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9月5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1916.html

If children learn with sharing, they learn generosity.

If children live with kindness and consideration, they learn respect.

这是 Dorothy Law Nolte 所写鼎鼎大名的 “Children Learn What They Live”诗中的两句。

去年曾经读过新加坡的一则报道,说是对现今理工学院和大学学生做调查,太多人都不谙家事;最令我呕吐的,有个学生说,哎呀,我想以后出国留学,我要雇个女佣,否则吃饭打扫都成问题。妈啊!连最基本的自我照料都不懂,这不是废人是什么?我认为,这绝对是家庭教育的失败。

在 台湾的时候,常遇见那些被宠坏了的小孩。很经典的一回,我带着祥祥到卫生所打预防针,等候的同时,祥祥就在小小的玩具区自得其乐,那儿有个小桌子和两张小 椅子,,一张她坐了,另一张是个也挺可爱的小女生占着。突然来了个小男生,见到玩具很兴奋,马上走到祥祥的位置上抢椅子。。。除非太过分,通常我不会马上 干涉,因为小孩子需要学习如何自己处理这种情况,我也需要知道祥祥的反应才好对症下药;结果,祥祥瞄了他一眼,十分不感兴趣地走开了。好,既然她没有负面 的反应,我就不必鸡婆多事了。Let them pick their own fights.

就在这时候,男生的阿妈(奶奶)出现了:“哎呀!我们让她玩,我们让她玩,来!”。。。

我差点儿没吐出来!阿婆!你嘛帮帮忙!讲得好象是我们祥祥抢你们一样,有没有搞错啊?我问娘,怎么不是给那个小男生机会教育,让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呢?娘笑笑,耸耸肩。

一回在家附近的公园玩耍,祥祥乖乖排队溜滑梯,一个比较大的小女生看到了,跑来挡着说:“不可以!不可以!”

我看着她,好声好气地:“为什么不可以?公园是大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呀。”

她红着脸,一溜烟跑了。

再一回是诚品书店的童书区,小椅子被占满了,我跟祥祥就四处浏览;一会儿,出现了空位,祥祥很开心拿着书去坐了。大约十分钟,一个大约幼稚园大班的女生站到旁边,很不高兴地说:“这是我的!”

我当时如果不在,她大概就要动手抢了。我还是好声好气地:“这是大家都可以坐的位子,怎么是你的?只要没人坐,谁都可以坐的。”

同样,红着脸,一溜烟跑了。

撇开台湾不谈,说实话,我和熊猫在新加坡遇过最没家教的孩子,也几乎都是华人;我始终想不透,到底是我们的文化出了什么问题?

每到周末假日,我们一家三口总会外出走走,虽然新加坡地狭人稠,透透气总是比关在家里好多了。在购物中心,很常见到父母提着大包小包的血拼战利品走在前头, 中间活蹦乱跳跟着的是比较大的孩子,殿后的一定都是身材瘦弱娇小(有的根本跟儿童差不了多少)女佣,默默地扛着一家大小的细软走着。

我和熊猫总免不了同情 女佣,也不解:为什么小孩不能就能力范围内分担一些事情,培养责任感?很不幸,我们见到的几乎都是华人。印象很深刻有一回,我们到育婴室休息,一个妈妈正 忙着换尿布,一旁比较大的小姐姐不耐烦等,跑去找正翘着二郎腿无所事事的爸爸:“爸爸!爸爸!”那个爸爸一脸大便样凶她:“干什么!走开!别烦我!”大庭 广众下这么莫名其妙被吼,小姐姐先是愣住了,然后才涨红了脸讪讪回到妈妈身边。身教始终重于言教,我不晓得这个爸爸给的是什么榜样。

再一回,已经会走会跑的小男孩皮心大发,绕着整个育婴室跑跳蹦,女佣很辛苦在后头追着要喂他 baby food,他根本视若无睹,而父母就在一旁坐着看。

上 上个星期,我们到本地最大的书店 Border”s 杀时间;到了童书区,祥祥开心极了,连忙找了两本书(史瑞克 & 马达加斯加),乖乖坐在角落读。我往一旁的书架走去,驻足了一会儿,突然听见熊猫从身后传来的声音:“Be careful! Someone”s behind you. Don”t step on them. ”。。。我一头雾水,可是并没见到人啊。熊猫又说了:“Be careful!”。。。我往下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被囚禁了 — 三个十岁大左右的小孩子,就这么把我围了起来,其中一个还是堂而皇之挡在走道中央。

那个女佣轻声对他说:“Please don”t sit here. You”re blocking people”s way.”三个人一个样,根本没听到似的,那个女佣很不好意思,又说了几遍,还是没用。

我对她友善并谅解地笑笑,直接跨步走了出来,心里很是同情她。女佣不过是 domestic help,可养育孩子是自己的责任不是?父母的畸形心态,连带影响了孩子的成长,因为 — children learn what they live!

有 时也不必女佣;婚前一回,我和熊猫带着婆婆还有薇薇妹妹,上餐厅吃饭。熊猫这个神经超大条的家伙,自顾自一手牵一个走在前头,我这才注意到,怎么婆婆还提 了个背包。我伸出手,让我来吧。婆婆不好意思,直说不用啦,哎呀,这是薇薇的,让她自己拿好了。薇薇听了,老大不高兴,哼哼唧唧的拒绝了。

我接了过来,没 关系的。天啊,挺重的呢!回到家,我问熊猫,怎么你们不教小孩的吗?这么不懂事!你妈都那么大岁数了。。。熊猫傻傻地看着我,没回答。

那阵子,我只要见到 她们吼婆婆,我就暗暗发誓,将来要生了小孩,决不允许这么没规矩!如果更不幸是那种在家一条龙,在外一条虫,干脆塞回肚里算了!

祥 祥始终很为球类运动所吸引。我偶尔会带她到家附近购物中心的游乐场,玩玩儿童保龄球,她总要乐上老半天。那天,其中一台机器故障,只剩下我们正在玩的机 台,当时我们才刚开始第二轮。突然,来了一个比祥祥小的孩子,每回球一出来,他就去抢;后来妈妈来了,坐在旁边,也不制止,偶尔才面无表情说上一句:“让 人家先玩!”。。。拜托!你们就趁机教教小孩礼节,什么对什么不对,会死吗?什么叫让?Chey!

几次后,祥祥没兴趣再玩了,她的性格似乎是比较爱好和平的;以我的个性,如果他们是知礼的人,我会大方把剩下的让给他们玩,可是那种鸟态度,老娘不爽!所以呢,我就自己快乐地打完了那一轮,然后带着祥祥去麦当劳吃薯条。

前几天到先得坊的 Mothercare 逛,祥祥见到门口的电动救火车很兴奋,可是一直有人在上面,所以我们告诉她等等。逛完了,正好也没人了,祥祥正准备爬上去,一个已经上了初小的女生突然迅雷不及掩耳抢了上去!

祥祥迟疑了几秒,决定离开,而我和熊猫回过神后,熊猫说,啊,那个女生刚才就一直是这样,态度很差,不过她的奶奶很友善。我有点儿火大,可是你怎么跟小孩生气呢?明明是大人教育出问题,何况她 的父母当时都不在现场。

我抱起了祥祥,我们走;祥祥难掩失望之情,静静的。走没几步,我改变心意,又回头了。现在是空的了!祥祥开心极了,我们拿了硬币让 她自己投,然后就开始嘟嘟嘟。那个女生竟然又出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爬上了车屁股。

我忍不住了:“You”d better get down or you”ll get hurt!”

其实我想骂她个狗血淋头,可是怎么能怪她呢?Children learn what they live! 她看了看我和熊猫,还是不下来,大概觉得我们一副呆瓜好欺负的模样。(啧啧!这年头的小孩,一个比一个精。。。)

熊猫也出声了,听得出带着不爽的情绪,不像我比较温和:“You”re gonna get hurt!!!”

终于走人了,我松了口气。临了,我抱着祥祥,郑重其事对她说:“我们不欺负人,可是也不要让人欺负,你以后要学着些。”

她似懂非懂看着我,给我一个甜甜的笑,外加一个香吻。我对自己叹气,唉,这么小,恐怕是不懂的,但无论如何,希望借由我们这对笨爹娘的以身作则,让她学会正确的生活礼仪,毕竟,Children learn what they live.

我想起 Michael Jackson 的经典名曲“Heal The World”,最后一句歌词:

Heal the world we live in; save it for our children!

公公婆婆的心肝小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