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视新闻} 2007。10。03

彰化县一对结缡 22 年的夫妻,太太三年前中风变成植物人,先生以妻子罹患不治恶疾为理由,诉请离婚获准。只是传统婚姻要不离不弃,白头偕老,这项判决引发争议。

律师强调,翻开民法第 1052 条,载明判决离婚的事由,有不治恶疾者,不过过去为法官采纳判准的,少之又少,除非还有其他重大事由,让双方难以维持婚姻。有妇女团体认为,这样的判决确实悖离了传统不离不弃的婚姻伦理,希望法官未来对于遭受家暴的妇女,也能以相同宽容的标准看待。

{ETToday} 2007.10.03

张姓女子中风瘫痪,丈夫诉请离婚获准,张妈妈虽然替自己的女儿抱不平,但对于法院的决定,也只能尊重。

张妈妈:我们又不是说嫁不出去,又不是说不像个人。

哽咽不舍,因为一想到曾经亲口说要照顾女儿一生一世的女婿,竟然在女儿瘫痪三年后就诉请离婚,张妈妈拿出女儿年轻的结婚照,对于法院的判决,虽然不满,却无可奈何。

张妈妈表示:我天天都放一张来看,大概是我前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遭遇。

两人结婚 22 年,女儿在 3 年前突然中风瘫痪,原以为女婿依照婚礼上的誓言,照顾女儿一辈子,没想到他却突然向法院诉请离婚。

面对女婿的无情,让高龄 75 岁的张妈妈挺着衰老的身躯,多次出入法庭,结果却还是不能改变法官的判决。

张妈妈表示:我说你可以找一个回来啊!现在同居的不是很多吗?他说不一样啊,她要一个名分。

再无奈、再生气,判决结果已经出炉,现在的张妈妈只希望女婿能够信守法庭上的承诺,照顾女儿直到终老。

{ETToday} 2007。10。04

蔡姓男子选择和中风妻子离婚,遭受外界批评挞伐,蔡妈妈很不舍,跳出来替儿子澄清,她说儿子是很爱妻子的,媳妇中风瘫痪后,儿子还把屎把尿照顾,后来会离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儿子和中风妻子离婚后,怕面对异样眼光,几乎整天躲在家里不敢出门,70 多岁的蔡妈妈一肩扛起纺织厂工作,忙东忙西,汗水不停的流,对于儿子和中风媳妇离婚,却饱受外界批评挞伐,蔡妈妈表示:就弄给她吃、洗澡、剪头发,不然要多好 (还有清外劳照顾),对啊 (还有做复健),那有没去做复健,有没有好是她的命。

蔡妈妈觉得儿子已经仁至义尽,不过问儿子的决定,甚至还有意让儿子再婚,他的三名子女也没有意见。

心疼加上不舍,不怕连带受到抨击,蔡妈妈还是要站出来,替儿子说句话。

{ETToday} 2007.10.05

结婚 22 年的妻子因中风瘫痪而被丈夫诉请离婚,事件曝光后,蔡姓男子备受各界挞伐,他出面诉说自己的委屈。

蔡姓男子:我是家中独子嘛,她 (妻子) 身患重病的时候,我也一肩扛下,我已经扛了快三年了,觉得实在是身心俱疲。

蔡姓男子说,太太中风不是他愿意的,他也答应照顾她后半辈子,况且现在他正值壮年,也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蔡姓男子:如果我今天是六、七十岁才来讲离婚的话,那真的是不知道要干什么,一个正常的人,三、四十岁的人,当然自己的生活要过下去啊!

邻居说,蔡姓男子已经有要好的女友,对方要求名分:要娶人家当然要一个名分啊,没有名分要怎么娶,对不对?

蔡妈妈由媒体得知亲家母很不谅解儿子的作为,表示已经不在乎,她说,儿子自己所的事情自己要承担,别让她这把年纪了,还被卷进这场风波。

 

*************************************************************

心里很感慨,个人私生活,被当成了街头巷尾八卦的标把。


这同时让我想起了回台湾前的一则新闻,在兰屿,一个阿妈与一个青年的老少恋,最后以悲剧收场 — 阿妈因为青年有酒后暴力相向的坏习惯,不堪忍受,决定分手。青年不甘心,不断地继续骚扰阿妈,要求复合,但是青年的坏习惯仍然存在,所以阿妈心意很坚决;青年甚至以海泳表明心志,阿妈也不为所动。

 

三姑六婆开始说话了,动辄在阿妈面前冷嘲热讽,也有直接指责阿妈冷血的话语;最糟糕的是,连阿妈自己的儿女都不谅解。

 

一向乐观开朗的阿妈,最终受不了世俗的压力,在海边的防风林上吊结束一生。

 

这则新闻让我愤慨了很久很久。阿妈为什么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对象?更别提青年有暴力倾向。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学着以真正 “文明” 的态度,尊重旁人的私生活?难道这不是基本人权?

 

施寄青老师的 《走过婚姻》 与 《婚姻终结者》,冷静理性地探讨了婚姻与感情的本质,蕴含了很多男女平权的启发性思想;已婚未婚,都能从中获益良多。以下是其中一个篇章的节录。

 

****************************************************

我们这个社会一向弥漫着一股爱情迷信的歪风,这要怪我们的小说家、戏剧家、流行歌曲作者把爱情给美化得过分了。导致世间男女误以为爱情力量可大可久。

 

我在美国认识一位非常优秀的女学者,她第一次婚姻因家庭暴力而结束,后来又找到第二个对象,双方已订婚,就在要结婚之际,她发现自己生乳癌并入院切除治疗。对方在知道她有病后,逐渐与她疏远,最后干脆避不见面。

 

她出院后很不甘心,去找对方理论,并找双方朋友仲裁,结果闹得整个中国人的圈子皆知,再加上找人传话不当,最后两人竟在华文报纸上打起笔战。

 

她向我抱怨对方无情无义,我只好狠狠教训她一番。我问她:你跟对方认识多久?

 

“认识三、四年,不过谈恋爱是后来的事,因他遭遇婚变,很痛苦,来找我诉苦,我以过来人的心情安慰他。”

 

换言之,你是趁虚而入?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她不平道。

 

你在他感情受创之际安慰他,这不是趁虚而入是什么?

 

“你硬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她不甘心道。

 

由此可见你们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基础,只因同是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而在一起。

 

“可是他对我有过承诺。”

 

承诺什么?

 

“他说他爱我。” 他还理直气壮道。

 

因此他得照顾你一辈子?你父母养育你一、二十年,你能报答他们多少?养他们老?送他们终?如果他们瘫痪在床一、二十年,你是否能不怨不悔的照顾他们?如今,你对人家既非恩重如山,只因他在情不自禁下说过他爱你,便要人照顾你一辈子?你未免太异想天开,太强人所难了吧?

 

“可是。。。可是。。。”

 

其实你比他更自私自利,你一点也不爱他,你若真爱他,你绝不会要他来负担你的病痛。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到临各西东。

 

传统婚姻制度的作用除了传宗接代以外,更是一种变相的社会保险制度。由于古代没有社会福利保险制度,因此家庭成员中的生老病死问题,全靠夫妻道义和亲子孝道来维持。

 

在西方的婚礼中,当男女双方在宣誓之时,神父牧师一定会把婚姻誓言作一番宣告,在这个誓言中,彼此承诺要照顾对方一辈子,无论贫贱、疾病、伤残。。。

 

在神圣庄严的婚礼中,这样的誓言是何其的令人感动,然而,我们很少会自问,如此 “任重道远、死而后已” 的承诺,自己或对方如何能做到?只因为我们跟对方谈了一两年甚至更少时间的恋爱,便要自己或对方付出如此重大的代价吗?

 

一位朋友,结婚将近廿年,结婚不久,配偶便生病,廿年来,躺在床上的时间比下地走动的时间要多。为此之故,对方也无法生育子女。若说是父母瘫痪在床,念在他们养育之恩,也只有咬牙扛下去,即便如此,尚有 “久病床前无孝子” 的话,像这样的情况,真是 “无语问苍天” 了。想要跟对方分手,又觉得有亏道义,如此拖下去,夫妻有名无实不说,自己也逐将步入老年,又无子女,如何是了结?再加上对方因长期卧病在床而脾气暴躁,这样的婚姻无异是无期徒刑。

 

另外,报载一位太太久病不愈,丈夫在外面有外遇。做太太的非常愤怒,一日在丈夫驾车归来时跳楼自杀,尸体正落在车前。这位太太存心要死给丈夫看,让他一辈子良心不安。邻居们也都觉得这位丈夫过分。但等这位丈夫被请去警局做笔录时,他一脸疲惫的说:“她生病很久,脾气暴躁,我每天为生活奔波,压力很大,我也是人,我也有生理需要,我哪有搞外遇?只不过出去找女人发泄一下。”

 

另有一则社会新闻,在台北县的一位老父亲,从来便看不顺眼媳妇,总认为是媳妇抢了他的儿子,经常跟媳妇吵架,有一天在愤怒重要杀媳妇,却误杀劝架的儿子。当警方逮捕他时,他一直指控媳妇不孝,媳妇却说鳏居的公公一向视她为眼中钉,成天跟她过不去,再加上公公重听,疑心病重,平日很难沟通。(猫咪注:这位媳妇的痛苦,老娘是心有戚戚焉。。。)

 

像这样的社会新闻,报上天天有载。在一个不重视社会福利的国家中,家庭要负的重担越来越重,然而,在庞大的社会压力下,又有多少家庭能承受如此大的重负?

 

在一个家庭中,只要有人长期卧病、有残障、智障儿、有精神病患者,一定会使整个家庭及飞狗跳,全家成员没有一个人能过安宁日子,在这个时候,再来谈爱情亲情之上,实在是很奢侈也很残忍的事。

 

当我们谈恋爱时,我们只想到跟对方相濡以沫,相守以终。我们从未想过,爱情要经过如此严苛的考验,而在这些考验中,我们才发现,它的力量是如此薄弱,如此不足以恃。难怪古人会告诉你,要想白首偕老,得靠老天成全,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有次跟曾昭旭教授同台演出,他告诉青年男女如何经营爱情,听得那些年轻人如痴如醉,心向往之。我在他讲完之后,立刻浇了一盆冷水,我说:“如果要达到曾教授夫妻哪一种爱情境界,首先得要有像他们夫妻一样的职业,在公立大学及中学教书,职业有保障,生病有公保,退休有终身俸,才能无后顾之忧的经营爱情,此外,还得父母无故,兄弟皆好才行。否则,职业无保障,生病无保险,父母、兄弟是拖累,谁还有闲情逸致经营爱情和婚姻。”

 

曾昭旭听了后也深表同意,自我解嘲说,他的爱情学是未来学。换言之,想把婚姻经营好,想获得圆融的爱情,还得有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来成全。古人靠老天成全,完全是消极被动的,今人若要幸福美满的婚姻,不能再像古人一样听天由命,而需要积极的作为,要求政府建立完善的制度、公平的法律。

 

谈了这么多婚姻的故事,你说说看,在婚姻中,你能掌握的东西有多少?

 

~ 节录自 《婚姻终结者》 之 《婚不婚由你?》,施寄青 著

 

  cross & t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