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8月3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187.html

有 正方说:爱得太深是一种受罪。鞠躬尽瘁,含辛茹苦,难免以至全面失去自我以及个人底线。你这边“涌泉相向”,只会彻底将对方逼得落荒而走。太沉重的东西注 定难以担负,所谓“情深不寿,强极则辱”。一个心智正常、感情健康的人,是懂得在适当的广域和适当的深度捕捞爱情的人。并且还能够在翻船、触礁等事故之 后,以一个适当的恢复期,而重新拥有爱上别人的能力。这个康复时期可长可短,多则一年半载,少则十天月余。伤口慢慢去腐生机,痛楚逐渐减弱为痒,有一天, 伸手探探病灶,发现曾经以为永远不能治愈的旧疾,不知不觉间已奇迹痊愈。接着,便以这侥幸存活之身,和一点余勇继续驰骋疆场,继续砍杀别人和被别人砍杀的 游戏,直到老不死,后来直到死,直到腻味,或者直到终于某天停靠稳固的码头。接近了大陆架还不算,中途有变数的可能。

有 反方说:爱情令我们变傻(多好啊,好像我们曾经不傻来着)。切莫以为一生当中可以有不灭能量,马不停蹄爱上很多次,多少场回合下来,都不会心跳气喘。夜路 行多,难免遇鬼,“叶公好龙”式的爱情,其结局就是有天看到真龙,吓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在一遍遍的演习和排练中,你的构造早悄悄改变,金子般的心,布 满海绵孔,你抗击打、躲避明枪和偷袭的能力正在逐步丧失。真爱只会降临一次,其他的,都不过是你自己制造的幻觉和用来坑蒙拐骗的谎言。没来的时候你永远懵 懂,来了,你便知了,再也胡涂不起来。但愿你有幸遇上,更但愿你有幸终身免疫不遇。次次都信誓旦旦找到真爱的人,不说别有用心,不说信口跑马,想必脑子也 次次都是掉线短路的。反正“真爱”这个词用起来不用花钱,不必节俭言辞。

听 完这正反两方的辩 词,公婆都有道理,不禁兴味索然。爱情是个“两面派”,一面蛋黄,一面巧克力,这个派好吃难吃,人总想不如自己亲自下手试试,一试谁知欲罢不能,有时小胜 而回,多数则人仰马翻。吃亏认栽多了,不免经验值大增,总结出一条心得:爱情不过愿赌服输,你小赌怡情也好,大赌押上身家性命也罢,都要明白输赢在兵家中 乃为常事。

好赌的人夜半去赶场,与一帮热情奉陪的赌客直爽到天明,收获钱财一麻袋,兴冲冲扛回家往地上一撂,倒头便睡。醒来少不了喜滋滋去点检昨夜战利品,发现银票统统变做满把冥纸,当下惊出浑身凉汗,咕咚咚踉跄几步,坐了个结实响亮的屁股墩——原来跟鬼耍了一夜!

这故事里隐隐有一个暗喻,有时,爱一个人下场不过如此。

~ 来源:江南时报 作者:匡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