局也极可能随便安排一队台湾民俗歌舞来串场,不过那种味道就未免落入政治八股,而难登奥运大雅之堂了。

云门是一个「传统 / 现代 / 中国 / 台湾 / 世界 / 乡土」的综合体,其实最能反映台湾的历史经纬与时空特征,甚至可以说,云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性格,正是奥林匹克世界大同的性格。北京奥运当局若看上云门固是别具慧眼,云门亦是当之无愧。

云门的性格是超政治的,云门的成就亦是超政治的。但事涉两岸关系,却不可能不沾上政治。寄望两岸当局,倘若「奥运开云门」的美事真正进入安排,请务必努力维持超政治的主调。超政治,始能显现政治的不凡境界。

奥运开云门,北京奥运当局应珍惜云门的超政治性成就,而不宜将云门做政治性的运用。正如奥运圣火来台,原本即可作「城市对城市」的阐释,民进党政府何必故意玩弄「国进国出」的政治手段?奥运若开云门,台湾却对奥运圣火关门,那就真不知从何说起了!

明年八月八日,希望在北京奥运开幕式上见到云门向世界亮丽开敞,而不是看到政治八股的台湾民俗歌舞。若然,则两岸朝野必能从超政治中领略出政治升华的不凡境界。

~ 联合报黑白集(台湾),2007.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