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7月23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184.html

经过十六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十二日早晨返抵国门。

才步出航厦,那熟悉的湿、黏、闷、热,立马贴上了每一吋肌肤。不过两岁大的娃娃,祥祥可已是飞行的个中老手,气候的变换对她小人家根本没影响,开心又害羞地 ﹝分离了两个月,当然要表现出一些矜持 ﹞依偎在婆婆﹝她外婆,我娘﹞怀里。抬头看了看相同的蓝天,我突然怀念起 Fairfield 那片更是火焰般碧蓝的万里晴空及干爽舒适。只希望蚊子能放过咱们……

这回祥祥是免签证入境﹝之前申请为期一年的短期停留已经失效,我也懒得再拖着三个娃娃跑旧金山﹞,只能待三十天,所以虽然时差还没完全调过来,赶紧趁空安排 返星事宜。上了网才发现,被人冒用了电邮地址,收到不少卖方的回复信件;我循线到了网站 she.com,才见到自己在留言版上野狗撒尿似的﹝署名大姨妈 ﹞。

耐人寻味的是,除了好奇何人所为,我竟然没有负面的情绪反应 我开始省思自身作为,也许什么时候不自觉得罪了人吗?近十年内人际方面不愉快的经验,五根手指头数数还有剩呢…… 很糟糕,我实在毫无头绪 我想,若不是自己记性差,就是本人应该还称得上善良动物才对,哈哈。

想不通,我也不浪费时间了,各人造业各人担嘛 反 正,真是我得罪人遭报复的话,以后更加谨言慎行就是了;如果是对方无聊找乐子,种下的因果可是他自个儿的事儿。我一一回信婉言说明,并且去函网站﹝目前为 止尚未有响应﹞,避免造成更多的困扰。颇意外的是,不少店家卖方都再度来信道歉,态度良好。我一向以为在商言商,既然作不成生意,也懒得理你﹝台湾服务业 的确给我这样的印象,不过近年来开始有改善了﹞。

朋友很紧张,是不是不好的网站?怎么这样呢?! 比 我还激动。我说没事儿啊,别伤害到我家人就行了。这句「不好的网站」让我回想起很多年前,我曾经收过香港来的一封信﹝我从国中开始交笔友﹞,那人说要结交 真诚开放的女性,还告知了他的尺寸;结尾还提醒我,他可以把小弟弟的照片寄给我。我没回信,并非觉得他下流﹝相反地,我欣赏这种诚实坦率的性格,比起满口 仁义道德的衣冠禽兽可优呢﹞,只是因为不属于我的世界。我把信给当时的男友看,他气死了,直指是我不守妇道,才引来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我没问他对于「不三 不四」的定义,他是个标准的沙猪;一回在路上被色情狂骚扰又企图跟踪到家里,我逃到邻近一家杂货店前打公共电话给他求救,他劈头就骂:「你干了什么好事! 人家为什么跟上你?」…… 我都想象得出来,换作是熊猫,我们必定一起对着那封信哈哈大笑﹝不是讥讽,纯粹感到有趣﹞;后来我在新加坡不只一回被骚扰,熊猫立即的反应总是又急又气: 「Are you okay?!」气的是那个败类,不是我。心爱的人受了委屈,当然只有心疼怜惜。

话说回来,这人不太有智能,因为我有好几个电邮地址,各个用途与对象不同;被冒用的这个地址,正好是联络簿中人数最少的,我也没什么朋友是那么勤去逛 she.com 这类网站的,过滤起来很容易,加上朋热心帮忙追踪 IP,马上现形。

不过,典型天秤座个性的我,虽无畏于 confrontation,却极讨厌那种不愉快的氛围;我有能耐冷静地就事论事,不代表对方也做得到,这些年累积的经验,再再印证了当人自私地任由情绪 主宰自己时,根本毫无理智可言,更甚者,还会无所不用其极扯漫天大谎来伤害对方。

说到谎,科技的发达,有时似乎反而摧毁了文明。怎么说?有心人士正好利用了科技的便利性,放肆地做些不负责任的行为。原本,正是因为网络的隐密性,更应该谨 言慎行,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与纷争;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有时,我会想,这或许是整个社会道德观日渐沦丧的影响,所以人们不再重视荣誉感。

可能是依然沉浸于加州的灿烂阳光中,也可能是刚啃完了伶姬的「莲花时空悲智情」,心情还是开朗自在的。看着大姨妈的留言,我感到自己是幸福的:我很忙,忙着 陪祥祥成长,忙着和熊猫互道相思之情,忙着享受爹娘的疼爱,忙着准备考试,忙着啃闲书,忙着在梦里蹂躏祥祥的三个继爸爸…… 根本没有多余时间和精力做这种事。感恩喔!

心量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