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会更替,政治是严肃的,要诚实负责任,也需要更多深思熟虑

 
问:愈来愈多人说,新加坡变好玩了。最近还有一个「国家品牌指标」(
Country Brand Index)跨国调查,说新加坡夜生活是世界第二名(仅次于意大利),总理如何看这个调查结果?

答:我们以前没有那么单调吧,这是形象改变。我们的管理渐渐开放,同时现在有很多艺文小团体,,从事文艺活动,有些演戏,电影、跳舞、唱歌的表演艺术人才,说我们的「夜生活」丰富,其实是错误的名词,应该说我们的文艺生活是很充实的。

问:这是政府刻意营造的吗?

答:我们允许他们发生、鼓励他们发生。我们只能制造条件,让艺术家有些便利,例如表演场所、得到津贴,政府会提供辅助。但是艺术家必须有兴趣、才华,必须能组织起来,把优秀作品创作出来,如果条件太容易,对文艺界来说,不够挑战。

问:你曾在 2006 年国庆演说上说,提到台湾的电视节目「全民乱讲」,你说,为什么台湾人不能全民好好讲?你当初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答:我不能批评别人的国家,我只是说政治是必须有条理的,为人民争取福利的,必须是干净、诚实、不贪污、负责任的。

有些人说新加坡的政治很单调,如果你到我们的国会,没有戏看,只有听演讲,但是听他们所谈的事,所讨论的问题,这些议员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这样的国会,这样的政府、政治系统,我想对新加坡是好的。

如果我们要有长期的稳定,政府要考虑的不能只是下一次的选举,而是长期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政治环境,可以讨论新加坡的基本利益是什么?国家发展的基本方向是什么?这些前提,必须有清除认识,一旦这个大方向决定了,洗劫可以讨论。

我们的领导人物,必须是人民可以尊敬、支持的。如果人民不支持领导,或鄙视领导,是不像样的,这对国家不好。

问:你这样说,许多台湾人都会很有感触。

答:先进国家的调查,像西方国家对政治人物的社会声望调查,结果政治人物的排名,还排在二手汽车推销员之后。

不是说政治家必须高高在上,而是说领导人至少有责任,注意自己是社会的公众人物和意见领袖,要时时留意自己的行为举止。人民对你有所期望,你也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

问:2004 年你就任总理前曾访问台湾,最后可否分享你对台湾的建言?

答:你们有很多人才,经济、技术也很先进。在台湾所谓的中小企业,对新加坡而言都算是大企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政治问题、还有两岸关系,如果处理好的话,台湾其实有很多优势。

 
远见杂志(台湾),2007 2 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