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8月17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1870.html

兩歲又四個月的梅小獸 28-month-old Beam

这回,选择在八月八日这天,回到了狮城。

八月八日,是台湾的父亲节,对熊猫而言,是和心爱的老婆孩子团聚的时刻;对爹而言,则是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祥祥太古灵精怪了,有时把爹累得直喊“这一下可少活好几年啦!”),的确是很棒的父亲节礼物!

熊 猫四日就先请假飞台湾,因为知道每次回新加坡,我的行李总免不了超重,台湾娘家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搬完。一个人飞的时候还好;我当年曾经拖着一大袋装 满了陪着我成长的小动物朋友,抱着心爱的小猫熊(是不是又有个别名叫“九节狼”?)Raccoon,登上那班客满的新航班机经济舱,挤在两个胖乎乎的印度 人中间,就这么远渡重洋,Raccoon 那家伙从头到尾巴可几乎长 1.5 米,我已经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用餐的,只记得两旁的印度餐那股浓浓的咖喱味儿和南洋香料味儿。

有 了祥祥之后,行动就比较受牵制。我还记得第一次带祥祥回台湾时,小家伙不满三个月大,紧张死我了。原本以为登机后就轻松了,可以请空姐装婴儿床;没料到, 华航那回飞的是空中巴士 300,只有走道左右各三个座位的小型飞机,根本不适合装婴儿床。为了不影响我旁边的两位,我只好说那就不用了,谢谢;座舱长满脸歉意地直赔礼,弄得我很 不好意思。

幸 运的是,祥祥这只小猪一直睡到最后四分之一段的时间才醒来,那时已经用过餐了(我也不记得怎么完成的,反正是用一只手慢慢吃的)。飞行途中常见到父母必须 抱着婴孩在机舱内走来走去,好安抚哭闹的小家伙,祥祥却颇有大将之风 – 只是静静地往我身后的方向凝视着。我猜,小脑袋里可能很困惑,这些大人玩的是什么游戏?排排坐不说话,无聊透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内急,所以请座舱长帮忙抱孩子,再以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任务。走出洗手间时,我看到座舱长洋溢着一脸的幸福和祥祥互相凝视着, 祥 祥的表情很耐人寻味:您哪位啊?我把孩子接过来后,座舱长说,她好乖哦!一幅意犹未尽的模样。

降落了,为了不阻碍其他人,我坐着等,让大家先过。我向 身旁的先生道谢并道歉,因为一路上,他静静忍受祥祥占了他大约三分之一的座位;他很腼腆的笑了:啊!不会!不会!她好乖的。我这个为娘的,心里除了松了口 气,实在忍不住小小的骄傲 ~

祥 祥第二次飞台湾,已经八个月大。那回好像坐的是长荣的747, 可是祥祥没有习惯睡婴儿床(想想她也真是很不同,一直到一岁生日时,才有娃娃推车),自然还是坐我腿上。那班机也是客满,约莫和我们一样回家过年的,有不 少小朋友,整个机舱唧唧喳喳的。航程中,祥祥除了睡觉,就是乖乖跟着我看杂志,维持了一贯的格调(哈!)。

快降落时,我指着窗外说,祥祥宝贝快看!公公婆 婆(外公外婆)和小舅爸爸要来接我们哦!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凝神看着。机轮触地的那一霎那,所有小朋友像约好了似的“啊!~”惊呼;祥祥动也不动,依旧定定凝视着窗外,我脑海里顿时浮现了三国演义里关公刮骨疗伤的画面。

等着下机时,邻座的阿姨对她说,你最棒了,对不对?!最乖了!啧啧!好棒的小娃娃!。。。我想,我要是真有尾巴,此时此刻一定是翘得半天高 ~~~

那 次回新加坡的时候,她还不会走路,所以上洗手间就比较麻烦。在机场时,我是背着背包,前面抱着 她(前抱式的背带),战战兢兢坐到马桶上。在机上,帮她换完 尿布后,我看着那个换尿布的板子,就在马桶正上方,突发奇想:把祥祥留在板子上,我坐到马桶上,正好上身能挡住祥祥不掉下来!现在想想,人真的不要妄自菲 薄,愚者偶尔还是有一智的,我这个迷糊娘,有时也还算有本事的。哈哈。

后 来,为了舒适,我们决定帮祥祥买孩童票(两岁以上就必须占位,所谓的孩童票,婴儿票则无位)。小家伙很早就表现出对于“长大”这件事的浓厚兴趣,所以我们 挺幸运的,许多事都不太需要特地教导,她就自己学会了,包括自己吃饭(用筷子!)和使用马桶。她并不喜欢安全带那种束缚的感觉(所以她戴婴儿手套的时间只 有短短几天,还好她也不爱抓脸;她也无法忍受那种包括袜子的连身装。。。),但是会听话坐好。用餐的时候,真是轻松许多,因为她可以自己吃东西了。

上 回飞旧金山,原本担心时差问题,想不到她小人家调适得挺好,登机没多久就呼呼大睡;对长程飞行而言,经济舱实在是毫无人性的设计,我为了怕祥祥睡不舒服, 只有在不影响邻座的情况下,尽量往旁边靠,给她多一些空间;结果是,我既没睡好,腿又像断了似的不听使唤。这样看来,清醒似乎反而比较好。飞行时,我一定 会准备她喜欢的画板和书本,让她清醒时打发时间。从旧金山回台北时,一上机,我们就专心作了两个小时的画,之后她才心满意足的去睡小猪觉。

这 次回新加坡,我们带了四只小动物上机:小熊布布,小狗努努,妈妈狗花花和小小狗宝贝。还好有熊猫帮忙!祥祥抱着的就是布布,那可是熊猫给她的一岁生日礼物 (我们在礼品店闲逛,一会儿,他过来说,她抱着那只熊熊不放耶,怎么办?我说可爱吗?她生日要到了,你要不要送她礼物?。。。看了价钱后,他一脸庆幸地 说,幸好她抱的不是那只大号的。。。)那个粉红色的提袋里,装的是其他三只小动物。在两地的机场时,祥祥都很认真的拖着提袋走,笑眯眯的,可能觉得自己是 大人了吧?一路引来很多目光:快看!快看!好可爱哦!赶快拍照!~

紫薇命盘上说,我是那种为孩子四处奔波的娘。对照现实生活,似乎挺准的。天下父母心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