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在夢裡等待

一間全新的房子在一處熟悉的街巷

擺設著沒有預料到的家具  還有

更多的空間  更多的了解

更多的愛

 

無視於時間的流逝

我的生命  從容地在夢中等待

是如此親切安靜的十字路口

穿過眼前暗黑而又巨大的車站之後

應該有座城市還一如以往

行人將從我窗下走過

街角每一棵花樹都按著季節綻放

(時間應該還夠  我來過的

  我知道怎麼走)

 

要在夢醒之後才知道又去了一次

那一直在夢裡等待我的城市

還有歷歷如繪的行程和人生

晚風微涼  帶著分明的茉莉花香

在逐漸加深的夜色裡

那夢中街巷

究竟是誰的邀請  是誰的渴望

是誰

在心裡為我暗暗留下的地方

 

 

【聯合副刊】      Thu., 24-8-’00.