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幸妤发飙大骂公公赵玉柱:「我想到赵玉柱,我就恨死他了!自己做事不敢自己承担,那种人去自杀算了!」

叫公公去自杀,这样的媳妇世间有几人?倘若赵建铭确实是毁在赵玉柱手里,陈幸妤的暴怒自可理解。问题是:倘若实情却是由于赵建铭的贪婪,将父、母、弟弟、 弟媳皆卷入丑闻,而赵建铭之所以涉案又因驸马的身分所致;则陈幸妤不但不可如此诅咒赵玉柱,反而应与夫婿赵建铭一同跪倒翁婆膝下,请求二老饶恕他们这对不 肖的儿媳!

陈幸妤责怪公公「自己做事不敢承担」。但是,案情揭露的事实却是:一、事情是由赵建铭发动的,赵玉柱其实是「从犯」;二、在审判期间,赵玉柱拚命一身扛起 罪责,为赵建铭脱罪,而赵建铭亦将罪责推到父亲身上。问题在于法官不采信,因为赵建铭的发动者角色事证明确。令国人骇异莫名的是:陈幸妤居然认为赵建铭是 赵玉柱所害,竟迄今仍不知其实赵玉柱是赵建铭所害!

其实,在本案中,赵玉柱非但护犊情深,而且也扮演了陈水扁的防火墙。倘若不是赵玉柱因扛下「侵占」了几笔「政治献金」而被加判了三年半,大火即会烧到陈水扁或赵建铭身上!陈幸妤对如此舍己救人的公公竟不知怜惜感恩,未免太不懂事。

在陈幸妤眼中,是赵玉柱害了赵建铭;但在一般国人眼中,却是陈家的贪风污染了赵建铭、毁了整个赵家。陈幸妤这场公主脾气,未免发作得是非不分、因果颠倒!

赵玉柱千万别自杀,大人不记小女过,否则陈幸妤更是罪孽深重了!

2007/06/28 联合报】@ http://udn.com/

*************************************************

检院认定  驸马犯行更直接


记者萧白雪
/
台北报道】台开案二审把丈夫赵建铭判了七年,总统女儿陈幸妤认为都是公公赵玉柱一手造成的。但从检方到一、二审判决都认定,是赵建铭得知台开内部重大讯息并亲自敲定买入张数,在整个内线交易案的犯行比赵玉柱更直接。

法界人士认为,虽然赵玉柱未与苏德建、游世一有犯意联络,但仍被视为共犯;依法院的判决,看似赵玉柱受儿子影响才卷入此一风波。

在法院审理时,赵建铭否认从三井宴中得知台开内部重要讯息,更不曾以他自己名义购买台开公司股票;他的答辩状强调,从不曾基于内线交易的主观犯意,建议父亲赵玉柱购买台开股票。

赵玉柱在法院也强调,是相信蔡清文股票操作专业,才购入台开股票,他根本不知道赵建铭参加三井宴或从儿子身上得到内线消息。法界人士认为他企图将买台开股票一事与赵建铭切割,其实已相当保护儿子。

但法院认定,当初是台开前董事长苏德建主动联系蔡清文,要他转知赵建铭共同买进台开,并在第一次三井宴中告知将把信托部切割给日盛银行、处理不良债权等利多消息。赵建铭得知内线消息后,即与父亲联系告知相关讯息,并要蔡清文与赵父联系买股事宜。

蔡清文在确定赵家父子有意承购台开后,才请苏德建安排第二次三井宴,并与赵建铭敲定买卖张数,确认由简水绵名义买进五千张。

即使赵玉柱极力为赵建铭撇清,居中协调的蔡清文向法院证称,在三井宴之前,并没有跟赵玉柱谈过买台开股的事;跟赵玉柱联系买股,也是赵建铭交待他处理。

蔡清文在法院证词也指出,买进台开股票后,赵建铭还曾向他抱怨过「股票怎么没有涨」。

另外,赵家买进台开股票的资金,都是由赵玉柱负责调度。但根据当初调查局清查的资料显示,赵家所使用的账户内存款,包括赵建铭代言脐带血等费用,本来就经常在支付赵建铭的开销,就出资者而言,赵建铭也难逃关系。

高院认定,蔡清文、游世一、赵建铭、赵玉柱等人买入台开股票,「并非偶然」。

2007/06/28 联合报】@ http://ud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