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2005年9月28日 http://maomee.172baby.com/posts/121869.html

熊猫从没有拜访过夏季的台湾,因为我们向来是年末飞,寒飕飕的,正合熊猫的口味 (住在几乎毫无季节变换的热带国家,约莫也是真的无趣吧。。。)。今年因缘际会,来到了八月的宝岛,感想:No! Don’t ever visit Taiwan in summer!

想想也是,热无所谓,可那股潮湿劲儿,真的吓煞人!在新加坡,听说湿度也高达 99%,可是感觉没那么糟 — 在台湾无时无刻不是全身肌肤粘嗒嗒的。熊猫是那种热体质的人,每天下班回家,衬衫都要湿上一大片,就甭提台湾这样的夏天有多让他受不了了。

比 较起来,美国加州真不错。虽然站到大太阳下也是热得可以,但是湿度不高,也就没什么汗水,到了夜晚冰凉凉的,我跟熊猫说,你一定会喜欢那儿的。他眼睛闪烁 着光芒,Ah!Australia is like that, too! Cold is nice! 他在墨尔本上大学,一直很喜欢那儿,甚至考虑移居当地。

夏 天的台湾,还有一样东西让 我抓狂: 蚊子!原本我遗传到爹的体质,总成为蚊子的标把,想不到祥祥出生后,也这么倒霉遗传了这点,加上小娃娃的肉比较香嫩吧,只要祥祥在场,我就不必担心被叮 了。

前年到花莲大哥家玩,那儿的蚊子又大又黑,把祥祥叮得很惨,娘看了心疼地直呼:「歹毒的蚊子!!」有几个疤,到现在还留在小腿上,不明究里的人,兴许以为是遭到了妈妈的虐待,反正我没有笑容时,听说看起来是凶凶的。

不 过,对于我们最讨厌的蚊子,熊猫反而没太大的感觉,因为还有更恐怖的东西:蟑螂。

在台湾,当气候开始转暖和了,就见得到蟑螂的踪迹。印象最深刻的一回,是 到院子喂我的宝贝狗狗多多吃晚餐,结果蟑螂一只只嚣张地现身,我硬着头皮抄起了爹的大拖鞋开始追杀,同时有一下没一下地尖叫 (我一激动就会忘情地尖叫)。。。其实是很卡通的画面,因为其他家人都坐在客厅看电视,门关着,加上开了冷气,根本没人听见我的声音。我觉得好辛酸 哦。。。 后来我转述这事儿给熊猫听,他一脸见了鬼的害怕模样。

在新加坡这几年,到了最近,我才遇见第一只蚊子,可能因为我们住十一楼,蚊子不大懂得搭电梯吧。不过,蟑螂就还是有滴 ~ 我也怕蟑螂,但是有了这位患上蟑螂恐惧症的哈妮,我只好逼自己壮起胆子,想想真是有点命苦 ~

新 婚没多久,正是最浓情蜜意的光景,常洗鸳鸯浴。那天,熊猫特别热情如火,小俩口唧唧咯咯互相调戏着。突然,熊猫张大了嘴:「Ah…ah…ah…」 手指着浴室的气窗,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完全丧失口语能力。我一头雾水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霍霍!一只大蟑螂,神情十分轻蔑,大喇喇定在那儿,仿佛 很不屑咱们这对在浴室不三不四的狗男女。

熊猫依然惊慌着,而且,最令我生气的是,竟然把我往前推 (虽然我本来就是站在靠蟑螂的那方),一副天就要塌下来的模样;气归气,我还是负起了 “爱人” 的应有责任,很勇敢地转身与蟑螂面对面,然后把已经陷入神志不清状态的熊猫往反方向的墙壁挤过去,因为怕他在惊慌之中滑倒;接着,命令他赶快冲出去拿杀虫 剂。

他真是夹着尾巴以火箭般的速度咻!出去的。我反手抄起了莲蓬头,把水温调到最热,瞄准了那可恶的变态偷窥狂,毫不留情!等熊猫好容易带着杀虫剂回来, 我说你看看它死了没;他小心翼翼探了探头,即使没死大概也熟了吧?。。。我开始连珠炮似地骂他,拿个杀虫剂要那么久,留人家自己在浴室面对蟑螂,没良心! 他好委屈:「我不晓得那几罐都用完了嘛,只好再去找新的啊。」

一 回,我正在电脑房里摸 东摸西,开 着冷气,所以门是关着的,熊猫在客厅看电视。也是很突然的,听到熊猫紧张地大叫:「Bun Bun! Bun Bun! Come and see! Quick!」

还以为怎么了,我赶快打开房门,熊猫正站在门口的方向,有蟑螂!我四处看了看,没见着,哪儿啊?

他用力往我头旁边的门框一指,呐!~ 我气死了!这也犯得着叫我出来看,我明明也怕的!黑心肝!那么近,跳我头上怎么办?!熊猫拿着杀虫剂,站得老远喷,而且喷一回就跳脚一回,还配上尖叫,颇 似当年的多多之夜。

祥 祥出生后,一天夜里,正在客厅忙各自的,婆婆也出来假热心 (因为只有熊 猫在的时候,她才会那么慈爱和霭地对待祥祥)照顾祥祥。又是一声尖叫,是那种会飞的大蟑螂。

婆婆像卡通片里演的一样,呼!的就遁回了自己房里,把门关上。 我手里还拿着扫帚簸箕,好气哦!竟然就把我的宝贝丢在那里不管(还不会走路,很小的时候),都不怕蟑螂爬她身上什么的!

怎么说呢,真爱毕竟无敌,所以我占 时放下了儿女私情,手中工具一丢,从熊猫那儿抢过了杀虫剂,用力地喷,大概把对婆婆的怨气也一起发泄出来吧 同时命令熊猫照顾祥祥,然后孤身追杀到天涯海角。。。

过了五分钟后,婆婆开了条小缝,丢出了一把苍蝇拍,用这个打呗!不过是小蟑螂,没什么好怕的。我人哭笑不得地瞪着熊猫,鼻子都气歪了,真 ~ 谢谢你妈!我相信这个苍蝇拍一定是对付蟑螂的致命武器,太神奇了,珍妮花!

今 天很热,还好我们十一楼没有什么建筑阻挡住,所以只要开了窗户,自有徐徐凉风,不过还是难免沁出小小的汗粒,至于小可怜祥祥就和熊猫一样,流汗流得一塌糊 涂了。

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多数热带国家开发速度比较慢,天气热真的让人懒散起来,不想动。今天,我只洗了门垫,热了昨夜的剩菜,洗了碗,超级低生产力的一 天。

下午的时候,让祥祥泡了凉澡,她自个儿开心地在浴室扮家家酒 (据她说,是炒蛋),我则是坐在卧室地板上,就着床铺写信给有纪子,每隔几秒就瞄瞄小家伙的状况。到了晚上,我们坐在餐桌上,她淘出了去年搭飞机送的小蜡 笔,配上我的彩色笔,把 Shrek 和 Fiona 画得五彩缤纷。之后看 Shrek 2,我趁空啃老友丹尼送的 “B2B Means Back to Basics” by Bill Quain。不过到了一半的时候,她说要洗澎澎,好吧。澎澎没洗完,告诉我要睡觉觉。看来热天真是能把人精力侵蚀殆尽,连小皮蛋也无法幸免。

不过,热天倒是训练了我作甜品的功夫。和熊猫及婆婆不同,我一向对零食没太大兴趣,所以也不爱喝那些没营养的罐装饮料,但是我喜欢自己制作消暑甜品。

最常煮的是清热润肺的鲜杞茶:枸杞一把 + 2000 c.c.的水,以大火煮滚后,改小火续煮十分钟,滤除渣滓后加冰糖调味。

熊 猫不吃芹菜,可是也爱咂上几口芹枣茶:红枣八粒 + 芹菜一斤 (去除根叶,茎摘成小段) + 适量的水,以猛火煮滚廿分钟,取汁加红糖调味。爹从云南老家带回来的红糖砖,分了好几块给我,我现在只剩两块了,好舍不得用哦。。。另外,我还回收芹菜做 别的菜肴,一物数用,真真划得来。

我对于菊花的味道不是太喜欢 (另一个原因或许是。。。长相类似泡了水的烟蒂!), 可是这道还不错,也是常煮的。菊花枸杞茶:干菊花二两 + 枸杞一小撮 + 适量的水,猛火煮滚后,改小火续煮五 ~ 十分钟,加冰糖调味,滤除渣滓。食谱上说,对于易患感冒,头晕目赤,眼白有血丝等症状,效果颇佳。我自己从移居新加坡后,压力大,眼白开始出现血丝,觉得 这茶挺有效的。

绿豆 + 苡仁 + 冰糖,应该是很普遍也简单的甜品,我通常还加上小西谷米,软滑的口感很棒。

木瓜 + 白木耳 + 枸杞 + 莲子 + 红枣 + 冰糖,也是十分可口的降火纾压甜品。我传简讯给熊猫:Call me 甜品Queen! 我不喜欢 dessert 这个字,甜品的音听起来可口多了。

那天我买了芦荟,加上了小西谷米和冰糖,消炎清热!我爱死芦荟了,所以终于能亲手料理,好开心!不过熊猫抱怨有苦味,我自己再加了蜂蜜和柠檬后,苦味淡了很多,而且好吃得不得了,可惜那二愣呆子不懂得享受。

好热好热。。。虽然有可口的甜品相伴,还是想念冬季。想念我的美丽大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