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9月30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2117.html

台东糖厂技工杨文财失足跌入甘蔗绞榨机,左小腿连同甘蔗被绞得血肉模糊。送医院后,医生决定立刻为他切除左腿,否则姓名不保;担忧惊惧的杨太太说什么也不愿签字让丈夫失去一条腿。

正当僵持不下,身旁好心人建议:「送去 『阿督仔 (闽南语:外国人)病院』 好了,那里有个外科医生最舍不得帮人截肢。」

可 怜的杨文财左胫骨断成好几块,伤口还夹杂着无数细小的甘蔗渣。这种伤势对多数医生而言,截肢是最快最好的办法。然而台东基督教医院 (以下简称东基) 苏辅道医生再三研究杨文财的 X 光片,一连几天在纸上模拟作业;手术过程中,他细心把扎在血肉里的甘蔗渣挑出,经过十几次开刀,杨文财终于能再行走自如。

《圣经》 说: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 (马太福音十二:20) 被医护人员推崇为 「绣补大夫」 的苏医生常想: 「压伤的芦苇耶稣都不忍折断,何况是压伤的人。」

苏辅道是美国人,自幼便立志成为宣教士,一九七二年苏氏夫妇携同三名稚龄女儿来到台湾,从此投身东基,与首任院长谭维义合作无间。

美籍宣教医师谭维义一九六九年创办东基。在没有健保的年代,台东人生病或受伤,只能求助慈爱街 (今杭州街) 天主教圣母助产所或简陋的台东省立医院;若是重大疾病,简直求助无门。但从不拒绝任何病人的东基,成为死荫幽谷的一线光明。

出 生于美国堪萨斯州的谭维义,一九六一年底携家眷抵台,在屏东基督教医院工作两年后,举家前往台东行医。有一年的农历正月初二,他巡回驻诊完毕返家途中,仰 望子夜星空,深深祝祷: 「主啊!哪怕我只是黑夜里的小小星光,都要尽力为祢发光,请允许我建立一所医院来照顾更多病人。」 一九六五年,谭维义趁返国述职,在美展开募款活动,创办了东基。

谭维义对病人从不轻言放弃。有一次,二十五岁的林忠勇遭超速失控的大车迎面撞击,昏迷七天后奇迹苏醒,主治医师告知他左脚关节严重碎裂必须截去。林忠勇不愿变成伤残,他的父亲决定带他转院,父子俩连夜赶到东基。

「谭爸爸亲切把我抱起,仔细审视询问,他的慈爱温柔,让我激动得饮泣流泪,我把截肢疑虑坦白相告。」 在谭维义和苏辅道合力诊治下,林忠勇开了十几次刀,终于保住左脚,如今左脚略跛,却能行走自如。

谭氏夫妇自奉俭朴,穿二手衣服,用二手物品,养羊挤奶,为子女补充营养。有次寒流来袭,谈妈妈遍寻不着家中棉被,问谭医生是否送给病人,谭医生才不好意思承认: 「因为一个病人很穷,中午回来把棉被拿给他了。」

谭氏夫妇将三十三年青春岁月奉献给台东,自觉非常富足: 「上帝给我们太多了,虽然不是那么富有,但钱总是够用。我们需要的不多,所以缺乏的很少。如果有特别需要,上帝一定供应给我们,祂从来不误事。」

岁月流转,谭医生的奉献精神却丝毫不减: 「像一粒麦子埋在泥土里,以信、以望、以爱等候结实百倍。」 龙乐德医生同样是这番写照的见证人。

龙 乐德原籍美国,人称 「台东小儿科之父」,一九七八年到东基创设小儿科病房。一九八七年,台东县宾茂国小邀请龙医生为孩童健康检查;他惊讶发现罹患各种疾病的孩童真不少,乃决 定替全台东所有学童做详细健检。整整十五个月,他带领医疗团队,翻山越岭,替全县一百多间小学的孩童检查,结果令人心惊,百分之六学童 (约一千三百多人) 有诸如心脏病、肺炎、脊椎侧弯等严重问题。龙乐德一一记下,告知家长并追踪回诊。

大费周章的结果,是只有四百多个孩童回诊或接受手术,但龙医生说: 「一点都不浪费。孩子都是无价之宝,哪怕只救一个也值得。」

龙乐德说,很多人嫌台东生活不好,但他的四名子女都在台东长大。 「爸,谢谢你给我机会在台东生活这么多年。」 龙家子女现在服务于世界各国,包括在非洲照顾爱滋病童。

「如果不看重个人的需要,一粒麦子落下去,就可以结出很多子粒,对社会有所贡献。」 龙医生说。

后记:东基早期靠北美基督徒和宣教士舍己奉献,如今仰赖台湾社会的慷慨解囊和本地医护团队的接棒传承。鉴于台东人口老化,东基正积极筹建「老人关怀之家」。查询募款资料电话:(886089 – 310000

~ 《读者文摘》 二〇〇五年九月

*********************************************************************************

不 只一回,有人面带不屑地对我说,为什么不是认养台湾小孩?我也曾经听过对于慈济人的国际救援行动的批判,很轻蔑的口吻。有趣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回答我 紧接着的问题:那么您认养了几个台湾的小朋友?比较常捐助的社团是哪个?出钱还是出力?不但答不出话,还一张脸涨得老红;约莫没料到我的反诘。

当年台湾接受外援时,又怎么说呢?在这个地球村时代,竟然还有人是这么狭隘地活着,不可思议!

我想起 Philip van Munching 在 《Boys Will Put You On A Pedestal (So They Can Look Up Your Skirt) 》 中写道:

Cynicism is a belief in…… nothing. You’ve already met cynics. I’m sure:They’re those people who tell you they see things how they really are, and that things are really rotten. They believe that no one is sincere, and that everyone has secret, selfish reasons for the things they do. They’ll tell you that everything is rigged against you, and no one means what they say. The world, according to the cynics, is a cold and cruel place…… People who are cynical, or jaded, make their own lives cold because they lack courage. It takes courage to believe in things; sometimes things will disappoint you, sometimes people will let you down. To have faith is to risk having your heart broken, and the cynics isn’t willing to take that risk.

年 纪愈大,愈受不了这类愤世嫉俗、说话尖酸刻薄的人。我记得当初在昆朋,就遇上这样的人,最后我不想再受鸟气了,训了那人一顿,这样的态度对他自己的成长是 毫无益处的。诚然,人人有表达意见的自由,那么就请你 keep it to yourself,并尊重我的自由;不要只是因为自己的极端想法,就刻意去歪曲别人的意图。同理,你有权利选择独善其身,但你 (这个对社会弱势团体毫无付出的人) 又凭什么批判别人的行善模式?荒谬!

这个世界是我们共有的,大家如果都能量力而为做点儿什么,地球就会愈来愈好,即使那改变很细微,也能滴水穿石。

Heal the world we live in; save it for our children!

像一粒麥子埋在泥土裡,以信、以望、以愛等候結實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