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aby Beam Beam Van Goat

~原發表於2005年9月8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1855.html

在美国的时候,看了几集 Baby Einstein,祥祥很喜欢;回台湾后,买了 Baby Bach (音乐世界) 和 Baby Van Gogh (图画及色彩),她也看得很入神。Baby Van Gogh 里,那只串场的山羊布偶就是 Vincent van Goat。

Baby van Goat

我们世界宝贝小姐也属羊,又对涂鸦那么有兴趣,我跟熊猫说,她是我的 Baby Beam Beam Van Goat。

昨天一大早,和熊猫带着祥祥去 Bishan 看医生;小家伙这几天夜里总是睡不好,咳得有些不像话。看完了病,信步至一旁的熟食中心吃鱼丸面和酿豆腐。一边喂祥祥吃她心爱的 “ball ball” (鱼丸),我一边考虑是不是带小家伙到 Border‘s 晃晃,小孩生病很可怜的。

「妈妈带你去看书书好不好?」

无邪的大眼睛马上亮了起来:「看书书!看书书!」 开心极了。

熊猫建议,干脆就留在 Bishan,那儿的购物中心整修过后,有更多东西可看了,也有书店。我想了想,也好,省得多花车钱。

到了书店,祥祥一如既往,在童书区安静认真地抽了书来读,我则在周围转,看看有没有好货。结果,她并没有找到任何喜爱的书;我们买了两罐泡泡水,一盒广告颜料 (附一大一小画笔,以及挖颜料的小板子),还有我的读者文摘。

祥祥可能是我见过玩具和衣服最少的小孩 (与其他中产阶级的家庭比较),即使书本,也都是等到原有的读得差不多了,才买新的;还好,祥祥不是那种很有购买欲的小孩,她如果真的喜欢一样东西,我们一眼就明白了,好比在东京三鹰的吉卜力博物馆 (宫崎骏),她对小狗努努 (影片里的名字是 Koro) 是一见钟情,我才递给她,她就紧紧抱着不放,所以熊猫只好乖乖地去付账。平日在书店,见到她手里拿了什么书或玩具,我们也不急着结账,因为通常到了要离开 时,她就会放回原位;如果是她很想要的,会告诉我们,我们再看情形决定;她的小小脑袋很有自己的想法。挑了那套广告颜料,是因为她家里的彩色笔墨水已经画 得差不多干了,而且她还没尝试过这种绘画方式,我很乐意瞧瞧她怎么用。

书 店出来后,我们晃到了那种给人当场作沙画和彩胶画的摊摊,祥祥还没试过,我决定尝尝鲜。她一眼就看上了两只丑得有点令人困惑的天线宝宝,知道那是她心爱的 好朋友,我没意见。

开始了,由祥祥自己决定色彩的搭配,我帮她握着彩胶罐,轻轻挤出颜料。那儿都是比较大的孩子,所以看到祥祥这样大胆的斑斓色彩,还有我 在旁一声不吭,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家长们则是有些不以为然,大概觉得怎么乱七八糟也不教一下呢?

可是我们两个很开心,完全沉浸在缤纷的彩色世界里。分属四只天线宝宝的紫色,红色,浅绿色,和明黄色,全部完美地集中呈现在这两只身上,配上咖啡色的耳朵眼睛和嘴巴。

完成了,祥祥有些欲罢不能,我说那你自己去拿,妈妈拿钱。她像只快乐的小兽,活蹦乱跳地跑去拿了一张小丸子。

这回,她不要我帮忙了,所以我的工作只剩下帮她拿放得比较远的颜料,还有认真欣赏。小丸子的脸是大红色的,看来喜气洋洋极了;耳朵颜色选了明黄色,相当有朝气;脸上两个小涡涡则是海水蓝,添了一丝俏皮;头发是深咖啡色,配上深绿色的蝴蝶结;身旁的小兔子则是黑色的身体搭上深绿的头和海水蓝的耳朵。

我传了简讯给熊猫:「Beam’s got a gift for you!」 开始想象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熊猫下班回家后,我把画递给她:「赶快拿去给爸爸看。」

她兴高采烈地奔到熊猫面前,熊猫惊叹:「Wow! So nice!」……

一会儿,我问熊猫,很有趣的色彩搭配不是?他回答,很可爱啊!。。。我想起以前读教会附设的幼稚园时,有一天,我画了好多美丽的蓝色花朵,因为那是我最钟爱的颜色 (听说蓝色代表自由,那还真是反映了我的性格);结果,牧师娘对我说,怎么是蓝色的花呢?没有蓝色的花啊,而且女生应该用红色才对。。。我真高兴熊猫不是那样的冬烘,也证明了他是个很棒的设计师 (对我而言,他是最棒的!),要宽阔的心胸和成熟的心态,设计出来的成品才有深度。

祥 祥一定是遗传到熊猫的天分,所以从小就对于涂鸦很有兴趣,台湾家里的沙发,个个都难逃一劫,害得我对爹娘很不好意思。我偶尔也爱乱画一通,可惜没那份才 情,不过自娱自乐挺好;以前上国画课,我很用心画了一幅竹子,结果老师还蛮仁慈,给我五十五分。。。不久前,我发现自己竟然会画 Forever Friends那只圆乎乎的熊宝宝,有点儿激动,真是太神奇了,杰克!

Forever Friends 太神奇了珍妮花!!

那天她淘气过头,把我惹毛了,不理她,自己到餐桌读我的希腊三部曲。她很鬼灵精的,也跟着坐到了我身旁,拿着几张广告传单,叽里咕噜念了起来。我白了她一眼,叹口气 (妈妈都是这样的吧,顽皮的时候气得七窍生烟,末了开始撒娇装乖,马上就心软了,没骨气,哈哈 ~),起身到卧室拿了一支原子笔交给她,她马上开心地涂鸦起来。

过一会儿,她指着纸上那些漩涡状的图案给我看,嘴里一直说:「Four! Four!」

我一开始没注意听,有点儿敷衍地回应:「Ah。。。Nice! Nice!」

后来才发觉,天啊!她写了个阿拉伯数字 「4」……

熊猫回家后,我迫不及待秀给他看,夫妻两个心醉神迷:「Our baby is a genius!」

上个月,我重新整理了旧东西,把一些几乎要十年了的化妆品,包括眼影唇彩眼线液眼线笔,回收给祥祥画画。

那阵子,熊猫只要看到小家伙粘乎乎的着色簿,都浑身鸡皮疙瘩:「Gross!」 因为他很怕油脂。

一天下午,我在厨房里工作告一段落,才注意到,怎么好安静哦?原来祥祥坐在我们家唯一的沙发上,用手指把眼影粉一点一点抠了出来,深蓝的椅套上到处是咖啡色的粉屑,自己也成了小花猫。

我发出无力的呻吟:「Har? 你这样弄啊?」

她 滴溜溜看了我一眼,报以甜甜的笑,显然很得意很开心。我们家客厅的沙发不太有人坐,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清洗。。。

说实话,我们母女倒真是用那些化妆品消 磨了不少时间。我们会一起坐在她的小桌子前,很专注地把着色簿的空隙填满,不时叽里咕噜交换意见和色彩。

祥祥那阵子,总是小花猫的造型出场,连小爪子也是 满满的色彩;有时她忘了擦手就要抱熊猫,熊猫就会惨叫:「Ah! Your paw paw!Wipe wipe!Wipe first!」

The cutest kitty cat 喵喵小花貓

昨天晚上,她正式启用新的那套广告颜料。我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突然听到熊猫有点儿紧张的声调:「NO! No! Beam Beam! Don’t draw there, okay? That is not for drawing!」。。。

原来,小天才找不着纸张,索性拿了餐桌上的卷筒卫生纸凑合了。

娘 说,应该让她去学画画,因为很少见到这个年纪的小孩能那么专注地坐着涂鸦。我也希望自己在能力范围内,帮助祥祥尽情发挥。不过,想想,还是等她满三岁好 了,因为人生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是那么短暂;也许上课可以学到更多的技巧和概念,但在这之前,我决定还是先让她尽情享受一己的彩色世界吧。

祥祥的彩色世界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479806034271.388589.504909270&type=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