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博客没多久,写了篇《Unless You Believe, You Will Not Understand》(http://maomee.bloghome.cn/posts/7390.html),纪念结婚四周年;现在,竟然已经到了 “痒” 的前夕了 ~

想想,我们算是很幸运的,决定婚事的时候,几乎有着完全的自主性;除了婆家人曾经企图刻意和稀泥有小小美中不足。但是呢,人要知足、要感恩。

记得是婚前一年的年底,我先到新加坡应考(剑桥的 FCE 和 CAE),然后带着熊猫回来提亲。家人对熊猫的印象都很好,包括我那只对陌生人一向恰北北(很凶)的宝贝狗多多。很有意思,因为两地用词的差异,让爹娘很不解地、趁熊猫走开的时候小声问我:他打什么工啊?为什么这把年纪了还在打工啊?收入不是很不稳定吗?

呵呵 ~ 在新加坡,“帮人打工” 指的就是帮老板工作;台湾呢,那种兼职的、part-time 的,,才叫打工,好比学生趁着放暑假打工攒学费。Anyway,爹娘考量再三,只提出了聘金廿十万(台币)的要求,而我们的嫁妆是几乎等值的红包和金饰。

有个朋友很惊讶地对我说:Har?聘金?什么年代了?我就从没想过如果我结婚,还要聘金。。。言下之意是很不赞同的。

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台湾有把聘金称为 “买母钱” 的,意义是感谢父母的养育和栽培。况且,我们的嫁妆也没让人吃亏。

这点后来被婆家人攻击。婆婆酸溜溜地,趁着只有我在家的时候对我说:“哼!阿光有什么钱?他根本没有钱!当初他姐姐要嫁的时候,夫家也是说要拿点钱给我们,阿光他爸爸不要,说我们又不是卖女儿。。。”

原本我只是面带微笑听着,但这句话令我火冒三丈,问题是长辈面前不可以顶撞,所以我语气平和地说:这不是卖女儿,这是一种尊重父母的习俗,我们也带了等值的嫁妆,阿光没有吃亏。

她竟然好似被吓到了,忙不迭说:哎呀!你可不要跟阿光说啊!卖女儿是他爸爸说的,不是我!你要是说了,我会被他骂死的!

日后才知道,扮苦情是她一贯的伎俩。

说到这个廿十万,雕的可爱妈妈那时还抱不平:哎呀!这个 Ja 怎么那么傻?!要是你哦(对着雕说),没有一百万我是不会同意的,还要全村庄都吃饱饱的喜饼才行!大笑

大约两、三年前,我在海峡时报读到,娶个越南新娘折合台币大约廿八万左右。我对着熊猫猛咂嘴:啧啧,看看!我是不是价廉物美?!

结婚前三个月必须先向婚姻注册所申请,当时我从台湾带了本农民历,熊猫的中文识字率有限,就由我来翻日子。嗯,宜嫁娶,也没冲到彼此及观礼的家人,就这天吧。

决定日子并且登记后,回台湾开始整理行囊;娘家人是很早就已经兴冲冲地把假空出来,嫁女儿的大事,怎么也得去一趟。飞新加坡之前,我和雕带着爹娘游了一趟北京,为了一尝夙愿,也为了买结婚的旗袍。

想不到,等我六月中先飞去了新加坡,婆家人全都推说 “不知道这回事儿,不知道阿光要结婚了。” 然后,我被电话轰炸,骂个臭头,都是熊猫不在家的时候。熊猫气归气,我劝他再一个一个通知好了,结婚始终是开心的事儿嘛。结果,每个人都说:哎呀,是星期四啊,不知道那天有没有空呢,很忙。

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那么我亲爱的娘家人可是年初就开始安排假期的,算什么?Stupid or what?!自己的儿子、兄弟要结婚了,还这种态度!熊猫一度气得逼问婆婆:你说!去不去?不去就算了!当我是孤儿好了!

结婚前夕,我们俩就被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给烦得不成人型。

娘家人来了,因为行李很多(帮我带书),选择了机场的 Benz 休旅型计程车;下车前,我福至心灵跟司机要了名片。果然还派上了用场。。。熊猫原本打算结婚当天搭计程车到公证处,爹私下跟我嘟嘴:计程车?我的宝贝女儿养到那么大,好容易出嫁了,只值计程车吗?

是啊,感觉似乎真的有点寒碜,毕竟大哥和二哥在台湾结婚的时候,都是一整排的百万名车迎亲。这时候,我想起了那张名片 ~ 还满划算的,一个小时 35 星币,我们只租用了两个小时,感觉体面多了。我还记得负责摄影的二哥一直哇哇叫:喂喂喂!你这个新娘!怎么不等新郎牵你!都是一个人往前冲!人家新娘都是羞答答的呀 吐舌

公证完毕,回饭店等我换了一套衣服,然后一起去餐厅喝我们的迷你喜酒。喝完喜酒,我们又回到饭店稍事休息,准备带娘家人去夜间动物园。熊猫趁我洗澡的时候也钻进来,然后很兴奋地宣布:Now we can f*** legally!Finally!。。。这可是我们婚后第一记响炮
尴尬吐舌

往事历历在目。在 Hess 的时候,曾经和同事做过一个画画的心理测验,其中有一栏只有一个小黑点,我把它加工成那种燃烧中的炸药引线,下的注解是:Mission Impossible。。。因为当时脑里想的就是那首著名的主题曲。答案揭晓,这代表的是婚姻。负责解析的同事有点口吃了,大概觉得好笑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我自己咯咯笑完之后安慰她,这或许是说,我的婚姻虽然一开始是 Mission Impossible,但是只要坚持到底,任务总有圆满完成的时刻。现在回想起来,对照这几年的风风雨雨,自己的这番瞎掰,似乎还颇为准确,呵呵 ~

其实后来也没什么庆祝了,因为有心的话,天天都是情人节。今年,很惊讶,竟然收到了熊猫的卡片,他竟然没忘记 眨眼 我逐句翻译给娘听,娘说真难得,这把年纪还那么浪漫;我自己读了也是甜滋滋,这几天一想到就忍不住傻笑。就在此留个记录吧 微笑

Hi Bun Bun dear dear,

希望这张卡片到 Bun Bun 手里时,Bun Bun 会很开心。。。虽然不确定什么时候才会抵达 吐舌

大概是因为我们的飞人生涯吧,感觉分别好久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久很久了,但又好像不是那么久,只是被切割成很零碎的片断)。

一直都很想念 Bun Bun,总是如此。

岁月似乎流逝得特别快。。。记得和你相约在在咖啡厅;在书店里玩 “陌生人” 的游戏(猫咪注:就是假装不认识彼此,然后企图搭讪对方:Hi, have we met before?);在香港啪啪走然后迷路;在东京穿越大街小巷寻找廉价的美味小吃;在阳明山小径纵走(http://maomee.bloghome.cn/posts/36924.html)(http://maomee.bloghome.cn/posts/37197.html),还有在当地昏暗中享受的意大利美食,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漆黑山路。。。还记得,我们从 FE 21,经过那些小店,夜市,手牵手一路走回家,记得那只可怜的跛脚狗狗,不敢接受  Beam Beam 分享的饼干;我们在台北买可爱贴纸还有 CDs,在旧金山联合公园欣赏那些高中孩子们的舞蹈表演(猫咪注:熊猫记错了,是大学生 吐舌)。。。Bun Bun 看起来始终那么可爱,和我第一次在 Burger King 见到的大衬衫和宽松长裤一样,没有变 微笑

依然爱着 Bun Bun,很多很多,就像我们第一次手牵手
亲吻

周年快乐!

你偷走了我的心。。。而我一点也不想把它拿回来。。。送上这张卡片,表示我原谅你了 亲吻

很爱很爱 Bun Bun, 过去。。。现在。。。未来。。。永远永远。。。

Muak muak,
亲吻亲吻亲吻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