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青青校樹"

「青青校树,萋萋庭草,欣沾化雨如膏…」

一直很喜欢这首词曲优美的骊歌。从小到大,它是所有毕业典礼的压轴,莘莘学子们噙着泪、唱着歌,向朝夕相处多年的师长同学们道别,正式迈入人生的另一个新阶段。

星 期天,为了捧二哥的场,参加了他们托儿所的联合暑期联合结业典礼。二哥从军中以校官阶级退伍后,转攻社会福利与儿童教育,终于通过了国家考试,成为托儿所 老师。早已风闻二哥的班级表现是最出色的(我们猜想,二哥不定使出带部队的招数,毕竟他当年也是个优秀的大队长,许多别处所谓的问题人物、大头兵,都在他 手下成了脱胎换骨的好青年!),果不其然,活泼、知礼、大方。典礼尾声,小朋友与老师走过气球缀饰的拱门,我在观礼台居高临下看得很清楚,二哥的眼睛红了 一圈,小朋友们则哽咽地不知所以;我想起不少小朋友都称呼二哥为「把拔」,那么浓郁的情感……

煞风景的是,整个流程中,家长不守规矩,把个大礼堂搅的菜市场一样,令人扼腕。司仪及主持人都是老师,也许怕得罪家长,从头到尾没有针对秩序提点半句,直到各班表演结束,典礼正式开始,乡里的大人物到场了,才说了:「欸…请各位家长上观礼台,要开始颁奖了,会挡住小朋友的…」

我和娘心里还在想谢天谢地呢,这些大人显然没读过国民生活礼仪须知,实在给小朋友带来最差劲的身教。出乎我们意料,没人理会,所以整个大礼堂吵嘈依旧。到了最终通过拱门时,家长为了帮自家娃娃捕捉最佳镜头,争先恐后挤成一堆,小朋友根本无法通过,实在荒谬。

为了讨好这些人,主持人请他们一一致词。其实这一段,我在心里闷笑了很久。毕业典礼的主角是小朋友,最年长的不过即将就读小学,可是这些大人物拉七扯八的发言,压根儿是把家长当成了主角,好象选举时的政见发表会。可怜的小朋友啊!

最 后说到节目气氛的安排,实在令人受不了!别离为什么不可以是开开心心的?坦白说,除了即将升小学的大班小朋友或许真感受到别离的伤感(那还得是像二哥班上 那么亲的感情),其余中班、小班,根本只知道「暑假到啰!」结果呢,为了营造气氛,司仪和主持人拼命在台上说:「喔!挥挥手,说好今天我们不掉泪…」再配上流行歌曲,真是「俗」到无以复加。

我跟娘说,原本考虑让祥祥回台湾读幼儿园,打好中文基础,可是这个典礼令我打消念头了,毕竟环境塑造了孩子的学习与行为。

可惜了。

(原發表於 2005 年 7 月 28 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183.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