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8月6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247.html

兩個月大的祥祥。2-month-old Beam.

2003 年, 我挺着大肚子回台湾过老年。新加坡的书不便宜,华文书种也未如台湾齐全,所以我总是趁着回台湾省亲时,大肆补给一番。不过,当时离预产期还有五十日左右, 有些超重,所以也比较懒得出门采买,索性直接在娘的书架上随机抽了本书来啃,那是二月河所著的「康熙大帝」之「夺宫」。孰料,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二十多天 内,从「夺宫」一路啃到「雍正皇帝」的最后一部,「恨水东逝」。(其实是一直到「乾隆皇帝」的「天步维艰」,可是看得好辛苦,光是大小金川之乱就看得我头 昏脑胀…不爱。)

我 就这么成了死忠的雍正粉丝,心醉神迷地回到了新加坡。一个月后,咱家世界宝贝小姐呱呱落地。出院时,顺便办了户口登记,按着先前就想好的名字给申请了。 「梅」这姓不大好起名字,还好娘给配了个「若璞」,「浑然天成、未经雕琢的美玉」;意境美,且无繁简之别(新加坡也是采用简体中文)。

「祥 祥」这个中文小名,则引起了不少误会。一些朋友以为是小男生,因为「祥」似乎阳刚气较重,祥祥短头发时,也颇像个俊秀的小男生。更多人把「祥祥」和雍正帝 的第一爱臣,和硕怡亲王爱新觉罗胤祥,联想在一块儿;这并非不合理的揣测,因为我当时已是铁杆儿的保皇党。但是呢,这两者实在毫无干系。取「祥」这字,只 是因为小家伙肖羊,「羊」是「祥」的古字,意思很好,就这么定了。想不到后来成了十三爷的粉丝,只能说是缘分,其妙不可言。

英文名方面, 倒是比较费神些。原本我想取名「Moonbeam」,温柔诗意、富于想象空间;熊猫说,这听起来很像宠物的名(教父的女兒养了三只胖胖猫,其中一隻叫 Moonbeam),可是我实在很爱这个名字,索性成了昵称「Beam Beam」。我很满意,除了很独特,还很古灵精怪的感觉;祥祥出生后,证明我这为娘的直觉颇准确,果然是个淘气爱耍宝的小人精。

我记得出院前那夜,我们坐在桌旁,手里几张白纸,涂涂写写了好久,就是为了英文名。早说好了中文我负责,英文就留给熊猫,不过看他委决不下,还是提供了意见以资参考。当时名单上有:

Brandi(熊猫想的多是这类很可爱的名字)

Sean(很中性,配上「Boey」这个姓,很有异国风情)

Jovita(我自己很喜欢这名字,生命的喜悦)

Jenelle(不知怎的,感觉很「性感肉弹」)

Patience(我向来对清教徒爱用的美德名很有兴趣;祥祥是火爆的白羊座,我希望她有耐心,因为「耐心」是快乐人生的关键之一)

Faith(保持信念!)

Love(这世界需要爱!)

Jorene(念起来挺好听)

最终,熊猫突然开始一遍又一遍写着我的名字「Jacynthe」,自言自语道:「Yuh,I love this name… My favorite… Let’s do it!」

说 到了我的英文名,也是几番更改:Meagan - Jessica -Fatima - Melissa - Zhar……。到了 1991 年,我迷上了新加坡才子 Dick Lee,他的专辑中,常常出现「Jacintha」这个名字,我深受吸引,于是决定成为 Jacintha。想不到,后来 Dick 和 Ja 结婚了,不只是好朋友兼工作上的伙伴。

那 时,美国的表妹葛洛和雪璃回台湾省亲;移民前,小阿姨(她们的妈妈,也算我的三娘,因为我们的妈妈是很亲的姐妹)教书时都是托给娘照顾,我们等于一起度过 童年,很亲密的情感。我们逛大卖场,虽然都是十几岁的人了,还是很淘气,在雪柜的玻璃门上大大写上彼此的名字,好象别人刻树皮一样,情谊长存。雪璃把 「Jacintha」不小心拼成了「Jacyntha」,我想也好,有个区别。

几年后,我决定学法文,语文是我这辈子的最爱。法文老师(一 个中文说得极溜的可爱肉肉法国人)发了作业,我一看,怎么把我的名字拼成了 「Jacynthe」,于是跑去找老师要更正。老师笑咪咪的,「Jacynthe」比较符合法文的拼音规则嘛。Okay,「Jacynthe」feels so right. 就这么定下来了。后来买了一本姓名学的书,才知道原来「Jacintha」源自「Hyacinth」,风信子。

一个学生曾经跟我说:「老师,我阿姨说 hor,小孩子的英文名字,要一年换一个,这样是比较好的。」

我当时忍俊不住:「你高兴就好啊,无所谓换几个。就算直接用中文名的拼音,也很好。」

这个小女生就从 Eve 变成 Kerri,再成了Genni。

还有另一个同班的超级皮小男生:「老师,我另一个英文老师说,我的名字拼错了,应该是『Eric』,不是『Erik』。」

我大感惊讶,英文本来就是拼音的语言,只要合乎发音规则,怎样都可以,这人的英文到底有没有程度?为人师表者,岂可如此误人子弟?

我反问小皮蛋:「你为什么叫『博涵』?为什么不用老伯伯的『伯』?我说你这个『博』是错的,只能用『伯』。这样可以吗?『k』和『c』的发音不一样吗?」

他恍然大悟:「老师,我懂了!」

另个班上,一个考试成绩始终名列前茅的女生叫「Elaine」,可是她就爱念成「伊琳」。我告诉她,英文中,「Elaine」的正确发音是「伊莲」,如果一定要叫「伊琳」,拼法上要有所更改。这是个很心高气傲的小孩,她面无表情看着我:「哦。」然后继续「伊琳」。

我 向外国朋友自我介绍时,都是先讲解中文名的意思,精深的中华文化把老外们搞得心醉神迷。三年前,德国朋友蔓努拉问我,为什么中国人需要一个英文名字?我还 真答不出来,想了半天,我说可能是方便外国人发音吧。。。有点儿牵强。不过,再怎样,我觉得取英文名字不该只由着老师决定。我合作过的外国老师里,比较认 真的,会听我把每个学生的中文名字念一遍,然后依着读音或是字义来取名;有人敷衍了事,随意写几个英文名,做成籤条,抽到哪个就看学生的运气。

其 实,名字真的是个缘分。我小时候,曾经央着爹娘要改名,因为我认为「佩」比「珮」好(原因不明);幸好他们没当一回事,我现在反而觉得「珮」的风韵比较丰 富,「佩」太单薄了。至于英文名,我觉得比较可有可无,只是「Jacynthe」的底定,我想也是反映了性格方面的日趋沉稳吧。

只能说,怀孕最有趣的事之一,就是取名。虽然不打算再生了,我还是决定,下一个宝贝要叫「若雍」,让四爷和十三爷情谊绵绵,永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