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7月23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182.html

两天前,帮着朋友在百度的帖吧跟人理论。秀才遇到兵,真的是有理讲不清。明明是对方以私害公、挟嫌报复,发了一篇极尽无理谩骂欺辱的帖子;面对了我们条理分明的澄清与质疑,却是蓄意回避,并且模糊焦点,企图转移注意力。

我的感想是,天下的小人毕竟是一个样:

1.作贼的一定要先喊抓贼。明明我才是那个欺侮人的,可是一定要记得先把自己的罪冠到真正的受害者身上,反黑为白,指鹿为马。

2.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可以用最不堪的言辞辱骂人,对方绝对不行!倘若对方因受尽委屈出现了比较情绪性的字眼(很多时候也不必如此,反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哈!),我就要打蛇随棍上,不但涎皮赖脸地否认自己不堪的言辞,还要无限上纲对方的小辫子。

3.绝对回避对方的尖锐问题,并且东拉西扯,恶意歪曲对方的言辞,总之就是要模糊焦点!万一对方咄咄逼人,实在避不了呢?拜托!都说了,反正就是打死不认;破绽百出、矛盾丛生?无所谓!我是小人,哪儿来的捞什子羞耻心啊?别傻了!

4.抢先说出「事情到此为止,不再响应」。一是障眼法,企图让不明究里的人以为自己心胸宽大又理性;二是让对方哑巴吃黄连,有理无处诉。

很 心疼朋友,一个认真做学问,下工夫研究的小女生,却让几个毫无器量可言的烂男生这么糟蹋。不过,回头想想,人世就这么回事儿;做得好,小人不懂见贤思齐, 只会眼红,而且要把你踩死。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不去理会(何苦盱尊降贵,辱没了自己的格调?),专心把自己打理得更好,用成就气死这些小人。

倒是,跟娘谈起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心情挺轻松,虽然很替朋友抱不平,这与另一回和我以为是朋友的人翻脸时,完全不同。当时我也是遭到如此对待,但,在论理的 同时,我总想着要顾及对方的面子与感受(很遗憾,这样的善意并未得到对等的回报),无法像这次在百度那么尽情发挥火力,心里其实是很沉重的。

说到底,生命有时伸出了不友善的手,就当成是一种历练吧。只要自我价值观是系在他人身上,就是在冒着受伤的危险。

最近读了 Dr. Sal Severe 的 “ How to Behave So Your Children Will, Too!” 其中谈到了“自尊”:「自 尊就是你对自己的态度和信念。自尊心健康的人,尊重自己,掌握自己的行为,对自己的决定有信心。对自己有信心的小孩,希望在生活里获得成功,他们觉得自己 很不错,而且能接受建设性的批评。。。自尊健全的青少年会有高度的自我价值感,他们能抗拒同侪压力。因为他们喜欢自己,所以也比较不怕别人不喜欢自己。」

这样的话,岂止适用于孩子们呢?遇上了这样的事,固然影响心情,但起码证明了我们是有着健康自尊的一群,不需要耍卑劣可鄙的手段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值得开心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