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8月4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095.html

四百年前,成群结队的汉人罗汉脚乘船渡过黑水沟来台垦殖,写下「唐山过台湾」的佳话。最近十年,一波新的「过台湾」热潮兴起,主角换成了南洋及大陆的女性,来台嫁作台湾新妇,她们正在书写一页台湾新移民史。

今天的台湾,每个月增加一千名越南妻子,每年增加一万七千名外籍配偶;每三对结婚新人里,就有一对是跨国婚姻。每八名新生儿就有一人母亲是来自南洋或大陆。台湾外籍及大陆配偶已有卅一万人。

女性新移民补充了台湾婚姻与劳动结构的空隙,也改变了「台湾人」的定义。但是,我们准备好了吗?

「清偶项目」、「补助结扎」、「外籍新娘别生太多」,出于怀疑与歧视的政策与言论,是人权政府目前对外籍配偶与新台湾之子的响应;越南的段氏日玲、巴拿马的莱蒂希亚,真是受虐外籍妻子的特例?

正如陈水扁先生在就职演说中说的:不管我们的母亲来自越南或者台南,每个人都拥有同样的地位和尊严。……

***************************************************************************

◎ 阿青(化名,卅岁,嫁给法国人的台湾女性)

前年过年,回嘉义老家吃年夜饭时,饭桌上同时多了两个「外籍配偶」:我的法国老公和我屘叔的印尼太太。

同样都是外国来的,可是我家人对法国来的和印尼来的「外国人」态度却不同,让我觉得对印尼婶婶有些抱歉。但我不敢问她心里怎么想。因为考虑到婶婶的感觉,所以我不能用真名。

那时,阿嬷用闽南语偷偷说印尼婶婶,「娶这个来,是来讨钱的。」不满她向叔叔要钱寄回家。阿嬷又关心地问我:「啊,妳尪赚的钱,敢会跟你公家开(一起花用)?」两套标准嘛,叔叔赚的钱不能给印尼婶婶,法国孙婿赚的钱却该跟我分享。

我跟阿妈吐槽,她愣住了,答不上来。因为这挑战了她的世界观。多人都跟她一样想法。

和老公走在老家田埂,包头包脸的农妇走到我跟前,把头巾扯下来,开玩笑说:「妳嫁到有钱尪啰,就不识婶婆了。」什么?「白人」就等于「有钱」?原来我的跨国婚姻,已经让我「阶级流动」了。其实他不过是个写程序的 SOHO 族。

我 们台湾人总以为白人就是比较好的,比较有钱的,跟他们结婚,是浪漫的联姻;东南亚的人,比我们黑一点的,跟我们一样黄的,就比较落后比较穷,南洋女人嫁我 们,就是为了钱,就是买卖婚姻。西方与南洋,白与黑,先进与落后,浪漫爱和商品化,这样的假设,在生活里我是真实感受到了。

婶婶是印尼的华工后裔,会讲闽南话。她才大我一岁,让我看她的心情又有些不同。叔叔是厨师,没有时间交女朋友,四十岁了,就去娶外籍新娘。他原本很怕她跑掉,全家人都帮忙防着她。婶婶一出去,家人就问:去叨位?一个月也才给她两千五百元当零用钱,太少了。

婶婶知道大家不信任她,她不快乐。怀孕了,吵着要堕胎,因为她觉得这个婚姻不好,她不想要了。有次,她勇敢地告诉阿嬷:「我不是外劳仔。」

这有很多涵意:她是家人,不是外佣,我们要更尊重她;或是,她觉得外劳是另一个更低的阶层,别用那种眼光看她。但我知道很多亲戚背后喊她「那个外劳仔」。

叔叔想办法挽回这个婚姻。他问了其它同样娶外籍新娘的人,决定把婶婶零用钱提高到七千元,大家也调整态度,很快婶婶又怀孕了。叔叔也很够意思,把岳父岳母从印尼接来台湾,替婶婶做月子,然后买很多礼物,让岳父岳母风光地回印尼。

叔叔和婶婶现在感情很好,会手牵手谈心。很多人批评「商品式的婚姻」,以为一定没有感情;但我觉得是我们太迷信爱情了。比如,有些女生幻想嫁入豪门,就没有利益交换的成分吗?我们阿公阿嬷那一代,不也是凭作媒和聘金就结婚?

其实,很多跨国婚姻中付的「聘金」,大部分落入中介口袋,只有一两万元是给了娘家。大部分外籍新娘的父母,是真心希望女儿在台湾得到幸福。我想,我们和「她们」,没有谁比谁更高贵吧?

【联合报A3,2004.07.26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