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8月31日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103.html

21.  初恋的人大多都不懂爱,所以初恋失败的多。成功的少。结婚应该找个未婚的,因为谁都喜欢原装。而恋爱,还是找个恋爱过的人才好。因为经历过恋爱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爱,怎么去爱。﹝貓咪註:那可不一定 ﹞

22.  男人有钱就变坏,是的,很多男人这样,不过,一有钱就变坏的男人就算没钱,也好不到哪里去。﹝貓咪註:真真至理名言!哈哈,笑死我了 ﹞

23.  一个男人能不能给你安全感,完全不取决于他的身高,而取决于他的心高。高大而窝囊的男人我见过不少。矮小而昂扬的男人我也见过。一个男人要心高气傲,这样才像男人。当然,前提是要有才华。﹝貓咪註:自信並不是用嘴巴講的,而是來自你本身擁有多少條件及智慧;重點是,不卑不亢,好像熊貓這樣 ~ ﹞

24.  天长地久有没有?当然有!为什么大多数人不相信有?因为他们没有找到人生旅途中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也就是冥冥中注定的那一个。为什么找不到?茫茫人 海,人生如露,要找到最合适自己的那一个谈何容易?你或许可以在40岁时找到上天注定的那一个,可是你能等到40岁吗?在20多岁时找不到,却不得不结 婚,在三四十岁时找到却不得不放弃。这就是人生的悲哀。﹝貓咪註:當然有! Attitude decides!﹞

25.  为什么生活中很少见到传说中天长地久,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因为这样的感情非常可贵,可贵的东西是那么好见到的吗?金子钻石容易见到吗? ﹝貓咪註:只要用心,真愛無敵! You create your own experience.﹞

26.  从前失恋之时,我都会恨她(他),恨她(他)为什么这么薄情寡义,听到有关她(他)的不好的消息,我都会偷着乐,现在不了,现在即使失去她(他),我也会祝福她(他),衷心希望她(他)能过得很好。她(他)过得不好我会很难过。这也是喜欢和爱的一个区别。﹝貓咪註:是貓咪太寡情嗎? 分手了,就完全拋諸腦後…﹞

27.  和聪明的人恋爱会很快乐,因为他们幽默,会说话,但也时时存在着危机,因为这样的人很容易变心。和老实的人恋爱会很放心,但生活却也非常得乏味。 ﹝貓咪註:老話一句,真愛無敵!還有,要求對方的條件之前,也得先掂掂自己的斤兩。﹞

28.  女 人不要太好强,有的女人自尊心过强。是别人的错她态度很强硬,是自己的错她同样态度很强硬。她总以为去求别人是下贱的表现,她是永远不会求男人的。这样的 女人很令人头疼。聪明的女人会知道什么时候该坚强,什么时候该示弱。好强应该对外人,对爱的人这么好强你还要不要他呵护你啊?﹝ 貓咪註:It”s mutual as well. 我和熊貓從來不怕說「對不起」,A sincere apology is a sign of courage,humility,and maturity.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愛他,你怎麼捨得他受委曲? 當然要勇敢認錯啦!﹞

29.  要看一个人有没有内涵,内看谈吐,外看着装。还可以看写字。谈吐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学识和修养。着装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味,写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貓咪註:品味比較無所謂,反正很主觀的事兒;倒是談吐和筆跡真能洩漏一個人的個性。我最近才有個心得,自己的 blog 還真是「鬼畫符」─ 文筆亂糟糟,拉東扯西,旁人看得霧煞煞,只有自個兒才懂,呵呵 實在地反映了豌豆大的貓腦袋 ~﹞

30.  想知道一个人爱不爱你,就看他和你在一起有没有活力,开不开心,有就是爱,没有就是不爱。 ﹝貓咪註:是啊,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開心都來不及了…﹞

31.  有的人老是抱怨找不好人,一两次不要紧,多了就有问题了,首先你要检讨自己本身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那你就要审视一下自己的眼光了,为什么每次坏人总被你碰到?﹝貓咪註:說得太棒了! Pearl Bailey 說的:You never find yourself until you face the truth!﹞

32.  有人说男人一旦变心,九头牛也拉不回,难道女人变心,九头牛就拉得回来吗?男女之间只在生理上有差异,心理方面大同小异。﹝貓咪註:是啊,其實無關性別呢。﹞

33.  爱情与人品没多大关系,从前有个女同事跟我说她喜欢射雕里的杨康,不喜欢郭靖,我很惊奇,爱坏厌好?后来想想,也没什么,杨康认贼作父,卖国求荣是不对。可他对爱情却很执着,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享有爱?现实生活也有这样的例子,古惑仔也有古惑仔的爱情。﹝ 貓咪註: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還是比較喜歡 Paul Tournier 說的,That is what marriage really means — helping one another to reach the full status of being persons, responsible and autonomous beings who do not run away from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