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牙挺过金融风暴后,新加坡开始培植三大重点产业,作为挥军东亚的基础

问:从 1997 年到 2003 年的经济震荡,是 1965 年建国以来没有过的,诊断时期学到什么?

答:好几个。第一,我们是一个很小、很开放的经济体,如果区域震荡的话,新加坡肯定受到影响,没有办法把区域问题拒绝在门外。

第二,尽管新加坡只是个东南亚小国,但如果政策搞得好,还是可以脱颖而出。所以 1997 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东南亚各国的货币汇率都贬,只有新加坡元非常稳定。当然股市没有办法,但只要汇率稳定,国际金融业就会对新加坡维持一定信心。

第三,人民的反应也很重要。1997 年后,金融风暴一度愈演愈烈,于是我们决定紧缩公积金的缴交率,让企业界的雇主为员工提拨公积金的缴交率从 40 % 降到 30 %,但这样做,必须得到工人的认可。

问:缩减的部分是雇主提拨的?

答:是的,自己提拨的部分不受影响。

问:等于工作者的福利减少?

答:对,因此必须得到工会同意。后来工会支持我们,1998 年降到 30 %。但到今年已恢复到 33 %。现在经济开始恢复,未来可能再加一点。

问:现在增加提拨率,企业主负担增加,企业主不会支持吧?

答:所以我们要很小心,不要恢复太快。

问:当初工人也不支持吧?

答:但我们解释给他们听,加上他们每天在电视上看到当时印尼、泰国、韩国的情况。他们知道这是整个区域的经济问题,这不是政府的错,也不是政府制造的把戏,是很严重的事。

「最好的福利就是保留你的工作」,我们就是这么说,不然裁员规模很大,更痛苦。新加坡的劳工、资方和政府都很和谐,这在全世界都很难看到。

抢智财钱 锁定水、生技、IDM

问:可以谈谈去年你推动的新加坡国家研发委员会的政策吗?

答:我们预计五年内花 50 亿元新加坡元(约新台币 1067 亿)做研发(R & D),希望建立自己的知识产权。不过要做世界顶尖的研发,不只要靠新加坡人,还得靠全世界的研发人才。

如果你到世界一流的研发机构,如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史丹佛大学等,你会发现那里聚集了世界一流研发人才。我们也正在吸引全世界的科学家、人才来新加坡工作。

问:以前没有这样做过吗?

答:以前有,但规模较小。新目标是要让 R & D 支出达到国内生产毛额(GDP)的 3 %,现在只有 2 %

但我们必须有针对性,比较有潜能的项目才投资。现在决定主要在三个领域,生物医药科技、数位媒体、水资源处理科技。

问:为什么是这三个?

答:生物医药科技我们已经做了一段时期,尤其生物医药科技和智慧产权的密切联系,对我们非常重要。而且我们发现生物医药科技和电子业有一样的庞大潜能;如果要长期保留制造业,不能没有生物医药科技。

互动媒体(Interactive & Digital Media,简称 IDM)则是一个新的经济项目。其实我们要做,条件不容易,不只投资规模很大,创新艺术人才也很难找,我们必须引进这些人才。

第三,新生水科技。主要是我们本身有需求,亚洲其他国家也有需求,像中东、中国大陆,甚至澳洲;我们有些公司做了投资,相当成功。

问:观察新加坡发展,好像总是密切跟随世界大趋势,是新加坡很努力地争取机会?

答: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我们是东南亚小国,得跟世界上所有大国搞好关系,把握我们的优势,才能跟他们打交道。

就像一首歌说的,「Anything you can do, I can do better.」,你做得到的,我做得一定比你好。

因为我们能做得到的,西方国家都做得到,只是速度、便利的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走得更快,找新的经济领域,创造其他国家还没有创造的经济条件。

例如知识产权。大国要管制不让别人偷偷制造药品,并不容易。但新加坡小,可以好好控制知识产权。像摩托罗拉(Motorola)就还在新加坡制造手机,虽然成本较高,但他们觉得这里比较不会走漏知识产权;制药业也是如此,所以新加坡的制药业这几年增长很快。

~ 远见杂志(台湾),2007 2 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