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法新社:林冠華死於親中洗腦教育

這是今天讀到的一個新聞標題。很好奇,就點進去看了。好奇,因為我在英國這裡,有關反課綱的報導只有 BBC,Daily Mail 和 The Independent 在海外新聞版有蜻蜓點水式地提到,雖然台灣自己內部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

讀完了,滿肚子大便。

課綱反與不反,都是中華民國憲法賦予的意見自由;本來,每個人因為種種主客觀因素,對於相同的歷史事件,會有不同的解析。但是,硬要扭曲事實來達成自己的政治目的,那是很可鄙的一件事;尤其是看到這些錯字連篇(都不是艱深的國字喔!)的學生,反課綱的理由都答得支支吾吾的,真的令人無言。

我不會說甚麼小孩子不懂事的話,因為大家都有過年少輕狂的時期,年輕人有熱情是好事。我記得自己國中開始就想要當立法委員,因為想去立法院跟朱高正打架,覺得他太不像話了;一直到高中畢業,我對於政治始終都很有興趣,也是因此注意到了當時剛在政壇嶄露頭角的馬總統(又很巧,我高一時候的姊妹淘,爸爸是馬總統從學生時期開始相交的拜把,因此知悉了不少逸事)。從經國先生的秘書,到研考會主委、陸委會主委、法務部部長、台北市市長,到今日的中華民國總統。。。我看到的他,一路走來,真的始終如一。我無法理解那些不喜歡他的人,但那是你的自由,我尊重。我唯一的疑問是:你可以不不喜歡他,但是只因為不喜歡,就要抹煞他所做的一切嗎?不好意思,那是標準的偏見!

令我憂心的是,當這份熱情遮瞎了眼,蒙蔽了理智,就會走上與 ISIS 那些恐怖分子一樣的路。Freedom is not license — 民主不是為所欲為,這也是為甚麼民主與法治必須並存。你要反課綱,可以,但是還有很多人支持課綱啊,為甚麼只能聽你的?

離題了。

總之,帶著一肚子大便上了法新社的網站法新社 AFP 查詢,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很多原文報導跟台灣編譯過後的版本都有出入。我懶得去探究這種謬誤背後的動機。

詭異的事來了。。。無論是用 Taiwan 或 Taipei,甚至是這篇民報新聞中的「Chu Chen」,都查詢未果。

又是政治打手瞎掰嗎?我留言:「我想請問這位『編譯』記者,可不可以附上原始新聞的網址?為甚麼我上法新社網站根本查不到???」

結果,才一下子的工夫,這個留言就被噓了好幾次。不單純吧?這些網友(網軍?)為甚麼不是提供原始新聞的網址以正視聽,反而是直接噓我呢?反課綱不是攸關台灣未來嗎?我百思不解欸。

原來,台灣是個不需要真相的地方,霉體也不過是政治打手,「標籤」,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